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轰鸣】成为特种兵还得受这门子洋罪?游骑兵学校的苦旅

【战甲轰鸣】成为特种兵还得受这门子洋罪?游骑兵学校的苦旅

加入特种部队的人通常有两种。第一种是希望成为最优秀的人,渴望自我超越。第二种是觉得加入特战部队很酷,以后就成为“超人”了。如果你是第一种人,游骑兵学校可以帮你进一步实现自我超越。如果你是第二种人,游骑兵学校会让你思考,选择这份职业的意义与价值。



陆军游骑兵学校是美军首屈一指的小部队战术与领导力学校,也是臭名昭著的魔鬼课程,训练强度与难度超越人体极限,能与各特种部队的选拔训练课程相媲美。所以经常会有人拿陆军游骑兵学校和绿色贝雷帽的SFQC、海豹突击队的BUD/S相比较。那么特战队员们对于游骑兵学校是什么态度呢?

必要的进修?多余的炼狱?



根据游骑兵学校2017年的报告,当年的学员主要来自第75游骑兵团,占51.3%,其次是刚从步兵基本军官领导课程里毕业的年轻中尉,占36.1%。剩下的学员主要来自陆军各常规部队。来自陆军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的学员非常少。

游骑兵学校里来自第75游骑兵团的官兵最多,是最自然不过的。可以说他们必须要去,因为他们是“游骑兵”。能否从游骑兵学校毕业,对于他们而言,事关自己在75团的生存。第75游骑兵团是陆军中唯一需要官兵拥有游骑兵资格的部队。如果你没能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你就不能在75团担任领导职务(技术或者参谋人员存在例外)。此外,如果你在两年内无法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你会被踢出这个部队。

每个部队都有自己的游骑兵准备课程,帮助学员适应游骑兵学校的环境,提高他们的毕业率。第75游骑兵团也不例外。大多数部队不会给自己的游骑兵学员太多上准备课程的机会,如果你一两次没法从准备课程里毕业,那就基本没有机会了。但是第75游骑兵团特别重视自己的兵能不能拥有游骑兵资格,他们的官兵拥有无限的机会,参加75团的游骑兵学校预科课程,直到达到可以入学的标准。

在游骑兵学校,如果你没有达到毕业标准,但是又没有主动退出,没有犯重大错误,不致于淘汰,你就可以在下一个班重修。在大多数部队,如果他们的官兵在第二次重修都没能毕业,那么他们就要回原部队了。因为这些部队不允许出现长期的人力空缺。但是第75游骑兵团是没有这种限制的,这个部队是陆军唯一一个允许你在游骑兵学校不断重修的部队。只要你没有犯道德或原则错误,没有产生重大医疗问题,你可以继续呆在游骑兵学校。但是,如果你主动要求退出,你以后在第75游骑兵团也呆不下去了,他们不会容忍主动放弃的人。也就是说,如果游骑兵学校的指挥官允许,来自75团的学员可以无限制的重修。所以出现了非常神奇的事情,一些来自75团的学员在游骑兵学校煎熬了一年多,直到毕业才解脱。

第75游骑兵团不断参与直接行动任务,这些官兵经历了RASP,在部队里不断竞争以维持高标准。而第75游骑兵团与游骑兵学校的体能标准是相同的,所有的领导者几乎都有游骑兵资格,会给即将入学的学员提供有用指导,所以75团的学员在游骑兵学校具备知识与体能优势,更容易毕业。

第75游骑兵团有独特的官兵培养计划,他们的选拔训练课程(RASP)中,关于小部队战术和领导能力的内容很少,前四周是体能训练和选拔,后四周是培养特种作战突击手。年轻的游骑兵们往往体能优异,坚韧不拔,射击、爆破等方面训练极为有素,但就是缺乏领导力和战术思维。所以他们一定要去游骑兵学校提高自己。



(来自第75游骑兵团的士兵顺利从游骑兵学校毕业)

也就是说,游骑兵学校最契合第75游骑兵团的需求,他们参加游骑兵学校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在其他特种作战部队,事情并非如此。

对于陆军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陆战队突击队和侦察兵来说,他们中很多人并不想去游骑兵学校,也不喜欢游骑兵学校。按说专业很对口,为啥不去呢?

由于任务属性的关系,其他特种作战部队的资格训练要比第75游骑兵团长的多,一般是1-2年,训练强度相当于RASP+游骑兵学校。他们的训练科目已经包含了小部队战术和领导力,再去游骑兵学校似乎是浪费资源和时间。常年高强度的反恐战争,让各特战部队部署间隙的训练时间非常宝贵,他们倾向于派自己的官兵学习更能带来直接受益的课程,比如狙击手、JTAC或者登山。



此外,特种作战队员们号称“来自地狱的勇士”,因为他们都经过可怕的资格课程,那是种一辈子不想感受第二次的折磨。而游骑兵学校实在是太苦了,有多苦呢?

