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用公款30多万潜逃14年 归来时已不记得儿子模样

挪用公款30多万潜逃14年 归来时已不记得儿子模样

2019-04-17 15:02 | 浙江新闻客户端 | 通讯员 颜新文 牟茜茜 记者 吕玥 王璐怡

“太累了,早就想回来了,太苦了。”

潜逃14年,57岁的陈永志终于踏上了时常出现在梦中的归途。

4月2日凌晨,因担任中国石化公司黄岩石油支公司宁溪加油站站长期间涉嫌职务侵占进而潜逃,陈永志被台州市黄岩区纪委区监委与区公安分局联合追逃专案组押送回黄岩,为这件延续10余年的潜逃案画上了休止符。

千里追踪,顺藤摸瓜成功猎“狐”

“40个小时几乎没有合眼,从获得突破到抓捕逃犯归案,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参与追逃的黄岩区纪委干部说起这次行动,仍余有几份当时的兴奋。

今年3月中旬,专案组获得一个重要线索:陈永志在2015年期间曾在西安出现过。3月18日,专案组组织人员前往西安追踪线索,通过细致地排查,初步确定了陈永志的工友圈和朋友圈,并尝试联系他的一名工友。

“我们这个厂2016年的时候就解散了”“大家早就各自找活干了”“我们也好久没联系了,他现在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当专案组工作人员问起陈永志的情况时,工友这样说。

难道消息就这么断了?没想到这位工友在谈话间却翻出了陈永志的微信号:“哦,对了,我以前加过他微信。”

根据陈永志的微信信息,专案组顺藤摸瓜,找到了一名重要联系人——一家洗涤厂的运输员。

原来,陈永志就在他手下当洗涤衣物的装卸工。

3月29日凌晨3点,在运输员的配合下,专案组来到洗涤厂简陋的宿舍,一个不到30平方的房间,上下铺住了6个人。“住右边下床的那个。”顺着指点,专案组人员找到了正在酣睡的陈永志。

这是专案组第一次见到真实生活中的陈永志,对照14年前意气风发、身材匀称的照片,办案人员很难把他和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目光呆滞的干瘦男人画上等号。

“陈永志,我们是你老家来的,还记得黄岩吗?”陈永志被叫醒时还有点懵,听到“黄岩”这个词双眼蓦然瞪大,随即低垂着脑袋说:“我知道的。”抓捕过程很顺利,陈永志被带上手铐,上了警车。

生活腐化,卷款出逃远走他乡

2003年左右,正值壮年的陈永志被委以重任,成为中国石化公司黄岩石油支公司宁溪加油站站长,月工资2000元,在当时已属于中高收入。陈永志经支公司同意,用个人身份证在宁溪信用社开了一个账户用来收取加油站每日的销售款,银行账户密码和流水均由其一人掌握。

“当时,我们分日班和夜班,职工下班后就把收到的销售款存到我的账户。这个银行账户就是我一个人经手,密码也就我一个人知道。”陈永志大概每隔一星期或者两星期左右,将钱打入黄岩支公司账户。

“2005年那会儿,我经常去KTV唱歌,跟朋友吃吃喝喝,也喜欢赌博,我当时工资哪够用啊”“我想到了公司销售款存取存在的制度漏洞”“当时,我就动了那笔钱的邪念”……陈永志回忆。于是,他开始从这笔钱里取出部分用来个人消费,“有时候取六七千,有时候取上万”。

为了避免支公司发现问题,陈永志玩起了“时间差”,私自将公司定的交款日期推迟三到四天,将推迟那几日的销售款据为己有。

2005年12月7日下午,黄岩石油支公司对宁溪加油站进行例行对账,发现有销售款没有及时入账。当时陈永志不在站内,对账人员就电话通知他12月8日上午一起盘点。

正是这一通电话,惊醒了陈永志,他一边表示同意,一边打起了小算盘。他盘算了近半年自己陆续拿的销售款,发现已经有十几万了。

“一对账,肯定就露馅,自己被开除无疑,还可能坐牢,最好的结果也要把账面补齐。”自知无法逃脱的陈永志开始害怕了,他思前想后,决定远走他乡。于是,他从信用社的账户中取走了积存了一星期的石油销售款12万余元,连夜逃往上海,希望可以躲过这一劫。

当支公司第二天对接陈永志时,却发现已经无法联系,连妻子都不知道他的去向。当支公司的工作人员找上门的时候,陈永志的妻子退还了7万元销售款。

辛苦谋生,亲情失落再难修复

陈永志的妻子没想到陈永志这一走,就是音讯全无14年。

陈永志逃到上海后,先在那里呆了一个礼拜,但是鉴于消费太高,住一般的宾馆一晚就要100多元,不是久居之地,于是又来到西安乡下,化名为陈永敏。

潇洒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十几万巨款花光后,陈永志开始了心酸的打工之旅。但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又不敢用身份证,也找不到好的工作,只能靠出卖劳力干苦活、累活度日。

“他工作很积极卖力,虽然很瘦,但是一个顶俩,太可惜了。”洗涤厂的工友评价他说。

在洗涤厂工作期间,陈永志每天5点就起床干活,搬运需要洗涤的床单、衣物,每月工资3000多元,这与14年前就2000元每月的工资早已不可同日而语。除去花销,陈永志十几年只有1万多元的积蓄。

“太累了,早就想回来了。要不是老板拖欠了工资,我今年就回来了。”对比从前坐在加油站办公室,轻松舒适的工作环境,陈永志很是后悔,“那时候头脑发昏发晕了,刚逃出去的那段时间看到加油站都会有去上班的错觉。”

“现在回家,老婆孩子都陌生了。”说到亲人,陈永志很是失落。

陈永志出逃时,儿子才十多岁,等他被抓捕归来,儿子已经成家。“后来得知儿子的婚期,我也不敢回来。”14年间,陈永志没有和家人联系过,但他在微信名中嵌入了儿子的生日。

“你儿子的样子,你还记得吗?”办案人员问。

“我不知道了。”陈永志说。

“他当年抛下我们一走了之的时候,我们就当他不存在了。”他的儿子听到陈永志回来的消息后,毫无正常父子间的喜悦和温情,陈永志的出逃给这个家庭留下了深深的伤害和痛苦。

“我出去的时候,我父亲还经常在九峰公园早锻炼,身体很好,现在他都生病住院了。”得知老父亲在病床上还牵挂着他,陈永志神色黯然,他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在家里最受宠。

“我对不起他们,现在回来了,一定好好改造,争取早日重新站在阳光下,弥补这么多年对亲人的亏欠。”陈永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