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伊斯兰国家选举,各方背后是哪些靠山?

世界最大伊斯兰国家选举,各方背后是哪些靠山?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地球知识局

NO.970-印尼大选

作者:劳拉申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2019年4月17日,五年一度的印尼总统大选尘埃落定,此次选举是号称“世界第三大民主国”、“世界最大穆斯林国家”的印尼首次在同一天选出总统、副总统和立法院议席,共2.65亿选民参与,可谓人类史上最大选举日之一。

三大“民主国家”

在以“专制”著称的东南亚,印尼的民主化具有地区标杆作用,也是伊斯兰世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印尼大选究竟有多“民主”?军方、宗教和政治嫡系作用何在?大选后的印尼,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马来西亚,对中国的战略有何影响?

西太平洋诸国,中国人口第一,印尼第二

(马来只有三千多万)

本文就是来厘清这些问题的。

不换汤,只换药

今年大选和2014年一样,又是佐科与普拉博沃对峙。印尼政治以十年为一个周期,十年内候选人不变,每十年换一波新人。在印尼,每个领导人稳坐十年是常事,即使得不到总统宝座,政客依然能以副总统影子身份持续把持权力。

佐科(左)与普拉博沃(右)

(来自维基百科)

民主化后至今20年的印尼政治基本掌握在几个反复出现的政客手中,先后有哈比比和梅加瓦蒂,接连以正副总统身份掌权,梅加瓦蒂在10年内连续当选或参选总统。政治老滑头优素夫·卡拉先以苏西洛的副总统身份潜伏,后抓住时机跳出来竞选总统,企图替代他的老板,失败后又投靠佐科,在佐科手下再当副手。

哈比比(左)和梅加瓦蒂(右)

(来自维基百科)

今年的候选人普拉博沃也是老油条,这是他的第三次竞选征程,2009年曾企图借力梅加瓦蒂的影响力竞选副总统,失败后单飞,两次与佐科打擂台,而佐科背后的印尼第一大党印尼斗争民主党正是政治元老梅加瓦蒂的大本营。

竞选是个长期竞争

提前一两年就要开始准备

印尼民主政治前十年,梅加瓦蒂以总统、副总统、侯选人身份持续参与,后十年从一线退下,但她一手组建的印尼斗争民主党却扶持佐科并掌握立法院席位。

印尼斗争民主党党徽:一头凶恶的红牛

梅加瓦蒂是印尼政坛灵魂人物,女神式存在,这在男性掌控的穆斯林国家十分罕见,她的导师正是她的父亲,印尼国父苏加诺。

苏加诺(印尼总统)与尼赫鲁(印度总理

及两边的子女

(来自维基百科)

印尼独立后半个世纪,权力掌握在苏加诺和苏哈托两任领导人手中,二者可谓黑白对立,前者是理想主义魅力型领袖,后者是军事颠覆型领袖,虽皆已过世,但政治遗产持续至今,某种程度而言,当今印尼的民主化就是这两大政治力量的变体。

军方背景的苏哈托

(来自维基百科)

所以说到头来,看印尼政治,要看人,不看政党。

政党在印尼作用极小,苏加诺就自诩独立人士,不从属任何政党。政党的成立往往是为满足政客利益而存在的机器,并无系统思想主张,戈尔卡党(Golkar)就是典型。苏哈托执政32年,为给自己的军事统治制造合法性,特意炮制出戈尔卡党,实则是军人联盟。

作为苏哈托统治工具的戈尔卡党

民主化后,曾一党独大的戈尔卡党摇身一变成为民选政党之一,像哈比比、阿克巴(Akbar Tanjung)和优素夫·卡拉等都出身该党,也就是苏哈托派系。梅加瓦蒂及其印尼斗争民主党,可视作苏加诺精神的当代化身,其与戈尔卡党人的角逐,可视为苏哈托派系与苏加诺派系较量的现代延续。

苏加诺(左)与苏哈托(右)

也就是说在印尼,一旦某个寡头想要获得权力,就顺势组建一个党专门为自己服务,此人一旦下台,该党也就跟着失势,前总统苏西洛和他的民主党,本届候选人普拉博沃和他的大印尼运动党,都带有很强的私人化和功利性。

大印尼运动党的相关网站可以去看看

(http://partaigerindra.or.id/)

尽管几大稳固力量左右印尼政治,但各方都变着花样重新配制药方,不断在副总统候选人上做手脚:为拉拢伊斯兰势力,佐科找来伊斯兰领袖阿敏;普拉博沃拉来富豪提款机乌诺解决竞选资金短缺问题,顺便借乌诺的美貌拉拢女性选民。

女性选民觉得如何?

