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暴跌40倍,9万股民踩雷,“摩托一哥”被大股东坑惨了

净利暴跌40倍,9万股民踩雷,“摩托一哥”被大股东坑惨了

文章来源:财经锐眼

导读:在A股市场,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的现象屡见不鲜,让股民防不胜防。

近日,被大股东坑惨的上市公司再添一例,它就是新大洲A,股票直接被ST了!

突然遭遇“ST”


4月15日晚间,新大洲A(000571.SZ)公告称,被大股东的关联企业占用资金高达4.77亿元,预计在一个月内不能解决,公司股票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新大洲A”沦为“ST大洲”



当晚,新大洲A还连发数则公告,交代清楚了资金占用情况的来龙去脉,事情源于上市公司与恒阳牛业之间的关联交易。

公开资料显示,恒阳牛业为新大洲A第一大股东尚衡冠通实控人陈阳友控制下的企业。陈阳友间接持有恒阳牛业34.8935%股权,并在公司担任董事。

据悉,新大洲A与恒阳牛业之间关联交易的业务模式如下:

1、新大洲A的全资子公司宁波恒阳从海外进口冷冻牛肉销往国内,但迫于新大洲A旗下没有牛肉加工厂,就将大部分产品销售给恒阳牛业。

早期商业模式基本遵循先款后货原则,后经双方协商并签订协议,约定账期为三个月

2、新大洲A全资子公司上海恒阳向恒阳牛业及其子公司采购牛肉,交易模式先款后货。

先款后货的交易模式本身没毛病,连大名鼎鼎的贵州茅台(600519.SH)也采用这种交易模式。



贵州茅台酒 图片来源:新浪

但是,“约定账期为三个月”后,资金占用情况就产生了,为新大洲A与恒阳牛业之间的关联交易埋下一颗炸弹。

2018年,宁波恒阳向恒阳牛业销售牛肉4.43亿元,共收到销售回款3.23亿元,形成销售占款1.2亿元。

同年,上海恒阳预付恒阳牛业牛肉采购款7.41亿元,共采购牛肉入库1.17亿元,扣除调整费用,期末非经营性占用余额为4.63亿元。

经新大洲A自查,并经年审会计师事务所立信确认,2018年关联交易导致新大洲A存在被恒阳牛业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情况,合计金额为4.77亿元

近10年来首次亏损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资本市场也开始用脚投票。近日,ST大洲连着4个一字跌停。目前来看,后续走势一点儿都不乐观。

据Choice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9月30日,新大洲A的股东户数多达9.04万人。新大洲A股价跌跌不休,这9万股东恐怕要哭晕在厕所了。




此外,关联交易导致的4.77亿元资金占款,不仅让“新大洲A”沦为“ST大洲”,还拖垮了上市公司的业绩。

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新大洲A实现营收15.42亿元,同比下降3.84%;归属净利润为-8.38亿元,同比下降4017%,净利润直接暴跌40倍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近10年以来,新大洲A的业绩首次出现亏损

实际上,业绩亏损早有预兆。在2018年半年报中,新大洲A已经多次强调“资金面较紧张”。



2018年前三季度,新大洲A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06亿元,同比下降227.32%。主要原因是食品产业子公司贸易预付款同比增长所致。

而新大洲A的食品产业也就是上文所说的牛肉进出口贸易,预付款导致的资金黑洞越来越大,终于成为压垮新大洲A的“最后一根稻草”。

频繁跨界,屡屡受挫


机车爱好者对“新大洲”这个名字应该并不陌生,新大洲A曾是国内摩托车行业龙头企业之一,1994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被外界誉为“摩托一哥”

最鼎盛时期,新大洲摩托车曾火遍大江南北,据说大街上五辆摩托车中就有一辆是新大洲生产的。



新大洲摩托车 图片来源:汽车维修保养网

但是,随着政策调整,加之电动车逐渐普及,摩托车市场遇冷,在保留原有摩托车主业的同时,新大洲A开始积极跨界,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数年间,新大洲A干过“煤炭”、开过“游艇”、玩过 “医疗”、搞过“物流”,直到遇见恒阳牛业,新大洲A开始“卖牛肉”



肉牛养殖 图片来源:搜狐


2016年上半年,尚衡冠通豪掷7亿元,成为新大洲A的第一大股东,尚衡冠通实控人陈阳友也顺理成章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控人。

插播一句,恒阳牛业实控人陈阳友曾是双汇发展(000895.SZ)的高管,后来从猪肉跨界牛肉,打出的旗号就是要做牛肉界的“双汇”



陈阳友 图片来源:新华网


最初,新大洲A公告称,后续陈阳友会将经营能力良好、拥有优质牛肉产业链的恒阳牛业,注入上市公司体系。

但是,成功入主新大洲A后,陈阳友就把当初的承诺抛诸脑后,资产注入进程一拖再拖,转而将恒阳牛业的牛肉进出口业务对接给新大洲A

此后,恒阳牛业接连收购澳大利亚和乌拉圭的肉制品加工企业,披着海外高端农业资产的光环,比国内农业资产更有卖点。

但是,谁能想到,看起来“高大上”的海外牛肉进出口贸易,新大洲A竟然也“卖亏”了。

业绩下滑,前路艰难


回顾发现,近年来,随着新大洲A一次次跨界转型,公司营收起起落落,但总体上仍然呈现上升趋势。



再看新大洲A的净利润,就是另一番景象了。公司净利润逐年递减,真的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新大洲A 沦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与新实控人陈阳友的一些列“折腾”直接相关。

首先是股权质押,成为新大洲A第一大股东还不到2个月,尚衡冠通就把上市公司股票全部质押给了湖北中经中小企业投资有限公司,用途为贷款



其次是违规担保,2019年1月,因涉嫌违规担保,尚衡冠通所持新大洲A的全部股份被轮候冻结



还有借款纠纷,2019年2月,因2018年8月一起1000万元的借款纠纷,新大洲A、陈阳友、恒阳牛业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值得一提的是,为全力发展牛肉业务,新大洲A在2017年出清摩托车业务,赌上全部身家押注牛肉产业,如今惨遭“打脸”,未来一片迷雾。

结语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15日,今年以来已有12家上市公司被ST,而去年同期仅有4家,今年是去年的3倍。

这些被ST的企业,近半涉及违规对外担保,而“ST”的帽子一旦戴上,往往难逃股价暴跌的厄运

例如,盈方微(000670.SZ)被ST后连续4个一字跌停;西藏发展(0007522.SZ)也是连续4个一字跌停;而秋林集团(600891.SH)更惨,连续5个一字跌停。

目前,ST大洲连续3个一字跌停,至于后续股价走势如何,只能看新大洲A的运气了。

另:长期坚持原创不容易,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在看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在看,以示鼓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