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江湖生变:从群雄逐鹿到三足鼎立

快递江湖生变:从群雄逐鹿到三足鼎立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17日电 (吴亦涵)一夜之间,快递行业似乎变了样子。

这边厢,京东物流取消了快递员的底薪,欲让快递员多揽件为公司创收;那边厢,菜鸟宣布了快递员增收计划,打算在未来三年接入数十万名快递员。两家电商巨头,用不同的方式,昭示了杀入快递市场的决心。

作为快递行业的“一哥”,顺丰的业绩却按下了暂停键,过去一年由于大举并购等原因,公司的净利润仅达到45.6亿元,上市两年多来首次下滑。而曾经的追赶者“通达系”们,则高歌猛进,去年纷纷取下靓丽的业绩。快递业的头牌之争,再度开始引人关注。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行业变局之下,二线快递企业备受煎熬。全峰、快捷、如风达纷纷面临困境,国通快递也深陷业务停摆的传闻之中。纵观整个快递市场,行业似乎正渐渐从过去群雄逐鹿的格局,转向三足鼎立的态势。

快递配送。中新经纬 闫淑鑫 摄

中小快递纷纷陷入困境

自去年以来,全峰、快捷、如风达、国通等多家二线快递企业相继陷入公司关停,业务停摆的消息之中。

3月28日,国通快递突然被曝出因经营困难“全员放假”,处于停工状态的消息。随后,国通快递迅速回复称,网传涉及个别员工的放假通知,其实是国通快递内部基于新型业务的人事调整策略,而非被动关停的不实之论。

尽管否认了停工的消息,但国通在声明中对于公司的艰难处境并不讳言,其表示,去年以来,确有二三线快递退出了这个行业,现存的也大多举步维艰,同样面临着可能被行业和市场洗牌的残酷局面,但相信这些企业为了发展,也一定是在运筹决策,积极探索出路。

在国通之前,全峰、快捷、如风达等多家二线快递企业已经相继陷入困境。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随着近年快递行业增速的放缓以及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快递行业已经进入下半场,二线企业或难以避免被洗牌的命运。

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的数据显示,2011年-2016年,是中国快递行业发展最为迅猛的时期,在这6年的时间里,快递行业企业业务量增速几乎年年超过50%;而快递企业业务收入增速也全部保持在30%-50%的区间里。

不过到了2017年,中国快递企业业务量以及业务收入增速均出现了大幅的滑坡,业务量增速从上一年的51.4%直接下滑至28%,业务收入增速则从上一年的43.5%下滑至24.7%。这一趋势延续到了2018年,去年中国快递市场业务量增速为26.6%,业务收入增速为21.8%,均创下近年的新低。

市场增速放缓的同时,快递行业集中度却越来越高。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9年3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指出,今年前三季度,市场份额加速向上市快递企业集中,1-2月,韵达、圆通、申通快递业务量增速均超过40%,是行业增速的2倍以上;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一季度,快递与包裹服务品牌集中度指数CR8为82%,同比提高1.3%,规模经济效应凸显。

中国快递协会原副秘书长邵钟林向中新经纬客户端指出,一线快递企业纷纷上市,加速了快递行业兼并和淘汰的速度,未来二线快递企业的生存压力将越来越大。对于二线快递企业来说,因为资金实力不够雄厚,也不具备规模优势、平均单件的运输价格较高,很难在竞争中取得有利地位。

“从一些发达国家的快递市场发展来看,后期基本都形成了几大巨头垄断市场份额的情况。而目前来看,中国的快递市场仍存在着一二十家快递企业,还说不上是一个高度集约且有序的市场。随着各大快递公司上市,未来或将出现几大巨头垄断市场的行业格局,二线快递企业如果无法在细分的、专业的市场找到空间,就会被市场抛弃。”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说道。

2019年快递巨头或将初分胜负

变局之下,快递巨头也在摩拳擦掌,蓄势待发。2018年以来,顺丰、“通达系”以及京东物流等行业巨头们,动作频频。

资料图。中新经纬 摄

从行业一哥顺丰来看,尽管去年公司的业绩不尽如人意,但动作却并不小。2018年,顺丰斥资超70亿元,并购了国内外多家物流企业,进一步扩张了在冷链物流、重货快运、国际业务等物流领域的布局。

