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拒德国复查黄金请求后,德国突然祭出三剑合一,事情有进展

美联储拒德国复查黄金请求后,德国突然祭出三剑合一,事情有进展

信用货币的背后是金融和商品的结算交易,没有交易支撑的纸币如同纸张,而美元之所以是世界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其背后是以原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也均以美元计价,并通过一个被美元间接控制的SWIFT国际清算体系来完成交易。

因此,建立一个绕开于SWIFT的国际支付系统和多元化的石油货币金融体系,是去美元化交易的一种途径,近年来,多国已经主动或被迫的转向美元替代品,从而建立一个去美元化的世界金融秩序,目前,中俄德法及伊朗等多国为绕开美元结算石油已经采取了一定的现实步骤,并取得了一定成果,而除了一些产油国外,放弃美元的第三方货币交易机制也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新闻报道中。

目前事情的最新进展是,据俄罗斯RT网站4月初报道,俄罗斯的几家银行已经加入了人民币跨境国际支付系统(CIPS),以增强中俄业务往来,再就在三周前,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金融服务工作小组俄方协调机构的文件表示,中俄印等金砖五国拟打造统一支付系统BRICS Pay减少对以美元为主导的SWIFT跨境支付系统的依赖。

与此同时进行的是,在欧洲市场,继去年8月欧盟正在打造一个规避美元限制的替代型SWIFT支付系统后,2月初,法、德、英三国也将联合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国与伊朗进行贸易的机制INSTEX SAS,稍早前,据俄媒RT称,俄罗斯在和伊朗的能源贸易中也将全部支持本币结算,另一个亚洲大国印度为应对高油价和石油美元风险,也提早进行了布局,事情又有了最新进展,似乎正在升级加速。

据路透社上周称,印度将采用一种基于卢比的支付机制从伊朗进口原油,紧接着,印度和阿联酋已经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以促进双方包括能源等在内的贸易和投资,而将美元排除在结算之外,不仅于此,再早些时候,印度报纸Mint援引消息人士称,印度正在研究同中国在双边贸易中采用人民币与卢比结算的计划。

而作为去美元化的努力,德国一直走在前面,据俄媒RT网站在1月称,德国申请复查存在美联储余下的实物黄金时,却被拒绝了,尽管,早在2017年8月,德国央行提前三年从美联储等金库中运回了共约743吨黄金,但目前存在纽约金库的黄金仍高达1236吨,因为,德国央行认为,美元已经没有了信用,并由此掀起了包括法国、荷兰、匈牙利、土耳其等多个欧亚国家提前把存在美联储地下金库的黄金运回家的潮流。

而这背后的信息是,要知道,美国联邦财政及美联储为获得最大利益,大部分的美元发行量是锚定美债规模为基准的,换句话说,当债务不断臌胀之际,美元信用下降就会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美国靠发债驱动经济的副作用之一了,而包括德国、法国、比利时等几个欧洲国家央行几乎同时首次宣布要将人民币纳入他们的外储资产中,就是最好的注脚。

另一面,美元在全球官方储备中的份额逐渐下降,虽然,产油国出售原油所得的大部分美元又会以美债等投资品的形式回流至美国,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据IMF最新数据显示,美元占全球外汇份额已经从1999年的高达70%下降到2018年底的不到62%,由于各国希望在低利率环境下改善投资组合回报,近年来在投资组合增持其他货币和黄金,另一面,人民币原油期货也使得美元与石油失去了垄断相关性,并且与其他货币相比美元的市场份额有所减弱。

而这背后的核心问题正是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已经远远高于2008年之前的水平,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前,一盎司黄金的价格是35美元,现在约为1250美元,46年间,美元兑黄金贬值了97.2%,这在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看来,目前全球多国去美元化的这一进程正在加速。

事实上,当美元脱离金本位,这件事本身就在说明美元的价值在慢慢丧失,虽然,借助石油得以重新成为世界储备货币,但更是不断的被美联储多轮QE所稀释掉,而这背后的核心信息是,在美元滥用其主要储备货币地位的当下,多国已主动或被迫的转向美元替代品,从而建立一个去美元化的世界金融秩序。

截止目前,投资者也正在寻找美元替代货币的多样性,其中包括中国、俄罗斯、伊朗、德国、法国、印尼、泰国、印度、越南等多国或已用不同的方法在去美元化,不仅于此,目前去美元化也不仅只是产油国和新兴市场国家的唯一专利了,如今,抛弃美元的烈火更是蔓延至欧洲,按目前的最新消息来看,据彭博援引欧盟发布的在全球市场挑战美元主导地位的提案显示,欧盟也将在2019年将为原油创建欧元定价的基准价格,并将欧元作为欧盟成员国与第三国能源合同的默认货币就是最生动的例证。

而最让人意外去美元化的国家可能是越南,据越南央行近日公布的公告称,越南央行已针对进行跨境经贸的商人、居民以及相关银行和机构被授权可以使用人民币或越南盾进行交易结算相关货物或服务,也就是说,在原本美元作为国际通用货币用于越南与中国市场进行商贸往来过程中,这一景象正在越南部分省份被人民币所替换,但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

“石油人民币”更是打破了美元定价权的主导地位,而按路透社的最新相关分析称,在短短一年内,人民币原油期货交易中的国际市场份额已经达到6%,表现好于以美元计价的布兰特原油,后者在1988年推出那年从占主导地位的美国原油期货市场中才夺得3.1%的占比,同时,人民币也将为有需要绕开石油美元交易的产油国提供另一个石油货币的选择,比如伊朗等。

该外媒称,中国版的原油期货合约成功做到了迄今为止别人徒劳尝试的事情,此前,不论是俄罗斯的URALS还是迪拜商品交易所的高硫原油期货合约,及后来日元也想挑战石油美元的地位,但最终对石油美元发起的挑战都失败了,据俄战略研究所网站近日称,最新成交量是迪拜商品交易所的49倍,据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的最新数据,截止3月26日,已经有包括新加坡、英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多国在内的共计超过40000个账户注册了期货交易。

而按盛宝银行的最新预测,目前许多产油国已经非常愿意用人民币交易石油,因为,中国维持了人民币的高价值。当然,这件事更长远的意义还在于,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进一步称,石油美元的最后几颗钉子可能会被拔起,而主导世界接近半个世纪的石油美元也可能会慢慢陨落,但不会消失。

对此,美国金融媒体MarketOrcale认为,这似乎正在成为中俄等多国去美元化的一个新突破口,事实上,很少有人意识到美元只能靠债务和更多的债务来支撑,但经常阅读BWC中文网的读者朋友们应能了解到,正如本文上面所说的那样,迄今阻止美元减少市场份额的因素是其储备货币地位,美国经济的力量和石油美元占有率,但目前,所有这些因素现在都在开始慢慢缩减。

而以德国为主导的欧盟关于在全球市场挑战美元主导地位的计划、欧洲多国提前运存在美联储的黄金回国和纳人民币为外储这三个消息来看,德法等国对美元信用的防备不但没有停止,反而继续在增强,这看似偶然,实则是以德法等国对美元突然祭出的“三剑合一”,而这更有可能是美元不愿看到的事。(完)

BWC中文网原创作品,本文不得以任何形式摘编、转载或转化视频、音频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