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欲投资中国造车新势力,去年净利润腰斩,拟全球裁员4800人

日产欲投资中国造车新势力,去年净利润腰斩,拟全球裁员4800人

文|AI财经社 李依蔓

编|张硕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近年来在中国市场发展不利的日产汽车,为了啃下这块巨大的蛋糕又出新招。

据彭博社近日报道,日产汽车计划投资一家中国造车新势力,收购其25%的股份,威马汽车、合众新能源和车和家是潜在目标。

随着威马、蔚来、小鹏等新造车企业跨入量产交付阶段,大众、奔驰、宝马等老牌汽车制造商纷纷加快在中国新能源市场的布局和投入,再加上特斯拉的虎视眈眈,潜力巨大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目前在中国市场并不占优势的日产汽车,不得不寻找新的突破口。

不过,此举能否让销量下滑、利润腰斩又遭遇内部斗争危机的日产汽车重拾辉煌,仍是个未知数。

不过,据彭博社报道,过去两年来,中国注册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增加了两倍多,达到480多家。但许多行业观察人士预计,随着电动车热潮导致制造商产能过剩,只有小部分造车新势力能活下来。

图片来源:彭博社

瞄准中国新能源市场

据彭博社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日产汽车正秘密考虑投资一家中国电动汽车初创企业,以便在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占据更大的份额,并帮助日产更好地吸引中国消费者。

日产汽车这一项目的代号为“Hermes”,目前潜在目标已经缩小到了威马汽车、合众新能源、车和家三家造车新势力,日产的技术专家正在对这三家公司进行尽职调查,评估潜在目标的价值,希望购买其中一家25%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被日产视为潜在收购目标的3家造车新势力,目前都已经或即将进入量产交付阶段。

其中,合众新能源于2017年获得了生产资质,去年在硅谷开设了自主研发中心,推出了一款跨界SUV Neta N01,计划今年年底前开始交付第二款量产车。上个月,合众新能源宣布获得了30亿元B轮融资,融资总额达到70亿元。

由李想创办的车和家首款增程式SUV“理想 ONE”,上个月开始接受预订。总部位于上海的威马汽车去年推出了纯电动SUV EX5,并计划在未来几年推出更多电动汽车。这家由吉利前高管沈晖执掌的公司目前已筹集数十亿美元资金,还计划与百度合作建设自动驾驶中心,致力于成为首家实现盈利的造车新势力。

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传统汽车品牌大多已与实力雄厚的跨国车企推出合资品牌,相比之下,造车新势力大多处于发展初期阶段,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和来自传统车企的技术支持。

知情人士向彭博社表示,日产希望在潜在收购目标变得过于庞大和昂贵之前尽快采取行动,还将刻意回避与日产自己的新能源产品重合的厂商。在日产看来,中国初创企业比老牌汽车制造商更灵活,更适合颠覆这个行业。

对于投资传闻,日产发言人和三家中国造车新势力均拒绝置评,但日产这一计划并不令人意外。

早在去年11月锒铛入狱的卡洛斯·戈恩担任日产董事长期间,该公司就确定了加速推进电动化的计划。彭博社最近获得了戈恩与日产CEO西川广人的往来邮件,后者在邮件中提出,可以通过收购中国电动车企业或互联网企业来占领中国市场。

去年,日产推出了专门面向中国市场的电动车轩逸纯电(Sylphy Zero Emission),使用了日产有史以来最畅销电动车Leaf的动力系统。日产旗下高端品牌英菲尼迪首款电动车将在中国生产,大约3年后正式上市,这款产品是英菲尼迪电气化长期战略的一部分。按照规划,从2021年起,英菲尼迪推出的每一款车型都将是纯电动或“e-Power”混合动力车。英菲尼迪董事长克里斯汀·慕克(Christian Meunier)曾在声明中表示,中国是全球电动汽车增长潜力最大的国家,特别是在高端市场。

图片来源:彭博社

此外,有分析师认为,日产收购造车新势力,也是为了缓解在中国市场遇到的“双积分”压力。近期公布的2018年新能源积分排行榜显示,日产在中国的合资伙伴东风汽车以-26万分的成绩位列倒数第二。

2018财年利润腰斩

日产汽车向中国造车新势力伸出橄榄枝之际,正值这家老牌日系车企的多事之秋,面临一系列麻烦。

日产汽车近日公布的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在截至3月31日的2018财年,日产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2%至11.57亿日元,营业利润同比下降44.6%至3182亿日元,净利润3191亿日元,相当于人民币200亿元,同比下滑57.3%。

