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三大风险令中东冲突一触即发

德媒:三大风险令中东冲突一触即发

德国《世界报》网站5月12日发表文章称,中东不会立即“爆炸”,但即将爆发军事冲突的风险很大。

文章称,特朗普下令进军后,一艘航母、四架轰炸机和一支最新的F-35隐形战斗机中队已经进入波斯湾。五角大楼称,最迟到17日晚间,还将有一艘两栖登陆舰和一个“爱国者”防空导弹连进驻。

美伊升高对抗调门

文章介绍了局势升级的背景和原因:5月8日,在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的周年纪念日,德黑兰向西方发出了一份最后通牒:伊朗将从7月初开始恢复铀浓缩并重启钚反应堆。除非协议的其他西方签署国保证,伊朗在美国实施新制裁后仍能继续进入世界金融市场,否则将产生“后果”。

特朗普2018年5月则警告道:“如果伊朗恢复核武计划,他们会遇到麻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的麻烦。”

文章指出,特朗普仍对动武选项保持谨慎。“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替换了海湾地区的“约翰·斯滕尼斯”号航母,而非与后者并肩行动,伊朗海岸附近仍只有一艘航母。而如果开战,美国至少需要三艘。另一方面,特朗普本周下令部署到卡塔尔的B-52轰炸机虽然可以发射精确制导导弹,但派出的四架轰炸机均无法运载核武器。

根据官方说法,4月中旬就已抵达卡塔尔的F-35隐形战斗机被派往那里并非因为德黑兰。虽然美国空军强调F-35首次驻扎到战区,但只提到了叙利亚和阿富汗。

文章认为,谨慎有国内原因。在华盛顿,人们对军事打击伊朗的合法性存在争议。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国会虽然发布了反恐作战授权,但并不针对伊朗等国家。特朗普政府以越来越高的调门谈论德黑兰卷入全球恐怖主义并于4月初突然将伊朗革命卫队正式列为恐怖组织,一些议员对此投去怀疑的目光:这是在为一场军事行动铺垫法律基础?

危险引信或被点燃

4月29日,一场有关伊朗的秘密会议在华盛顿举行。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援引多个政府消息源报道,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和中央情报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并未如往常那样,选择在白宫的值班室开会,而是转移到了中情局总部。

用华盛顿圈内人士的话说,这次会议的与会者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角”。全国广播公司的线人说,在中情局总部开会“非常少见”,只会在两种情况下出现。要么是决策者们要通过一项秘密行动,要么是他们对一条极其重要的情报的准确评估存在分歧,需要了解更确切的信息。文章提出提问:“主角们”在中情局总部讨论了什么?伊朗核计划是否出现新动向?

文章指出,以下风险增加了爆发冲突的危险:

风险一:加大制裁的“后果”

文章称,以色列情报机构去年公开了从伊朗盗取的秘密文件,借此指责伊朗没有按伊核协议要求放弃核武器计划。

伊朗方面当时迅速驳斥了以色列的说法。但德黑兰最近表示,如果加大制裁,将产生“后果”。

风险二:代理人战争

文章指出,伊朗也许不需要自己动手给特朗普制造麻烦。在黎巴嫩,什叶派真主党民兵组织已经成为中东地区最强有力的军队之一。在叙利亚,真主党和叙政府军夺回了对大部分国土的控制权。在伊拉克,民兵组织“人民动员组织”已成为重要的权力决定因素。在也门,胡塞民兵组织占领了首都萨那并已与沙特开战4年。

文章认为,针对美国目标的攻击尤其可能发生在伊拉克。在这里,协助巴格达抵抗“伊斯兰国”组织的美军很分散。同时,什叶派的一些著名圣地均在伊拉克。如果美军士兵在什叶派心脏地带向其支持者开枪,暴力可能迅速升级。也门冲突加剧也符合德黑兰的利益。

文章称,真主党和以色列之间也可能爆发战争。真主党和伊朗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主要盟友。

文章称,特朗普宣称的目标是阻止伊朗的此类活动。如果他坚决打击伊朗的追随者,或许可以不亲自与伊朗开战。然而迄今为止,特朗普一直将美国参与代理人战争称为前几任总统的“政治原罪”。

风险三:海峡遭封锁

文章称,如果德黑兰将4月中旬的威胁付诸实施,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或将是一种危险情况。如果同一时间,胡塞武装向红海的航线发射火箭弹,情况将更加严重。

文章指出,全球大部分石油贸易通过霍尔木兹海峡完成,在德国经济可能开始衰退时封锁货物运输将产生严重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