入学的时候经历高水平的体能测试,还有各种各样高要求的技战术测试,要通过臭名昭著的综合障碍(“猎人障碍”的原型)。之后连续几天强打精神学战术,不能睡觉也不敢睡觉。不能是因为不学你就不会打仗,不敢是因为教官在盯着你。之后你就被拉出去实训和演习,每天晚上就睡3、4个小时,一天就吃两顿MRE。然后你身上背着两百磅的装备,在北美大陆最严酷、恶劣的地形和气候环境下连续作战几个月,忍着酷暑或者严寒,执行高压力的敌后任务。如果任务执行不好,教官会飙脏话骂得自己狗血淋头,战友也会给脸色。因为实在缺乏睡眠,学员们在走路的时候都能睡得着。有时候整个排在行军的时候都得用绳子绑到一块,因为不这样做,就没办法保持队形,总会有人掉队。


前绿色贝雷帽余靖回忆,有天早上,在连续几天每晚只睡4个小时后,天刚破晓,教官就叫他们学员起床集合。他们在战术坑边上站好,这属于一种低姿势障碍,就是非常长的坑,里面注满水,上面是铁丝网。学员们必须快速从铁丝网下爬完全程。但是当时是冬天,天气很冷,坑里面都结了冰。于是教官直接对着铁丝网障碍撒尿,命令他们爬完障碍。最后学员们忍着刺骨的寒冷爬完障碍,身上已经毫无知觉。之后他们回营房洗冷水澡,居然洗得热气腾腾……



每个从游骑兵学校毕业的学员,至少会掉30磅的体重,毫无疑问这种非人的训练会减少几年寿命。很多人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以后的那个月,不是睡就是吃,吃的同时还不停的看食品包装上的热量表,疯疯癫癫的。一些人哪怕毕业很多年了,也梦见游骑兵学校,突然被惊醒,还以为自己在巡逻,想着怎么给敌人来一下子。这是一辈子的噩梦。

特别苦还不说,还危险。经常因为训练强度太大死人,训练事故时有发生。1995年就有4名学员因为低温症和溺水死亡。


就像余靖说的那样:“游骑兵学校真他妈的很硬很硬,是很快鉴别出男孩和男人的地方!”

所以,对于第三梯队的特战队员而言,能不能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不重要。关键是他们已经下了一次地狱,实在不想再下一次地狱。毕竟正常人是不愿意随便跟自己过不去的。

但是偏偏有人拼命往火坑里跳,而在绿色贝雷帽、海豹突击队、陆战队突击队和侦察兵里面都有,他们是怎么回事呢?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了。

绿色贝雷帽

很多绿色贝雷帽在加入特种部队之前,就已经获得了游骑兵资格。根据绿色贝雷帽老兵的说法,每个A级作战分遣队里面有1/3是游骑兵资格,其中一些人还曾经在第75游骑兵团服役过。

实际上,绿色贝雷帽们经历过特种部队资格课程(SFQC),上过战场,早就证明自己可以在高压下作战,处理复杂的任务。所以有的绿色贝雷帽会认为游骑兵学校完全就是小菜一碟,没必要去,但这只属于极少数人。

多数的绿色贝雷帽非常谦虚,渴望学习,他们会去任何可以学到新东西的学校。有的人觉得为啥不去呢?如果获得了游骑兵资格,大家会更加尊重你,甚至可能获得更多的机会,有利于晋升。不过特战这一行非常忙,训练的时间非常紧张,总是有比游骑兵学校更紧迫重要的训练。即使你想去,也未必有这个时间。

比如2018年12月,陆军特种部队武器士官,第1特种大队的主任军士长乔尔·阿尔瓦雷斯以42岁高龄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他比普通学员的年龄大20岁,是那一届里面仅有的一次通过三个训练阶段的两个学员之一。


(右边是毕业仪式上的主任军士长乔尔·阿尔瓦雷斯)

他一直想去游骑兵学校,从他20年前加入特种部队的时候就有这个念头。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件事居然拖了这么久。现在他已经42岁了,在特种部队里德高望重,没有人会因为他没有游骑兵资格而刁难他。但是他觉得完成游骑兵课程符合特种部队的精神,他志愿这么做。如果这件事还要再等5年,他还是会去做。

