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女首富周晓光跌落神坛:道歉14次仍无法弥补225亿的债务危机

浙江女首富周晓光跌落神坛:道歉14次仍无法弥补225亿的债务危机

“新光集团会尽最大的努力,足额偿还对上市公司的债务”。

4月26日上午,ST新光董事长周晓光、总裁虞云新、独立董事黄筱调、董秘杨畅生、财务总监胡华龙、监事张云先悉等6名新光高管通过网络召开投资人道歉会,从这次道歉会中不难发现,仅6个人就说了14次“深表歉意”。

提到周晓光的名字,“传奇女企业家”、“浙江女首富”都成为不可撕掉的标签,而如今,这些标签已经贴不牢了,取而代之的是“负债”的补丁。周晓光一手创办起了新光集团,然而在不到三年的时间中,她的人生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不禁令人唏嘘。

自2016年4月新光集团通过借壳实现房地产板块上市以来,似乎就注定了新光的“不凡”命运。

1

“公司发生违规事项,本人作为董事长深表歉意!本人将尽最大努力担当,尽最大努力有所作为。”

4月22日,深交所深夜发文称,对ST新光及其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对ST新光实际控制人之一、董事长周晓光,实际控制人之一、董事兼总经理虞云新,财务总监胡华龙,监事、全资子公司浙江万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兼财务总监张云先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不仅如此,由于公司负债累累无法偿还,周晓光自己也被法院列为了“老赖”。同时,新光集团还面临着多起诉讼和仲裁案件。

周晓光的致歉似乎并没有得到广大投资者的理解,在4月26日的致歉会上,就有投资者直接对周晓光的回应提出了质疑。

“作为企业发展的关键时期,周董对企业长期发展的大致思路是怎样的。是立足基业,再谋发展,还是紧跟时代,突破创新。我想这肯定不是一句我们一直在努力能解决的。”

面对质疑,周晓光只说了句,“感谢您对公司的关注,公司发生违规事项,本人作为董事长深表歉意!谢谢!”

想必这位曾经的“饰品女王”内心也是百感交集的,令周董欣慰的是,仍有部分投资人看好周晓光夫妇未来的前景,“我们看好周董事长,毕竟你是传奇。”在不少网民眼中,周晓光依旧是个了不起的企业家。

当然,周晓光也不是毫无作为的,新光危机爆发后,为了缓解资金压力,2018年9月新光曾打算转让所持有的新天国际77.78%股权,预计获取现金流入约 65 亿元,但这笔交易一直无人问津。

直到今年4月3日,持有ST新光62.05%股权的新光集团终于支撑不住,向地方法院申请了重整,这也就意味着破产重整可能导致上市公司易主。

从“摆地摊白手起家”到“浙江女首富”,再到如今的新光危机,周晓光的“财富神话”或许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

2

繁华未至时的周晓光的确堪称是“女性的楷模”,刺绣帮她“刺”出一条新路。

周晓光的家庭并不富裕,她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5个妹妹和1个弟弟。家里的重担和隐忍自然落在了她的身上,17岁的她每天吃梅干菜,靠赚工分生活,每月的工资也只有18元,连自己都养不活。

于是,她到处学习绣花样技巧,找母亲要了20元钱做本金,踏上了去东北打拼的征程,在这次不到40天的“闯东北”路途上,周晓光一共赚到了380元。这在当时可算是一笔“巨资”,当她把钱交给父母时,周晓光至今难忘他们的笑容。这也为周晓光后来的发家埋下了种子。

在摆地摊的时光里,周晓光遇见了自己的丈夫虞云新,两人都是刺绣同行,话语投机很快便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的他们渴望一个更加稳定的生活,于是两人决定用2万元的积蓄,在义务购置了小摊位。当时,周晓光凭借女人的敏感度,看到东北女子喜欢戴花花绿绿的头饰,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于是夫妻二人转行卖饰品,一个到广东进货,一个则在义乌卖货。新光集团的雏形便在此时开始孕育。

1995年,周晓光投资700万元建起了自己的饰品加工厂,并从夫妻俩的名字中各取一字命名为新光饰品有限公司,从此她便走向了“饰品女王”的道路。新光饰品不仅在国内受欢迎,2000年5月,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的国际珠宝饰品展上,更是吸引了50多个国家的70多家客户,开启了海外市场的新光饰品,已然成为大型跨国公司。

人的欲望总是跟随成功而不断增长的,2004年,夫妻两人发现了积累财富的迅速方法,就是多元化经营。在之后的十多年中,周晓光就像是开了挂,“一发不可收”,新光集团很快发展成一家集实业、地产、投资、商贸等多元业务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旗下拥有了21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近百家参股公司,总资产达800多亿元。

物忌全胜,人忌全盛,蒸蒸日上的新光集团,仅上市三年时间就爆发了债务危机,不少经济人士都将其归结为运营不当,扩张的道路过快,从而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

繁华落尽的周晓光要面临的考验远不止如此。

3

实际上,新光集团的债务危机早已埋下隐患,去年9月开始更是爆发,逐渐失控。

2018年9月25日,新光控股集团曾发出公告称其未能按期兑付债券。根据公告披露,此次违约债券共有两只,包括总额20亿元,票面利率6.5%的债券“15新光01”和金额为10亿元的短期融资券“17新光控股CP001”,涉及金额本息总计约30亿元。这也便坐实了此前新光集团陷入流动性危机的传言。

更令人惊讶的是,2018年的危机远没有短短结束,而是越烧越旺,将火苗烧向了2019年。根据债券受托管理人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的统计,直到今年的3月22日,新光集团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未能清偿的金融机构债务余额已经超过了122亿元;未能清偿到期债券的余额则为103.1亿元,如今一个多月已经过去,恐怕数字会比预想的更多。


2018年3月,周晓光还在“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排第26名,成为浙江女首富,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新光集团又何以落得如此境地呢?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新光集团的今天早在2011年开始便埋下了隐患。

自2011年起,发行债券就成了周晓光的“习惯动作”,其中很多债券都是为了“偿还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贷款、补充流动资金”,也就是借新还旧。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新光集团在2015年的总负债是215.37亿元,2016年总负债是399.55亿元,2017年总负债更是达到448.67亿元。

借钱还债就像是滚雪球,只会越来越多,但靠着借壳上市,公司加速扩张,表面的虚假繁荣让周晓光忽视了危机的严重性,她也许把母亲“有计划不盲目,看准机会勇敢上”的忠告忘在了脑后。

曾经火爆荧屏由张译、殷桃主演的《鸡毛飞上天》便是以周晓光为原型的,剧中有一句经典台词:“鸡毛很轻,但只要有点儿风,他就能飞上天。”周晓光的发家的确可以用“鸡毛飞上天”来形容,可或许她也应该明白“做人不要心存侥幸,否则鸡毛也别想飞上天。

剧中的骆玉珠和陈江河把产业交给了自己的下一代,过着人人羡慕的清闲日子,而剧外的周晓光却让自己深陷“泥潭”,她能否续写剧中的辉煌,还是鸡毛散落繁华难见?或许这位传奇女性的心中早有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