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突然发生大规模的富人撤离,外媒:超过50万美国人或无家可归

美国突然发生大规模的富人撤离,外媒:超过50万美国人或无家可归

近二周以来,美元指数从高位97上方持续回落,令不少非美货币多头开始活跃。不过,本周二(4月16日)隔夜的汇市行情似乎证明,强势美元仍随时可能卷土重来。行情数据显示,美元指数周二大幅走高,收复97关口,因有报道认为欧洲央行决策者的最新鸽派立场打击了欧元,另外,近日,各期限关键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现象进一步加深,也引起了一至两年后可能出现经济衰退的担忧,过去60年里,每次因金融市场和货币大溃败造成的经济衰退前,收益率曲线都会出现倒置。

而在这个过程中,美元可能也会将美国每年接近万亿美元的赤字风险转嫁给多国,正如下图数据所示,历史上每次强势美元周期总会引发经济和金融市场危机,不过,现在的市场数据情况看起来似乎更加隐蔽,因为按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的最新解释就是,美国经济存在着一个庞氏骗局。

图片数据显示目前正处在第三轮强美元周期尾部中

我们注意蛭,引起2018年新兴市场风暴的土耳其里拉,也再次来到风暴眼,而自4月初以来,部分货币再次遭受重挫,土耳其里拉及国债价格再度遭到重创,并带动新西兰、阿根廷等市场的货币走低,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更是跌至2018年10月份以来首低,与此同时,南非、智利、墨西哥、哥伦比亚、印尼等股债汇市场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对此,摩根大通在4月10发布的报告中表示,美元仍然相当强劲和市场需要看到更多的增长触底正是现在新兴市场货币面临两个挑战,而知名趋势预言家Gerald Celente也在近日撰文警告,从以上市场反馈来看,这可能也意味着,一场全球货币“大崩败”或将再次来临。

这对市场造成的冲击远大于2018年意大利、土耳其和阿根廷等市场危机引发的震荡,随着主权货币,尤其是一些“三高”经济体(结构性赤字高企、高通胀及高负债)货币的贬值和金融市场再次出现震荡。而我们也多次强调,美债收益率曲线、美元指数上升和近三周以来的油价急涨(自1月以来,国际油价已上涨了约31%,目前已涨至2018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推动通胀似乎正成为世界经济的“三剑客”。

对此,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指出,除非各国央行都能突然来个大转弯,重启之前的货币宽松政策,否则,全球金融市场,特别是经济基本面不好的国家货币压力还将持续存在,而目前的最新消息似乎正在成为最新的注脚,这种趋势似乎已经越来越清楚了,而近一个月以来包括欧洲及像阿根廷等新兴市场的大跌,这实际上不仅反映出市场对土耳其经济现状的担忧,更是反映出欧洲可能从当前金融市场“大溃败”后的直接悲观预期表现。

据路透社援引四位直接知情人士周二透露,若欧洲央行继续更多次下调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测,央行进一步推迟升息时点的机率将上升,目前欧洲央行料在明年进行危机后的首次升息,紧接着,美联储已经开始突然中止货币紧缩,已经使得印度央行在数天前再次加息,而市场也将押注会有越来越多亚洲央行采取降息行动,根据芝商所美联储观察指标(CME Group’s FedWatch tool)在4月15日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市场对于12月份美联储降息与维持利率不变的看法差不多各占一半,但是对于2020年1月份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似乎在上升。

而我们也多次强调,此时,全球央行只能是通过更大规模的印钞进行货币重置,而货币重置的本质就是人为制造通胀的跳涨和赤字的激增,这就意味着包括黄金、农产品及原油等在内的滞胀商品等资产也会升值,实际相当于用货币手段强行让全社会的负债率下降。

对此,有着“里根经济学之父”之称的大卫·斯托克曼对美国财政赤字状况及美联储的政策发出警告,在业界有债券之王称的比尔·格罗斯在其最新投资展望中表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正在影响美国经济的稳定。

这实际上,反映出当前的一个经济难题,也是我们近一年来多次强调的,那就是尽管美国经济运行良好,但在很大程度上却依赖于美国人借贷太多太快,并且利率过低,而正常利率又会扼杀这种由债务推动的繁荣(这也是美联储在本周四的会议上要停止加息的根本原因之一),这种后果就是,使得这个以美元为基础的金融市场体系处于困境中,除了高估值的美元资产价格外,还存在着不确定的经济政策,通胀压力以及养老金债务等许多问题。

对此,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在4月2日的一篇报道中称,现在的美国经济存在着一个养老基金的庞氏骗局,该外媒称,近段时间以来,已经有城市因债务和税收的原因而突然爆发了大规模富人撤离居住地的迁移事件,截至2019年3月,有超过3600名百万富翁撤离了美国伊利诺伊州,这是目前美国所有城市中最大规模的富人外流,也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富人外流之一。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1月公布的最新数据,伊利诺伊州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州之一(约为1274.1万),但目前该州有超过10万居民离开,这些撤离的富人们基本涌向了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和其他州,而这些富人们撤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税收的增加和该州债务危机严重。事实上,我们在近日提及,除了伊利诺伊州,不少美国的大城市也正面临着同样的养老金财政困境,而发生这种富人逃离的现象在其他“高税”州也很明显,如西弗吉尼亚州,路易斯安那州,夏威夷州,密西西比州,阿拉斯加州,康涅狄格州和怀俄明州。

美国各州富人的迁移地图

在美国多城富人迁移事件的另一面,ZeroHedge也在3月11日援引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HUD)发布的2018年度无家可归评估报告(AHAR)显示,在美国任何一个晚上,都有超过50万美国人无家可归,该报告认为,美国经济远非强劲,下一次经济衰退即将到来,比如,自2008年金融危机来,马萨诸塞州的无家可归现象已飙升近5,000人(增长33%),而在全美范围内,今年无家可归者人数增加了2%。

数据来源ZeroHedge

事实上,如果你花一点时间去理解这些美国富人的撤离现象,这对美国的债务经济和美元将会是一个可怕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美国债务赤字相比1989年里根发表离职讲话时翻了5倍多,在过去一年多时间内,美国联邦债务总额由19万亿美元轻松实现了三级跳,目前,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已高达22.2万亿美元,这一增长速度超出了美国经济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高盛预测,仅2019财年的预算赤字就将突破万亿美元大关。

对此,前共和党总统侯选人Ron Paul也在数周前在做客CNBC节目时再一次警告市场:一场痛苦的市场调整已经到来,局势最快可能在一两年内就会变得丑陋,我看到未来有麻烦,它来自过多的债务和支出,然而此刻,在货币紧缩政策上已然“服软”的美联储及在美国财政万亿美元赤字的制约下,或正处于进退两难间。(完)

BWC中文网原创作品,本文不得以任何形式摘编、转载或转化视频、音频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