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军今天的强大,全都源于当年这支舰队,奠定海上强国地位(一)

美国海军今天的强大,全都源于当年这支舰队,奠定海上强国地位(一)

1907年至1909年间,美国派遣了一支被誉为“大白舰队”的战列舰编队进行环球航行。这次环球航行,被视为美国走向海洋霸权的里程碑式标志。引起这次航行的主要原因是日本帝国在西太平洋的崛起,威胁了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利益。通过“大白舰队”的环球航行,美国不仅在美洲地区巩固并扩展门罗主义,而且维持远东地区的“门户开放”政策,消除日本帝国的潜在威胁。“大白舰队”的环球航行,是西奥多·罗斯福总统“胡萝卜加大棒”式强势外交的绝妙体现,同时亦成为美国走向世界强权的重要标志。那么这支“大白舰队”究竟是怎样炼成的呢?美国海军又是如何迎来了其崛起之路上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从老罗斯福总统的大海军情结说起

美国海军崛起过程中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与美立坚合众国第26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个人因素有着很大联系。在美国的历史上,共有一“大“一”小”两个“罗斯福”总统——即西奥多.罗斯福(老罗斯福)和他的远房堂弟富兰克林·罗斯福(小罗斯福)。这其中因为二战的缘故,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知名度或许更高,但很少有人意识到,西奥多.罗斯福在美国海军崛起的“第一个黄金年代”,所起到的关键性因素。那么对这位“温言在口,大棒在手”的罗斯福总统而言,美国海军是如何在其手中成为一条“大棒”的呢?这还要从其人其事说起。1858年10月27日,西奥多·罗斯福出生于纽约的一个富商之家,他是老西奥多·罗斯福与马撒(米蒂)布洛克的第二个孩子,有兄妹四人。父亲是银行家。罗斯福家族自17世纪便居住于此,美国革命后,进入商人阶层。18世纪,从进出口贸易中积累了财富。西奥多·罗斯福年幼多病,患有哮喘。尽管体弱,他喜欢户外活动,对动物学尤其感兴趣。为了不受其他孩子的欺负,他的父亲迫使他进行身体训练,并且学习拳击。罗斯福的学业方面,历史、生物、德语和法语是其强项,而数学、拉丁语和希腊语则表现不佳。1876年,罗斯福进入哈佛大学。1878年他的父亲去世,他在各个方面也更为努力。罗斯福在科学、哲学和修辞学成绩良好。他对生物学兴趣浓厚,并且小有成就。罗斯福养成了大量阅读习惯,记忆力惊人,并且非常健谈。在哈佛,他是个俱乐部活跃分子,热衷于各类体育活动。毕业时,体检医生告诉他,应该找个坐办公室的工作,因为他的心脏有问题。但他无视医生的警告,仍然喜欢剧烈运动。1880年,罗斯福从哈佛毕业,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这期间由于罗斯福自幼对海军和海战史十分着迷,他的两个舅父都曾在南北战争时期服役于联邦海军,所以当其在1880年结识了美国海军上校马汉时,对其的海军观念触动很大。后者于1890年出版的《海权对1660—1783年历史的影响》研究了制海权与大国兴衰的关联,海权至上的思想深刻影响了当时的各国领导人,也强化了罗斯福的信念,只有急剧扩张海军力量才能与欧洲列强平起平坐。在马汉上校的影响下,1881年,罗斯福出版了第一部正式著作《1812年战争中的海战》,其中倾注了其个人对一支大海军的渴望与见解,这本书后来也成为美国海军学院必修课材料。也正是在《1812年战争中的海战》这本书脱稿之时,罗斯福也得到进入纽约州下议院的机会,于是他从法学院退学,开始政治生涯。1897年威廉·麦金莱总统任命他为海军部副部长。海军部长约翰·隆(John Long)长期称病、不理政事,麦金莱对海军也不感兴趣,以至罗斯福大权独揽,开始致力于美国海军的现代化。而当1901年9月6日,麦金莱总统被无政府主义者刺杀,并于9月14日不治身亡后,当时身为副总统的罗斯福补位登上总统宝座,不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也为其壮大美国海军的事业正式拉开了序幕。

