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燃烧殆尽!如果你不看阿贾克斯 就不会懂足球有多么纯粹

愿燃烧殆尽!如果你不看阿贾克斯 就不会懂足球有多么纯粹

当阿贾克斯又一次“下犯上”地将王者淘汰,你知道,都灵城的这个夜晚注定无眠。C罗延续着神勇的表现,但在一支年轻的军队面前,年迈的强者也走向了穷途末路。于是这个夜晚属于青春,属于阿贾克斯,这支上古时代的王者,告诉我们什么是纯粹的足球,什么是梦想的力量。



阿贾克斯与全攻全守的王朝

我们将时间拉回到近半个世纪以前,那个时代没有金元足球,球员交易仍十分朴素,那是个足球战术革新的时代,而阿贾克斯就是其中的先驱。在足球的上古时代,荷兰足球似乎一直是一片荒漠,直到上世纪70年代克鲁伊夫和全攻全守的横空出世,让郁金香开始骄傲绽放。也正是在那个时期,阿贾克斯迎来了自己的王朝时代。



从1971年到1973年,在球圣克鲁伊夫带领之下,阿贾克斯连续3年夺得欧冠冠军,创建了皇马之后的第二个王朝时代,1972年是阿贾克斯的大满贯年,囊括所有高水平比赛的冠军——荷甲,欧冠,荷兰杯,欧洲超级杯和丰田杯,堪称前无古人的五冠王。

然而随着光阴流逝,完美的阿贾克斯也被时间消磨掉。现代足球的先驱米歇尔斯在夺得第一座欧冠奖杯之后就远赴巴塞罗那,但核心球员克鲁伊夫的存在,依然保证球队能够连夺欧冠冠军。1973年,克鲁伊夫也赴巴塞罗那,阿贾克斯的第一度天才井喷就此告终,被埃因霍温打破了垄断。



王朝时期的阿贾克斯已经踢出了现代足球的雏形,整支球队运用场地的宽度以及纵深踢出了行云流水的足球,人们称之为全攻全守。在那个时期,荷兰和阿贾克斯的足球的战术思维是超前的存在,因此也打造了黄金王朝。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已经沉寂多年的阿贾克斯是历史上夺得欧冠第六多的球队,比阿森纳、切尔西、尤文和国米等豪门都要多。

博斯曼法案后艰难的生存之路

在上世纪70年代的王朝过后,阿贾克斯陷入了长达二十年的沉寂,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再次崛起。1993年,里杰卡尔德从意大利回到阿贾克斯成为新一代王朝诞生的引线,在1994/95赛季的欧冠决赛中凭借着克鲁伊维特的进球1比0击败王朝球队AC米兰,捧起了队史的第四座欧冠冠军。



在那样一支球队里,有范德萨、雷齐格、布兰德、里杰卡尔德、弗兰克-德波尔、西多夫、克鲁伊维特、戴维斯这样未来震惊世界的顶级球员。然而在同一年,“博斯曼法案”颁布,到期合同的球员可自由转会而不再需要向原俱乐部支付转会费,导致依赖青训的阿贾克斯因其联赛太小的原因无法留住球员,只能在合同到期前开超市甩卖,因此势力大幅度下降,阿贾克斯就此走向没落。

一年之后,坐拥一批天才年轻球员的阿贾克斯再次杀入欧冠决赛,遗憾的是这一次他们在点球大战中惜败给了尤文。1998/99赛季,阿贾克斯欧冠半决赛出局,曾经的黄金一代先后被五大联赛挖角,甚至连主帅范加尔也转投巴塞罗那,青年军宣告解体。从那时开始,阿贾克斯的求生之道变成了“青训-短暂辉煌-超市开张”的模式。



阿贾克斯上一次在欧洲主流舞台大放异彩,还是2002/03赛季的欧冠八强,他们在圣西罗球场将最终的冠军AC米兰逼到了绝境,红黑军团读秒阶段的绝杀让荷甲巨人轰然倒下。在那之后,荷甲球队开始逐渐消失在欧冠舞台的中央。这段时间里,阿贾克斯经历了近10年的沉寂,荷甲也从第6联赛掉到十名开外。

进入21世纪之后,随着金元足球的崛起,球员身价水涨船高,财力上无法与五大联赛豪门竞争,阿贾克斯只能依靠自己的青训体系维持生计。伊布、斯内德、范德法特、维尔通亨等球星都来自贾府青训营,他们最终的归宿都是五大联赛豪门。不为人知的是,去年塔迪奇以1710万欧元的转会费加盟阿贾克斯,这竟然打破了荷甲豪门的队史转会费纪录,要知道在这动辄转会费上亿的年代,即便五大联赛的中下游球队,也能拿出2000万欧元级别的转会预算。



在夹缝中求生存,自给自足地提供生产线,然后将前辈的衣钵传承下去,这便是阿贾克斯这二十年来的生存之道。他们在隐忍着,等待再次震惊世界的时机。

青训不死,青春不死

阿贾克斯最光辉的是什么时候?没错,就是现在了。两年前年轻的贾府青年军闯入欧联杯决赛,而那只是传奇的序曲。如今的这支球队里,内雷斯22岁,多尔贝格21岁,范德贝克21岁,马兹拉维21岁,德容21岁,德里赫特19岁,奥纳纳23岁,平均年龄只有25岁,与老迈的尤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小组赛对阵拜仁之时,阿贾克斯就展现了自己的野心,他们在安联球场3比3战平德甲霸主,如今南大王已经出局,荷甲豪门仍旧守护着自己的梦想。在1/8决赛带着1比2的比分前往伊比利亚半岛之前,甚至连拉莫斯都开始主动申请黄牌停赛,在一场“几乎不可能逆转”的史诗战役里,阿贾克斯摧枯拉朽地送了索拉里和皇马最后一程,终结白金王朝。

然后就是这个不可思议的夜晚,面对着整个欧洲防守最稳定的球队,从一开始,贾府青年军就展现出死战的决心。C罗依旧保持着自己高效的进球和领袖的大心脏,然而在青春面前,一切都只是浮云。事实上在一周之前,这样的结局就已经埋下伏笔,年轻的阿贾克斯在克鲁伊夫竞技场疯狂地逼抢尤文,让意甲七连冠球队狼狈不堪,放眼整个欧洲,能够在90分钟内都保持高强度高位逼抢的球队,大概也只有阿贾克斯一支。



范德贝克乱战中破门,德里赫特的头球彻底宣告尤文的死亡,斯琴斯尼的高接抵挡没能拯救斑马军团,小伙子乱拳打死老太太的戏码上演,阿贾克斯用实际行动告诉皇马的队迷和C罗的人迷,球星和球队是相互依存的。他们就像挑战巨人歌利亚的少年大卫,将梦想延续到最后一刻。

接连淘汰皇马和尤文,贾府青年军用自己的方式为青训足球正名。也许他们半决赛就会被另一支豪门淘汰,也许今年夏天这批球员就会被不断挖角,但烟花即便只有一瞬间的美丽,也足够让人们铭记。这支球队告诉我们什么是青春的力量,什么是梦想的力量——你很难去描绘这份感动,这是足球最原始又狂野的激情



食指曾在《相信未来》这首诗中写道:“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相信未来、热爱生命。”你不看阿贾克斯,所以不懂足球有多么纯粹。生命是短暂的,穷极一生去追逐瞬间迸发的激情,又有何不可呢?

(南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