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这个掌勺女兵厉害了!

非虚构作品嘿,这个掌勺女兵厉害了!

文 | 王雁翔

这个女兵在偶然之中走进我视野的。

“写吉明珠班长吧,她身上有光!”说罢,十多个女兵荷花一样美丽的脸齐刷刷望着我。

一连是“全国巾帼文明岗”,连续十八年荣立集体三等功,这种响当当的连队感人故事满箩筐,为何连队官兵异口同声推荐一个炊事兵?我有些懵。连长刘敏莞尔一笑:“餐桌连着战斗力,明珠不光能把大锅饭做得色香味俱佳,还是连队历史上第一个女炊事班长。”

上士吉明珠个头不算高挑,爽利短发,鹅蛋脸,声如涧溪,清澈,有隐隐的文艺范儿。走进炊事班,我的脑子慢慢醒了:这个“掌勺兵”的确与众不同!

“明珠,炊事班长退伍了,司务长说你干工作肯用心,能吃苦,强烈推荐你过去,你怎么想?”

“当时,副连长这话一出口我就懵了。” 二十八岁的吉明珠回忆说。

“你想想看,从早到晚在厨房里烟熏火燎,锅碗瓢盆,叮叮当当,女孩子都爱美,哪个愿围着锅灶转,熏染一身油烟味?”她眨眨眼,笑容像盛开的莲,“那天我心里很是犹豫,纠结得一晚上没睡着。”

三年前,也是这个季节,吉明珠想清爽去炊事班上任时,已是长机室、长途台、一号台等多个岗位上的尖子。实际上,让她心里纠结、发悚的真正原因是,大学毕业入伍前,她在家几乎没做过饭,甚至连盐和白糖都分不清。

在炊事班第一次班务会上,吉明珠亮声说,从今天起,咱炊事班不能给大家一种稀拉、油腻的印象,我提两点要求:第一,每天洗澡洗头洗衣服,衣服熨得有棱有角,穿着精神、有朝气。第二,操作间每天清扫六次,标准是地板和操作台面能映出人影。四个女兵听她这么说,就急了,说你这是要我们小命啊!衣服一天洗八遍味儿也洗不掉。

五个女兵你一言,我一语,一片唧唧喳喳

最后,吉明珠说:“衣服每天用柔顺剂泡过再洗,如果还有油烟味,我给大家洗。”

吉明珠当炊事班长后,一连官兵再没吃过塌火馒头、夹生米饭,不光菜品一周不重样,每道菜出锅上桌前,还要用青瓜、胡萝卜、香菜、西兰花等制作精美摆盘。女兵们开心的笑脸,像一朵朵绽放的花儿,夸连队饭堂有“明珠酒店”的味道和氛围。

有战士问她:“当兵前你连勺子都不摸的人,咋那么心灵手巧呢?”

吉明珠长长的睫毛轻轻往上一撩:“有心人,锅碗瓢盆也能敲出交响曲,任何岗位用心钻,都会有光芒。”

听着云淡风轻,但老话说,众口难调。与粗枝大叶的男兵不同,全连一色儿女兵,饮食讲究且嘴刁,既满足姐妹们爱美的饮食要求,又吃得欢喜、开心,不影响战斗力,并非易事。

“再难,也难不过我当年考大学。”吉明珠从网上买来十几本菜谱,像绣花一样天天捧着琢磨,每周学会一至两道新菜。菜谱上的菜一周之内不重样。每道菜从切丝、切段、切丁到火候、颜色、用料,也皆有标准和讲究。

“吃什么,不能一厢情愿,大家说好才是好。”她设计制作了一张表格,每周菜谱提前一周发给大家,征求意见,想吃什么,可以在“我想吃”一栏里写,会做的及时调整,不会做的,抓紧学;央视“回家吃饭”专栏里的菜品,她边看边学,餐桌上隔三差五就有舌尖上的惊喜。

女兵过生日,喜欢吃蛋糕,分享小快乐。吉明珠从网上买回制作食材做蛋糕,拳头大,一次次试验,各种味道一样一样尝试,竟学会了榴莲、芒果等10多种味道的蛋糕制作。

“可乐鸡翅、香辣蟹、芋圆汤……现在连队菜谱上近八成的菜品,都是明珠带着四个女兵,换着法儿推出来的新菜。”从一连战士成长为连长的刘敏自豪地说,“过春节,她用菠菜汁、火龙果汁等和面,包七彩饺子,喜庆,好看,也好吃;中秋节,在网上买来模具,给大家做各式各样的月饼。一个人能把枯燥、单调的工作干得这么饶有趣味,身上想不散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芒都难!”

在厨房里,浑身阳光气息的吉明珠,带着四名女兵叮叮当当、挥着小锹一样的锅铲炒菜,把庸常大锅菜做得全连夸赞,训练场上同样不输男兵。

赴保定参加空军带兵骨干集训,上千人的集训队,吉明珠没想到自己竟是全队唯一一名炊事班长。

五公里武装越野、应用战术、手榴弹投掷、自动步枪操作等数十个集训科目,让习惯了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的吉明珠一时有些陌生。

凡事“不将就”的吉明珠,踢正步,双腿一边一个五斤重的绑腿沙袋,一只脚一定就是四十秒,每周一趟十公里,用心丈量汗水滴过的脚步,咬着牙对自己下狠手。她要用行动告诉一起集训的战友,炊事兵不光会做菜,也是能打硬仗的狠角色。

集训结业考核,她和男兵一起跑完了十公里,五公里成绩二十四分,达到了男兵合格标准,所有集训科目成绩皆在良好以上。

岭南的冬天飞红叠翠,炊事班后院,刚从站台值班下来的女兵们围着吉明珠用泡沫箱子种出的菠菜、香菜、小白菜、香葱、朝天椒,一片欢声细语。看见吉明珠就高声嚷嚷:“明珠,你腌的小彩椒、萝卜皮超好吃,中午给大家桌上加一小碟哈!”

吉明珠的笑脸像枝头正缤纷地开着的紫荆花,灿烂且芬芳。(本文为原创作品,作者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