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原油找到了不少新买家,生产商却很发愁:欧佩克千万别解散!

美国原油找到了不少新买家,生产商却很发愁:欧佩克千万别解散!

中国进口大降八成之后,美国原油出口反倒增多,这真的值得高兴吗?

在中国减少购买量之后,美国原油找到了不少新买家。

根据外媒汇编的统计局数据,从去年10月至今年3月,美国向38个国家出口了4.702亿桶原油,在此期间,出口中国的数量下降了近80%,而此前六个月的买家只有31个,出口量为3.593亿桶。也就是说,少了中国这个大市场之后,美国原油出口量反而增加,而且出口目的地也更广泛。

美国的出口是多了,但它国内的生产商未必高兴得起来。如今美国原油的价格比国际基准布伦特原油低了近10美元,差距为去年10月以来最大。分析师称,这种差距可能要维持较长时间。等到美国的新油管上线时,美国生产商可能会更受伤,因为到时他们将不得不大幅折价出售库存。

那些已经唱响美国“能源独立”之歌的乐观派也应该谨慎。美国原油在国际上的地位全由页岩油推动,而页岩油的“发动机”就是二叠纪盆地。但这里无法供应炼油厂所需的重质油,也没有沙特2600亿桶那样的储备规模。如果不是沙特领导的减产联盟在2016年将油价从20美元的谷底解救出来,更不会有页岩油的繁荣,因为它的生产要依赖较高的油价。

二叠纪盆地是一个石油资源丰富的沉寂盆地,面积相当于整个英国,目前的产量超过400万桶/日。除了沙特和伊拉克外,还没有哪个欧佩克成员国有如此大的产量。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表示,这一巨大的页岩盆地能够成为美国石油业的支柱,推动美国原油产出在明年达到1300万桶/日,而沙特在实行减产之前的产量也仅为1100万桶/日。也正因美国页岩油产量丰富,为国际油市带来强大支撑,四月石油市场在面对委内瑞拉动乱、伊朗限制即将来袭和利比亚冲突等事件时,才能保持相对平静。

能源部前幕僚长Joe McMonigle表示,如果没有美国页岩油,那么油价很有可能超过90美元/桶,甚至达到100美元/桶。页岩油革命也让美国政府有底气封锁伊朗原油出口。去年11月初,特朗普发推表示“制裁将至”,恰恰体现了这样的底气。

然而,国际市场走势并非一个人就能操控,其背后还有复杂的势力制衡,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还要在推特上要求欧佩克增产来降低油价。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研究员Jason Bordoff说:“尽管美国有页岩油革命,但是特朗普也不得不在推特上敦促沙特增产,这就表明当前的石油市场仍然紧密相连,欧佩克的产量决议对我们的影响也依然很大。”

二战后的那段时间,情况还没那么复杂,那时的油价还不超过2美元/桶。1973年,阿拉伯禁运在短短几个月内将油价推至12美元/桶,1979年的伊朗革命再次抬高油价,1981年,油价升至35美元/桶。

从那时起,美国就希望有一天能不再依靠中东石油,页岩油狂潮让美国重回世界第一大产油国的宝座,也让其离这个目标更进了一步。同样,由于近几十年大宗商品交易的兴起,无论哪个原油供应国出现问题,对美国的影响都非常有限。

然而,美国页岩油行业的软肋就是生产成本。美国页岩油的生产成本比中东国家高,因此更容易受油价下跌的影响。白宫前石油官员Bob McNally表示,如果OPEC+不欢而散,那么油价一定会再次暴跌,而页岩油打起价格战来是完全没有胜算的。

除此之外,页岩油出口企业需满足对股东的短期收益要求,还需要支付工资,这让他们很难制定长期战略。Wald表示,美国页岩油生产的模式和沙特的模式有着天壤之别。对于沙特来说,二叠纪盆地并非致命威胁,只是石油市场目前的一个主要生产商。沙特还认为这些页岩油公司或许20年之后就不复存在了。

不过与此同时,只要价格不崩溃,美国凭借着这一最新的财富来源,就可以手握上世纪60年代以来石油市场最大的权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