中国在美上市公司80%竟然是空壳!

中国在美上市公司80%竟然是空壳!

四十年来,中国经济迅速追赶美国。目前,中国经济及人民币在世界的存在感越来越大,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也越来越举足轻重。

很多中国企业家梦想有一天能把自己的企业推上市,甚至是推到美国的股市,并以这个为终身奋斗目标。随之而来的荣耀,个人膨胀和金钱远远超过了上市对公司本身创造的价值。

与此同时,让我们“听到麻木”的中国式商业骗局已经堂而皇之地渗透到了大洋彼岸。而这一部刚刚上映的美国纪录片,被誉为是25年来美国最大的金融诈骗,向我们揭示了令美国人都震惊的真相。

中国“淘金热”

影片是从美国总统们对中美关系的评价开始的。从尼克松到特朗普,每位总统都认为中美关系是最密切,也最复杂的。

画面一转:华尔街,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与铜牛合影。公牛有着好斗而不可预测的力量,这象征着证券市场的活力、力量和不确定性。

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开始。美国金融行业受到重创,很多小型基金都损失惨重。为了寻找快速增值的机会,很多人都盯上了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

然后,本片的主要人物登场。他叫Dan David,曾是华尔街卖空交易活跃人士。

但是后来,他开始听到一些传闻,说很多中国上市的企业其实是空壳公司,账目也全都是假的。抱着一丝怀疑的态度,他和他的团队到中国走了一遭,对随机选中的30家在美国上市的企业进行了深度调查。结果令人触目惊心。

骗局是这样运作的。

在美国由于经营不善,每年都会有一些本土企业濒临破产。而一些中国企业,为了寻求融资机会,便假装被这些要破产的美国企业并购,摇身一变成了美国上市公司。

因为美国的证监会SEC对新上市的公司都有严格的要求,但是通过这种“反并购”(reverse-merger),这些空壳企业绕过了审查和监管直接在美国上市,并融到了巨额资金。

从2006到2012年间,共有400家中国企业在美国融资上市,其实80%都属于“反并购”上市,总市值达到500亿美元!上市之后,他们的股票通常能够成百倍增长。

*反向并购亦称“买壳上市”。一家非上市公司的股东在投资银行顾问公司的帮助下获得一家上市公司的绝对控股权,再由该公司反向收购非上市公司的资产和业务,使之成为上市公司的子公司,达到间接上市目的的行为。壳公司由于业务萎缩,估价较低,需要以此来避免破产或被摘牌,从而实现自己的股权价值。

如果说绕过监管是为了方便节省时间和成本也算合法。但是Dan发现有很多企业其实根本就是空壳公司!

其中有一家叫做“东方纸业”(译名)的企业,专门销售高质量纸制品到全国各地,号称年营业额1亿美金。等美国人的投资人到达厂房才发现,垃圾遍地,机器全部是坏的。公路根本都没修,而且根本无法承重满载货物的卡车。

更夸张的是,他们的偷拍录像显示,投资人的大巴来之前,工厂的灯全部是暗的,投资人来了之后,马上全部亮了。

投资人走了之后,灯又全都灭了。

还有一家名为罗斯的投资银行做法更是简单粗暴:让中国的中小企业在美国上市。上市之后,企业被美国金融体系监管,那么像Dan这样的人就可以进行投资了。

就这样,罗斯迅速发家致富,每年都组织活动,活动上充斥着明星、美女、美酒….人们肆无忌惮的喝酒,大声欢笑,提前庆祝将要到来的财富,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资本市场狂欢。

不仅是罗斯这种“18线小银行”,连美国政治明星也被中国“魅力”迷倒。曾竞选过美国总统的退役将军韦斯利克拉克,在竞选失败后转身进入投资银行领域。

与其他银行不同,像克拉克这样的政治明星通常会在自己公司活动中邀请总统、国务卿、基辛格等大人物,来让自己的企业看起来就像一个“投资圣地”。这种做法显然效果显著。

当然像东方纸业和罗斯这样的公司并不是少数。Dan觉得自己国家的投资人受到了欺骗,于是开始跑到各大金融机构给予游说。

但是事情没那么简单。

首先,投行根本对他不予理会。因为对于投行来说,帮助这些企业上市意味着巨额的佣金。让自己自断财路?那是不可能的。

在纪录片中被采访的一位投行家,突然察觉到剧组的意图,中途突然决定离场,不录了

第二,证监会也表示无能为力。因为如果在中国的企业对账目进行造假,在美国是并不触碰法律的。而更妙的是,这些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即使放在中国,也没有触碰法律,因为他们骗的是美国人的钱。

第三,一些投资人也竟然表示出了对Dan的愤慨,因为Dan的揭露,让这些人损失惨重。Dan甚至受到了人身威胁。

美国,最成熟的金融市场,现在被我们中国人搞得和我们的A股一样乌烟瘴气了。

那么,美国真的对中国的欺诈行为一无所知吗?答案是否定的。

美国号称严密健全的管理制度会杜绝这种欺诈事件再次发生吗?答案仍然是否定的。

更有意思的是,“东方纸业”的审计工作,是由著名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来负责的。