阿尔瓦雷斯是特种部队潜水员,所以游骑兵课程对他体能上没有太大的挑战,能挺过那些艰难时刻。由于工作属性,一天只有4个小时的良好睡眠,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他自己是老特战队员了,心理素质极佳,恐怖的教官对他构不成威胁。他觉得最困难的地方在精神上,因为他作为高级士官,有15年没有带过班、排级的部队了。阿尔瓦雷斯在游骑兵课程中表现特别出色,是这个班的荣誉毕业生。


(UFC运动员,绿色贝雷帽提姆·肯尼迪也是在加入特种部队后进入游骑兵学校)


(2007年,游骑兵学校毕业仪式上的提姆·肯尼迪。当时他在第7特种大队CIF连服役,上级在战场部署结束后,认为他在一些方面存在问题,把他送进了游骑兵学校。肯尼迪在学校表现非常优秀,三个训练阶段一次通过)

绿色贝雷帽们普遍认为,游骑兵课程和SFQC都属于魔鬼课程。但是SFQC更难,因为绿色贝雷帽会综合考察学员的体能、智商、情商和意志,学员们在选拔的时候体能消耗非常大,经常有人体力不支死去,所以一天要吃五六顿饭。而游骑兵课程更痛苦,因为每天都吃不饱,每天都会挨饿,不是忍受酷暑就是受冻。

但是参加游骑兵课程的绿色贝雷帽们都非常优秀,毕业率要比其他部队高的多。根据游骑兵学校2016年的报告,当年游骑兵学校总的毕业率只有36.8%。但是来自陆军特种部队的官兵毕业率高达57.9%,甚至比来自第75游骑兵团的官兵56.7%的毕业率还高,为当时参训各部队之首。


海豹突击队

海豹突击队对于游骑兵的感情,并不像绿色贝雷帽那样亲近。所以会有一些海豹突击队员去游骑兵学校,但并不像绿色贝雷帽那么多。而且正如上文中一再重复的那样,反恐战争后大家时间都很紧张,现在去游骑兵学校的变得更少。

但是有个特例,在反恐战争进行到最紧张的时候,有个海豹突击队员出现在了游骑兵学校,他甚至是被自己的部队主动送过来的,这是怎么回事呢?


(杰森·雷德曼)

2005年9月,一支海豹部队在阿富汗山区围剿恐怖分子,战斗异常紧张激烈。杰森·雷德曼少尉带着自己的小组,在山谷上掩护谷底搜缴的战友。他听到下面的战友报告需要支援,于是放弃了自己的阵地,在未经上级批准的情况下,擅自进入山谷支援战友。但他这样做自己的位置无法被我军确定,也就不能呼叫火力支援,差点害死了战友。整个部队对他的莽撞行为感到极度失望。

雷德曼平时就喜欢喝酒、打架,经常顶撞上级。脾气还特别坏,有一回获得嘉奖,在仪式上居然暴走,扔下奖章走人了。而在之前,他所在单位因为做错了事,有两个月没有得到任务。他有一次在营区的食堂吃饭,遇到了管理战区特种作战部队的将军,直接过去与他交谈,表达自己部队存在的不满情绪。当时他的顶头上司得知后大为惊讶,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件事之后,身边的战友一致认为这个人很自私,傲慢、暴躁又不想和他人合作,就是一混蛋。而雷德曼的上级认为,他在领导力方面存在重大问题。人们不需要疯狂的领导,作为指挥官应该情绪稳定,因为部下的生命依赖于自己的觉得。这个人多次对抗上级,擅自行动,已经不再适合担任指挥员,甚至不再适合在海豹突击队服役。

于是杰森·雷德曼被上级告知要重新考虑他的职业生涯,但是做出决定之前,给他一次机会。雷德曼被命令去游骑兵学校学习,回来以后上级再发落他。杰森·雷德曼大为惊讶,游骑兵学校是拔阶受训,这几乎就是要他再过一次BUD/S,明摆着是在惩罚他。他情绪非常低落,无奈的去游骑兵学校报道。

游骑兵学校对待海豹突击队员并不宽容,甚至可以说区别对待。教官们会有意为难海豹突击队员,用语言侮辱他们。

游骑兵学校对雷德曼来说极具挑战性,压力极大。比如要背着60磅的的背包,在规定时间内完成14英里(22.5公里)的负重行军,这非常可怕,他是拼命咬牙通过的。而游骑兵学校的地面导航测试,是要至少找到六目标点中的五个。雷德曼对这个测试简直不屑一顾,他已经在海豹突击队干了十几年了,甚至给海豹新兵教了两年的地面导航,觉得这个对他毫无难度。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海豹突击队用的席尔瓦指北针,而在游骑兵学校,用的却是透镜式指北针。他之前从未接触过这种指北针,根本不会用,结果只找到了四个点,测试不合格。他败在了自己最骄傲的技术上,游骑兵教官们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们海军不会地面导航”。


