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北京肃亲王府踪迹

寻找北京肃亲王府踪迹

北京肃亲王府的位置

北京肃亲王府位置

顺治年间(1643—1661年)第一代肃亲王豪格(1609-1648年)在今天的北京正义路2号建立了自己的府邸,当时的肃亲王府位于东皇城脚下。旧时北京有一句老话:“礼王府的房,豫王府的墙,肃王府的银子用斗量。”可见肃亲王府财力雄厚,其府邸自然是不一般。

第一代肃亲王豪格

清朝共有12位“铁帽子王”,其中八位是在清朝开国之初立下战功的皇亲宗室,因为他们功勋卓著,所以封为亲王,并可“世袭罔替”。所谓“世袭罔替”的意思就是可以世袭无数次,不能废除。

肃亲王是清朝开国之初八大铁帽子王之一。第一代肃亲王豪格是清太宗皇太极(1592-1643年)的长子,崇德元年(1636年,崇德是皇太极年号)封肃亲王。后来,肃亲王豪格在与摄政王多尔衮(1612-1650年)的权力斗争中败下阵来,被削去爵位,死在监狱里。

从正义路看到肃王府内的古树

肃王府面对正义路的旁门

肃王府外正义路中央绿化带里的雕塑

顺治七年(1650年),多尔衮去世。第二年,顺治亲政,剥夺多尔衮封号,并掘其坟墓,为豪格平反昭雪,恢复爵位,封豪格为“显亲王”。乾隆四十三年(1778)改回肃亲王。肃亲王一共传了十代,共八位肃亲王、四位显亲王。

从1750年绘制的《乾隆京城全图》来看,位于皇城御河桥东的“显亲王府”,也就是肃亲王府,规模十分宏大。在王府的中轴线上,府门、银安殿、东西翼楼、神殿、后罩楼清晰可见。西侧花园部分假山树石林立,很是气派。

王府建筑遗存

1900年,庚子事变(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爆发。当年北京流传着“吃面不搁酱,炮打交民巷”的民谣, 说的就是这个历史事件。那年,义和团攻入东交民巷,紧挨着使馆区的肃亲王府跟着遭了殃,整个肃亲王府被战火烧得只剩下一片瓦砾,只剩下花园的部分亭榭假山。

1900年毁于战火的肃亲王府

1900年毁于战火的肃亲王府

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后,肃亲王府圈入使馆界,成了日本使馆和兵营。日本人在肃亲王府中修建了大量西洋风格的建筑,这些建筑分为南北两部分,南部为使馆区,北部为兵营,正门就开在正义路。

肃亲王府成了日本使馆和兵营

日本人修建的使馆正门

日寇占领肃亲王府的情形一直持续到1949年。那一年北平解放,浩浩荡荡的人民解放军开进北京城,荡涤东交民巷,洗去耻辱,这座被日本使馆占用近半世纪的清代肃亲王府,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手中。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直至2019年1月11日,正义路2号的肃亲王府一直是北京市政府的驻地。

肃亲王府一直是北京市政府的驻地

再说说豪格死后的事。豪格死后葬于朝阳区广渠门外架松村,即现在的北京朝阳区劲松。今天的朝阳区劲松第三小学应当就是肃亲王豪格墓的位置,但已无地表建筑,只能看到几棵古槐。

架松自清代建立以来就是铁帽子王肃亲王的园寝坟茔,共有四代五位王爷葬在这里,最有名的就是第一代肃亲王豪格和创立了中国警察制度的末代肃亲王善耆(1866-1922年,其第十四女为日本间谍川岛芳子)。目前,善耆墓也早不见踪影,整个肃亲王家族坟茔只剩下些许的地表建筑遗存。

末代肃亲王善耆

善耆的第十四女、日本间谍川岛芳子

据有关资料记载,早年的广渠门外的架松是北京的一处名胜。民国时期,这里古松绵延十里。肃亲王墓前有六棵巨大的松树,树干几人合抱,枝干纵横曲折,如龙蛇翻舞。枝上遮云蔽日,枝下压得游人抬不起头,底垂的松枝以朱漆木柱托架,所以得名架松。

劲松肃亲王陵古建筑遗存

劲松肃亲王陵古建筑遗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