中国公司普遍数据造假,实在藏不住了怎么办?还有Plan B—-雇高级律师。

“东方纸业”就是这样做的。他们雇佣的律师Mitchell S. Nussbaum有着丰富的经验,最后他证明,那些对”东方纸业“的指控都是诽谤。

事到如今人们才发现,号称公正的美国监管机构金融机构们,没有人真正在意这些中国公司到底有没有欺诈,他们只是在完成例行工作,他们真正在意的,只是有没有赚到钱。

正如丹在纪录片开头所说,华尔街就已经找到了如何“把垃圾变为金子”的方式,他们在策划一个全球性的“合法”骗局,而这个骗局中牵扯到的所有人,没有一个是好人。

目前,“中国式骗局”(The ChinaHustle)已在美国少数几个院线上映,我们也会持续关注该片相关的故事。

延伸阅读:为何30多家互联网公司扎堆IPO境外上市?

2018 年,科技&互联网公司赴美、港 IPO 消息不断:已完成上市的 B 站、虎牙、映客、小米等;已申请上市的美团、房多多、拼多多等。

截至 7 月 23 日,在美港股市场已经或正排队上市的科技&互联网公司达到了 33 家,以井喷之势创下中国科技&互联网公司境外 IPO 数目的新记录。

这些科技&互联网公司之所以会扎堆赴美、赴港上市,核心原因是一级市场出现“钱荒”,企业选择去二级市场筹集资金。

一级市场“钱荒”:资管新规定带来的机构“募资难”

一级市场回归理性,出现“钱荒”,促使企业加速 IPO 进入二级市场筹集资金。

1、为什么一级市场会“钱荒”?

主要原因之一是资管新规的出台。资管新规对投资私募基金的 LP(有限合伙人)设置了更高的门槛,GP(普通合作人)的募资情况不乐观。

新规将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的 50 万元降到了 40 万元,但是在家庭金融资产方面由原来的 300 万元提升到了 500 万元,并且还新设了“家庭金融净资产不低于 300 万元”的规定。

这无疑提高了 LP 入场的门槛,直接导致了 GP 募资困难。

同时,此次新规的总体监管逻辑是打破刚兑、降杠杆、降风险、降成本,其中打破刚兑影响最大的是银行资管领域,新规将使银行自身的募资变得困难,引发创投行业的连锁反应。

2、一级市场“钱荒”带来的影响

一级市场资金收紧的结果,直接体现在了 GP 募资的表现上:

数据显示,从 2016 年下半年开始,国内投资市场完成的募资基金数量基本呈递减形势,2018 年上半年,这一数字比同比减少了 19.5%。

募资基金数额也出现大规模缩水,2018 年上半年完成募资基金规模仅为 341 亿美元,同比更是减少了 74.6%。

此外,从 2016 年下半年开始,虽然基金整体的募资需求越来越旺盛,但最终完成募资的基金数量和规模却呈下滑趋势。基金募资的需求端和供给端的差距越来越大。

募资数额收紧,深谙“钱要花在刀刃”上的 GP 投资更谨慎,早期投资阶段逐渐后移,资金集中在确定性高、风险低的中后期项目,挤压了更多初创公司的融资空间。

于是,一级市场便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怪象:

一面是机构募资难,出手更谨慎,导致大多数公司融资难;一面是 C 轮之后的获投事件频发。

从 2017 年开始的投资情况来看,获得亿元以上融资数量在逐年递增,而这些融资大多发生在 C 轮以上。从融资金额上来看,C 轮以上的融资比例由 2017 年上半年的 12.4% 攀升至 2018 年的22.6%。

二级市场成为企业筹集资金地,美股、港股成为上市“黄金地”

一级市场融资难,倒逼企业奔赴二级市场筹集资金。由于 A 股 IPO 审核从严等原因,导致美股、港股成为科技&互联网公司上市首选。

1、A 股 IPO 审核从严

为了控制资本泡沫,规范国内二级市场,从 2017 年第三季度开始,A 股 IPO 审核从严信号明显,IPO 审批通过率骤降。

虽然 2017 年 IPO 整体数量还是达到了历年最高值,但是受 IPO 低通过率的影响,从 2017 年第三季度开始,A 股上市的申请数量开始走下坡路。到了 2018 年,第一季度申请 IPO 数量已经降到了 388 家,同比减少 35%。

2、小米上市,撕开港股“同股不同权”的口子

今年四月开始,港交所正式公布《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修订咨询总结,允许“同股不同权”结构的公司以及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

7 月 9 日,小米正式在香港 IPO ,“同股不同权”正式登场港股。这为希望实现“同股不同权”的企业撕开了口子。

“同股不同权”允许公司发行不同种类的股份,即便公司进行多轮融资,持股比例被稀释的创始团队,也可以通过 B 类股票实现对公司的掌控权。

3、美股对科技公司的接纳度更高

在企业面临资金荒的情况之下,美股也成为企业向往的上市地之一:

来源:恒丰资本 华人生活网 ,转载请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所载内容来源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和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