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邻居二奶奶

人世间:邻居二奶奶

文:云烟深处

墙外种着菜,隔着一条小路,对面,邻居家的墙外,也种着菜。

对面的邻居,便是二奶奶了。

她也就是五十多岁。刚过门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看她年纪不是太大,叫她婶子。她说,可不能叫我婶子呀。按辈,你得叫我二奶奶。那就叫二奶奶好了。

见了面,我总甜甜地长一声短一声地叫二奶奶,她便开心地笑。我心里也觉得好笑,在过去,叫二奶奶是小老婆的意思,她心里竟然没有丝毫的弦外之音。我脑海里,便满是电视里那些个二奶奶的俊俏样子,比如说凤姐,比如说,富家的二姨太。当然,我脑子里的这些东西,她自然是不知道的,如若不然,非恼羞成怒不行。

二奶奶,人其实挺不错。本本份份的过日子人。因为没有什么大的赚钱的本事。靠种点地,靠街头摆个卖零碎物件的小摊,日子也就过的比较紧张。加之两个上着初中高中的学生,操心着以后的上大学或是买房子娶媳妇之类的事,便更不舍得花钱了。

我也是个从小过苦日子长大的人。所以,也不怎么舍得花钱,见她这样,不仅理解,还更觉亲切。她便十分与我聊的来。

也就是一个月前吧。她笑咪咪地来到我家,神神秘秘地说:“我家买房子了!”拿眼睛看看我有没有被惊道。然后接着说:“就在你家买的房子前面。以后,都搬过去,咱还是近邻居。”我忙说:“恭喜恭喜,真是太好了。”她说:“要不要去看看我家的房子?”我说:“去去,这就去。”人难得有开心的事,在开心的时候,总须让人尽了兴才好。

她说:”坐你电动车去吧?”我说:“行!”

车骑出门,在她家门口,贝贝说:“妈妈,别忘了带新房子的钥匙!”

“带了,带了。”她裂嘴笑着,开开心心地大声回答。

电动车载着她的兴奋,一溜烟,扬开了小路上的尘土。不一会就到了买新房子的新民小区。

“就你家前面那幢楼,五楼,带阁楼。”她往房子那边指指,示意我开过去。

下了车,我们一前一后的往楼上爬。

爬到五楼门口,累的气喘吁吁。两个人带着兴奋劲相视而笑。

她把钥匙掏出来,顿时傻了眼:“坏了,拿错钥匙了,一慌,把我家电动车的钥匙拿来了。”

我本是乘着她的兴来的,对看房子并没有多大瘾,事情到现在这样,反倒觉有了波折,变的有趣就哈哈大笑起来:“没事,没事,改天再看。”

一溜烟,电动车,又开回了家。一路上,是二奶奶不停的抱歉。

前天吧,我正愁院子里的白菜花把桂花树都遮挡了,不知道要不要拔掉。二奶奶便在大门外叫我。

“我有事找你呢。”她说。

“什么事?”我打开大门让她进来。

“你帮我参谋参谋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

我定睛看着说:“好看好看,洋气着呢,年轻十岁了呢。”

她笑的更开心了:“真的假的,你就会说话。真的,帮我看看合不合穿。”

“合穿,真的。要是不合穿我就直接给你说了。料子挺好的,样式也好。”我心里也是这样想的,比她之前的衣服是漂亮多了。

“那你再看看我里边这件呢?”她呵呵地笑着,有些不好意思:“我脱了呀,呵呵,你别笑话我。”

“我笑你什么呀,脱了就是,我看看。”

一件发亮的灰色衬衫,均匀着分布着蕾丝花边,做工也挺精致。

“这件好,挺精致的,很上档次。”我夸赞道。

“我穿着真行吗?是不是花太多了?还露着脖子。”

“不多,不多,就这样式。都什么年代了,还怕露脖子?再说,露的也不多。听我的,好看。穿吧,准没错。”

“那我还有一件,你再帮我看看?”她高兴的很:“那件在家呢,你等我一会,我去拿。”

说着,二奶奶一溜小跑地跑回家去了。

不一坐,她放下了先前的衣服,拿着一件半截袖的皮格上衣小跑着回来了。

“你看,就这件,我穿上你看看。”

“也挺好,好像也不便宜吧。怎么突然发财了,突然买那么多好衣服?”我打趣问她。

她嘿嘿地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都是我兄弟媳妇给我的。她在城里,这过时了,不穿了,送给我了。你看看,我能穿吗?”

“能穿,能穿,太能穿了。城里的东西,在那过时,在咱这正迎时。这一穿,跟换了个人似的。不知道的,还觉得你是城里的呢。”

呵呵呵,又是一阵欢快地笑声。

她曾经对我说过,因为家里比较穷,亲戚邻居都多多少少有些看不起的眼光,很让人难受。她也曾经对我说过,她手很巧,好多过去的衣服都拿来按时兴的衣服改来穿。她还对我说过,她看到别人家那么阔气可羡慕了……

看着乐和和拿着衣服回家的她,我心里默默祝福。

愿开下善良美好的心愿,都能小小的如愿以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