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长岛行

八月长岛行

进入八月以来,已经连续十天未下过一滴雨了,算上七月份的,这样炽热的天气持续已有近二十天了,缺乏雨水润泽的树木显得干瘪苍白,仿佛从来没有栽种过似的童山濯濯,毫无生气。

恰逢好友来电相邀一起去海岛畅游,去欣赏红珊白瑚的美丽海景,我自然欣然答应,心中不由得涌起“听雨客舟中”的美好情愫了。就这样,我们几家人就一起登上大巴踏上去长岛的旅程了。一路上,孩子们异常兴奋,谈笑不止,像是鸣蝉蜕弃了躯壳,声音越发清亮了,或许这次未曾探索过的旅行拨动了他们兴奋的琴弦了,由于晚上发车赶的是夜路,没过多久,我便睡意愈浓,抵挡不住疲倦固执来袭,束手就擒,迟徐进入梦乡了。

历经九个多小时的车程,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我们终于抵达了通往长岛唯一的津渡,一艘艘轮渡在埠口边整齐罗列,泊在这爿邈远飘逸激越滔滔的海面上,这繁闹的渡口便是一座集镇,是当地人们相迎相送的时光印痕。迎接我们的是一艘大型轮船,一辆辆汽车鱼贯而入,甲板上停满了近四十辆轿车、大巴等车辆,如织的游客随后而至。

甲板上面还有两层,人群顺着扶梯涌上了第二层,我们也领着孩子进了客舱,舱内可容纳三百多人,我们走到临近船窗的位置落了座,窗口有些小,透过窗子只看到白茫茫的海面,孩子们不愿这么老实地呆着,强挽着我的手来到舱面上,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一半的航程,一群海鸥如期而至,在空中低飞盘旋,它们大概常年看惯了这些“熟客”,没有一丝畏惧,人们也配合地向空中抛撒食物,它们准确地接住动作敏捷如兔起鹘落,空中传来阵阵唼喋声。

孩子们也学着大人的样子向空中抛食物,有时抛不准落在舱面上捡起来再抛,他们就这样乐此不疲。一些摄影爱好者自费二十元登上三层舱顶,拿着专业相机捕捉整体光影,勾勒美好情怀,记录下孩子们一张张如花的笑靥。风不知不觉大了起来,顺着风,轮船似一只蚂蚱在这沧海的碧波里跳荡,海鸥也禁不住这疾风与我们匆匆告别,担心孩子们着凉,我们也规矩地进了客舱,不一会儿,船靠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