副手走马灯似地换岗,主要功能是打酱油站台。但话说回来,副手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帅气的乌诺甘愿赞助没什么胜利希望的普拉博沃,主要是为自己2024年竞选总统积累资本。

身材一般还名声一般的普拉博沃

军方、裙带关系和伊斯兰教势力有多大?

佐科被誉为“印尼版奥巴马”,草根出身,少数族裔,基层文官稳扎稳打,颇受人民爱戴。普拉博沃则被誉为“印尼版特朗普”,皆因此人的保守民族主义和富有印尼特色的“邪恶背景”。

这个年纪面对新工作也是很大的挑战

(来自维基百科)

普拉博沃是军人干政习惯的延续,这也是外界对印尼政治的最大诟病。1965年九三零事件后,印尼被军方控制三十余年,军人权力无限膨胀,集政权、经济命脉和武器于一身,横霸一方富可敌国。

普拉博沃与厉害的大印尼运动党

(来自维基百科)

苏哈托垮台后,军人干政遗产残留至今,一众参与战争并有人权污点的人,照样手握大权耀武扬威。执政十年的总统苏西洛陆军出身,曾参与入侵东帝汶行动;曾参与副总统竞选的维兰托是陆军将领。

东帝汶是成功独立建国了

印尼内部还存在一些其他分离势力组织

比如在西巴布亚、马鲁古、亚齐这些地区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不难发现印尼政坛各色人物彼此很多是亲戚,互相提携安插亲信。比如苏哈托曾是世界第六大富豪,因为苏哈托家族控制了全国1/10的地产。这次参选的普拉博沃也是苏哈托前女婿,前妻是苏哈托二女儿提提,父亲是苏哈托的经济顾问。

作为苏哈托嫡系,普拉博沃收益颇丰,一边军队大权在握,一边做起集石油、天然气、煤炭、棕榈油种植和渔业为一体的商业帝国。2009年,普拉博沃甚至以1.5亿美元身价成为最富有的总统候选人。

虽然印尼的石油地位已经远远不如以前

但相关油气出口仍是不小的比例

(印尼2012年出口)

有意思的是,苏哈托的小儿子,不争气的托米·苏哈托和他领导的工人党也加入了前姐夫的竞选阵营,渴望分一杯羹。普拉博沃充分利用小舅子的血缘,让选民以为是苏哈托再世,重返铁人时代。

“铁人”的笑容?

(来自维基百科)

拥有军方背景和浓重民族主义情结的普拉博沃,拿种族和宗教说事当然不在话下,佐科就被他屡屡诟病血统不纯,拥有华裔血统。

佐科当政四年,最大的Bug莫过于涉及种族和宗教的“阿学事件”。2017年,佐科重要的政治搭档、雅加达省省长钟万学以亵渎伊斯兰教为名被判入狱。钟万学是华裔,客家人,绰号阿学(Ahok),还是基督徒,在印尼属种族和宗教双重少数派,为极端伊斯兰强硬派所不容。

感受到了华人面孔

吸取这个教训后,佐科特意拉拢伊斯兰宗教领袖阿敏。阿敏是印尼最大伊斯兰教组织印尼宗教学者复兴会长老,该组织听从我们都很熟悉的瓦哈比派,在印尼有重要的影响力,前教长瓦希德还曾是总统。

一些伊斯兰教人口占主导的人口规模巨大的国家

尼日利亚的规模无与伦比...

(尼日利亚的伊斯兰教群体没达到压倒性多数)

伊斯兰教长老把持内政是印尼国家意识形态决定的,在印尼建国 “五原则”(Pancasila)中第一条即强调信且只信唯一的神。此外还有捍卫伊斯兰阵线、印尼第二大伊斯兰组织穆罕马迪亚等,力量都不可小觑。

“五原则”(Pancasila)

印尼是不是下一个马来西亚?

2018年大马变天后,马哈蒂尔一上台即叫停中国承建项目。印尼大选后是否将变成下一个大马?很有可能。

去年8月印尼盾经历了97年亚洲金融风暴以来最大跌幅,这是受中美贸易战影响的结果,这种经济颓势恰是普拉博沃希望看到的,他好将其归因为印尼对中国投资过度依赖。中国目前是印尼最大贸易合作伙伴,普拉博沃号召经济民族主义,废除佐科当政以来经济被外国人控制的局面,颇有特朗普做派。

佐科引以为傲的雅万高铁订单成为被抨击的焦点,被批评不公开透明,印尼方收益不大。普拉博沃就扬言要重审该项目,与中方签订更公平合约。从目前佐科的口风来看,他确实有意回避中国对印尼投资的相关课题,与中国保持距离。

如今亚洲诸国每逢选举,必提中国。去年的大马选举率先打起中国牌,最近混乱的泰国选举中反对党拿中国说事,连袖珍国马尔代夫也拿中国作选举砝码。历史上与华人不对付的印尼,大选后将如何变天值得警惕。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