过去一年中,日产全球销量下滑4.4%至552万辆。今年,日产汽车将2019财年利润预期同比下调45%。

由于美国和中国市场销售放缓和车型老化,日产创下近11年来最疲弱的年度业绩。日本SBI Securities分析师远藤浩二(Koji Endo)甚至评论称,这感觉像是日产重回“前戈恩时代”。

在新能源汽车方面,EV Sales公布的数据显示,日产汽车去年以9.7万辆的成绩位居全球新能源乘用车销量第五名,前四名分别是特斯拉、比亚迪、北汽新能源和宝马。今年3月,日产在全球新能源乘用车销量榜中滑落到第六名,上汽集团跃居第三位。

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日产汽车2014年至今仅推出了合资品牌启辰晨风和纯电动版日产轩逸两款电动汽车产品,且销量表现并不突出。

相比之下,得益于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连续6年较快增长,2018财年丰田全球销量同比增长1.6%至1060.3万辆,连续两年创新高,全年营收突破30万亿日元,营业利润超过2.46万亿日元,相当于人民币1546亿元。

西川广人表示,日产汽车此前就预计2018年和2019年营收将会触底,但在未来几年会扭转这一趋势,“现在是采取大胆行动的时候了”。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按照西川广人的计划,日产到2022年的营业利润率目标将从8%下调至6%,营收目标从16.5万亿日元下调至14.5万亿日元。

为了降本增效,日产将在全球范围t内裁员4800人,以节约300亿日元成本。日产还将投放全部主力车型的新款,把全球销量中的电动车占比提升至30%,并通过削减销售成本和减少降价促销,将该公司在美国的利润率在目前1%到2%的基础上,提高5个百分点。

此外,今年3月,中国汽车市场长期低迷之际,日产汽车将未来在华销售目标下调了约8%。东风日产表示,将重新审视中期目标,并可能根据市场状况做出调整。

此前,戈恩曾批准一项投资计划,承诺未来5年在中国投资90亿美元,到2022年推出20款电动汽车。但知情人士向彭博社透露,西川广人将启动一项将盈利置于销量增长之前的计划,可能在2020年之前暂停在中国推出全新车型。

西川广人认为,戈恩时代以利润换销量的激进做法犯了“战略错误”。接下来,他将不再把追求市场份额放在首位,而是专心调整公司方向,专注于利润的提升。

西川广人压力陡增

面对近11年来最惨淡的业绩,5月14日,日产CEO西川广人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该公司“已经触底”。不过,他将矛头指向了戈恩,称“我们面临的大多数问题都是前任领导人留下的负面影响”。

西川广人认为,戈恩此前不顾一切地追求扩大市场占有率,花费大量资金在新兴市场投资工厂和子品牌Datsun,忽视了在美国等关键市场投放新产品。此外,去年11月戈恩因财务方面的罪名被捕后,公司销售受到影响。

上世纪90年代末,当时被视为“救世主”的戈恩以雷霆手段,拯救了徘徊在破产边缘多年的日产汽车,并将日产、雷诺和三菱联盟发展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联盟,但其管理风格也颇受诟病。

图片来源:《财富》杂志

目前,第二次被保释的戈恩正在为今年年末或明年将举行的审判做准备,并将参与5月23日举行的审前听证会。戈恩始终坚称自己清白,并指控自己被捕是日产内部“阴谋”所致。

就在不久前的5月13日,戈恩的辩护律师平坂俊一郎(Junichiro Hironaka)在接受日本朝日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戈恩没有收过日产汽车通过阿曼的商业伙伴向其个人账户支付的任何款项。

戈恩下台后,他一手建立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也面临解体危机。对联盟利润贡献更大的日产汽车认为,日产并未被视为与雷诺平等的合作伙伴,雷诺对日产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说法称,雷诺希望与日产共同成立一家新的联合控股公司,双方提名相同数量的董事,“使两家公司处于平等地位”。但西川广人否认将与雷诺全面合并,并认为眼下最重要的是复苏业务,而非讨论合并。

今年1月接替戈恩出任雷诺董事长的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认为,日产CEO西川广人阻碍了雷诺进一步与日产全面合并的进展。知情人士透露,雷诺正秘密推动日产领导层换人,作为双方进一步合并谈判的前奏。

在这种情况下,日产汽车每况愈下的业绩,无疑让西川广人压力陡增。5月14日,一位日产高层告诉路透社:“雷诺将继续以业绩为动力推动与日产的合并谈判,他们今天已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