不少券商指出,顺丰的大举并购有迹可循。从国际快递巨头的发展经验来看,当这些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遇到营收放缓的瓶颈时,便会通过大举并购,向综合物流商转型,从而搭建起自己的护城河。

不过,在顺丰如灭霸集齐无限宝石一般在物流领域大举收购之时,“通达系”则组建了自己的“复仇者联盟”,提供平台的,是阿里巴巴。

2013年,阿里巴巴成立的菜鸟网络通过搭建物流平台与仓储建设,开放其他物流环节的模式,来吸引快递公司加入菜鸟物流联盟。马云曾在2018年表示,菜鸟从第一天诞生起,它的使命就不是做送货,而是帮助快递公司送货,帮助物流公司变得更好。简单来说,菜鸟网络就是快递市场的淘宝。近日,菜鸟宣布一项快递员增收计划称,将在未来三年接入数十万名快递员,通过提升寄件服务,帮助快递员人均增收20%以上。

此外,2013年以来,阿里还先后入股了圆通、中通、申通等“通达系”快递企业。背靠大树之下,近年来“通达系”攻城掠地,高歌猛进。

2018年,中通、申通、韵达的利润分别大涨30.10%、37.46%、67.34%。其中,中通去年的利润达到42.01亿元,已经接近顺丰的盈利水平,而圆通则在上市后花巨资购买飞机、建设机场,欲在中高端市场中与顺丰分一杯羹。

另一边,京东物流也用不同的方式吹响了进军的号角。刘强东在解释取消快递员底薪的时候表示,京东去年亏损了28亿元,取消底薪,就是要求全员必须努力提高揽件数量,增加公司收入。

京东物流于去年10月正式杀进快递市场,上线面向个人客户的快递业务,京东物流CEO王振辉当时表示,京东物流的个人快递业务计划2018年先把北上广三个城市做好,2019年推广到30-50个核心城市,再根据情况在全国推广。

西南证券指出,2018年是快递行业竞争加剧叠加行业增速放缓的一年,但是快递企业跑马圈地的历史进程仍未结束,2019年将是各家上市公司在降低单件成本、稳定全网现金流、投资现在、投资未来等诸多问题上可能分出初步胜负的一年。

专家:快递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仍是服务质量与时效

专家指出,未来中国的快递行业,或许将形成超级生态平台与头部企业共存的格局。

“未来的中国快递市场,有两类企业将占据优势。一种是像菜鸟网络一样,在这个开放性的平台下,各个快递企业保持相对独立,但是又在一个生态圈里形成利益共同体;另一种则像顺丰以及中国邮政一样,已经提前掌握了航空资源、干线运输、仓储运输等需要耗费大量资本投入搭建的重资产,从而对其他的企业形成了卡位的优势。” 杨达卿说道。

杨达卿指出,从三者来看,尽管顺丰在传统快递里做得最好,但是由于顺丰此前对于电商建设上的忽视,让它错过了电商发展所带来的巨大增量空间,如今阿里、京东等电商已经慢慢形成了自身闭环的快递市场。如今对于顺丰来说,如果要维持自己的高速发展和业务增量,就需要开辟新的战场,或者是通过发展自己的电商平台,为自己引流。

“而京东的生态体系与阿里有些相似,二者都有电商平台、也有金融支付平台。但是与阿里不同的是,京东还有一个超级物流平台。但由于此前京东物流只服务于京东商场,且京东商场本身的流量难以支撑其规模,因此如今这一模式难以为继。对于京东物流来说,未来公司需要向顺丰和“通达系”一样,去做C端的服务,变成一个社会化的第三方物流企业。”杨达卿说。

邵钟林则表示,无论快递企业的战略有何不同,快递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仍旧是寄件服务的质量与时效。“改善服务并非一劳永逸,是一个不断竞争,持续改善的过程。未来随着二线快递企业陆续退出市场,剩下的快递巨头之间,将会出现激烈的竞争。” (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