雷德曼受不了这种羞辱,当场决定退出。但是他去办公室的时候,游骑兵学校的军官劝他想清楚。雷德曼的老上级给他打来电话说:“你也知道志愿放弃以后,海豹突击队也容不下你了。那你真的想以这种方式结束你的事业?你的命运掌握在的手中,如果你能给战友更多尊敬,如果你的行为值得尊敬,你就会赢得战友的尊敬”。他最终决定回到训练班,完成训练。证明自己具备领导力。

接下来,雷德曼在游骑兵学校的表现非常认真努力。他学到了领导力,每个阶段都得到了高分,对自己有新的认识。游骑兵教官认为他身体强壮,在两栖科目表现出色。

而最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他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在一次训练中,教官告诉他:

“你不用强调你为何出现在此,以及你曾经犯的错误。通过你最后的汇报,我已经非常明白了。你觉得,你能在这里,只是因为你的领导人物你总是我行我素吗?我敢打赌,回顾一下你的履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你都是最完美的、最优秀的。偶尔,你会做一些反常、意外的事情,这是你的领导由于你是否值得信任的关键问题。在95%的时间,你都是突出的、卓越的,这是委你重任的原因。在5%的时间你会陷入困境。总之,我敢打赌,这是你来这里的真正原因。如果你能学会控制你那5%的疯狂时间,我敢肯定,你会成为凤毛麟角般的指挥员。”


毫不夸张的说,游骑兵学校是雷德曼职业生涯的转折点。回到部队后,他重新获得战友的信任,成为了优秀的指挥员,并多次获得嘉奖。

实际上,参加过游骑兵学校的海豹们普遍认为,这些训练给他们带来很大帮助。因为海豹突击队不是步兵,他们普遍缺乏步兵战术训练。而游骑兵教官是步兵技战术专家,在这里,他们学到的战术与领导力知识,比在BUD/S和候补军官学校学到的更多,他们还学会了如何与陆军合作。还有海豹突击队员认为,游骑兵学校类似一个加长版的缺乏食物的地狱周。海豹突击队员非常骄傲,但是他们也不会轻视游骑兵学校。


(电影《勇者行动》中扮演队长的罗克·丹佛,他其实就是一名海豹突击队军官,他也 是游骑兵学校的毕业生)


(罗克·丹佛对游骑兵学校评价很高,他毕业以后迷彩服左臂一直戴着游骑兵资格章)

海军陆战队突击队和侦察兵

海军陆战队侦察兵实际上属于陆战队步兵的一种,在编制表里,每个侦察组里都应有人具备游骑兵资格。因为侦察营的任务是为步兵营提供袭击前侦察,所以需要去游骑兵学校学习步兵袭击技战术。

游骑兵教官很重视这些陆战队侦察兵学员,一般会希望他们表现的更好,陆战队侦察兵们也确实在体能和两栖科目表现出色。



陆战队侦察兵们认为,在游骑兵学校学不到多么高级酷炫的东西,这里的武器与技能并不比基本侦察课程先进。但是他们在基本侦察课程学到的技能,在游骑兵学校得到了运用,这是个很好的实践平台。所以,游骑兵学校是种很棒的经历,训练非常出色,会让侦察兵更加精通袭击、伏击战术,还有领导能力。侦察兵们会把学到的东西带回部队,这些毕业生非常自豪。不是每个陆战队侦察兵都有机会参加,而且游骑兵学校无疑是个很艰难的课程。

而在海军陆战队突击队成立以后,陆战队特战队员也出现在了游骑兵学校。比如2007年,海军陆战队特战司令部(MARSOC)的迈克尔·G·吕伯格从游骑兵课程毕业。当时他是那一届训练班里面唯一一个陆战队员。他认为游骑兵学校最难的部分是负重行军和睡眠不足,无法感受到自己的表现好坏。因为自己的特战队员身份,吕伯格不负众望,最终成为游骑兵学校的荣誉毕业生。



总结

总的来说,特战队员们多数非常尊敬游骑兵学校,他们也确实可以在那里学到东西,会让自己更加老练成熟。

加入特种部队的人通常有两种。第一种是希望成为最优秀的人,渴望自我超越。第二种是觉得加入特战部队很酷,以后就成为“超人”了。如果你是第一种人,游骑兵学校可以帮你进一步实现自我超越。如果你是第二种人,游骑兵学校会让你思考,选择这份职业的意义与价值。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