“实力和平”的海军大棒思想

罗斯福是最早就认识到《海权论》一书全部意义的少数美国人之一。1890年,马汉的《海权论》刚一问世,他就于同年5月12日立刻给马汉致信,称它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一一妙极了。如果我不把它当作一部经典著作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当《大西洋月刊》邀请罗斯福对马汉的《海权论》作评论时,他毫不吝惜夸赞之词,称赞此书是“长久以来关于海军史方面最好的、最重要的书,也是迄今为止最有效益的大作。”尽管罗斯福与马汉在许多方面具有相异的个性,但是他们在关于海军及其重要角色方面的观点上是一脉相通的。罗斯福极度服膺于马汉的海权论,认为美国必须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以维护美国国旗的荣誉”。这使其成为了大海军主义的极力鼓吹者,他以种族优越论、文明扩张论和实力和平论为思想基础,为发展大海军摇旗呐喊。首先,罗斯福大力倡导种族优越论,为美国对外扩张取证立说。美国很早就有了种族优越观念。随着“天定命运论”的出台和大规模领土扩张的进行,美国征服印第安部落,奴役黑人,侵略墨西哥。为了保持美国的这些“成果”,美国殖民主义者一更是有意贬低这些落后民族,宣扬“白人至上”论。19世纪末,美国向帝国主义过渡以后,美国的种族优越论从对内转向对外,成为服务于国内海外扩张的得力武器。罗斯福从来都是白种民族优越论的信奉者,他经常谈及白种民族尤其是英语民族的种种出色之处。他曾扬一言“讲英语的民族的各个分支应尽可能的拥有世界上的地盘,这对世界乃是有益的事情”。他认为,盎格鲁—撒克逊种族是世界上的优秀种族,他们是上帝留在世界上“传播文明”和“承担责任”的种族。“盎格鲁—撒克逊种族的两支……并肩携手,就能主宰世界。”美国打败西班牙后,在是否给菲律宾人公民权利的争论中,罗斯福声称:“自治能力并非是上帝赋予的自然权利。这是一个种族经过数个世纪缓慢的发展而取得的,只有那些拥有巨大潜力、常识和道德的种族才会有。”因而,反对扩张,就是反对上帝的意志。可见,通过扩张夺取落后民族的自治权,这是罗斯福种族优越论的本质所在。正是有了种族优越论这一理论依据,美国建立大海军和向海外扩张的理由就更加充分。

其次,罗斯福极力鼓吹文明扩张论,为美国实施海洋扩张、发展大海军寻求理论依据。文明扩张论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喧嚣于美国思想界,主要用来解释美国向外扩张的合理性,为美国的对外扩张提供重要的理论依据。罗斯福竭力宣扬文明大国要对落后国家负有不可逃避的统治责任。他认为,美国有义务将自己的优秀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并月有责任去使那些处于野蛮状态的人摆脱野蛮而进入文明生活。在罗斯福1899年发表的《扩张与和平》一文中宣称“文明的每一扩张都有益于和平,换言之,一个文明大国的每次扩张都意味着法律、秩序和正义的胜利”。武力干涉是文明大国教化落后民族的一个重要手段,罗斯福特别崇尚在国际事务中的强权政治和使用武力,他说:“文明大国的武力千涉将直接有助于世界的和平”,“在国际事务中使用武力与国内事务中使用武力之间存在着一种真正的类似性”。这些论述巧妙地将对外武力扩张同世界的和平之间以国内使用武力恢复秩序的例子作类比,提出只有对落后地区动武,世界才能够维持秩序。为了给这种侵犯他国主权的行为披上利他的外衣,他对其文明扩张的思想作了进一步解释,称:“野蛮状态在一个文明化的世界没有和不能有一席之地。我们对生活在野蛮状态下的民族的责任是看到他们摆脱自己的枷锁,我们只能消灭野蛮状态本身而解放他们。传教士、商人、士兵在这种消灭以及最终提高这些民族方面都会起到作用。”罗斯福用落后民族因为落后才被解放的逻辑,为其文明扩张找到了一个恰当的借口。有了这个借口,美国就可以为消灭落后而“让生活在野蛮状态下人民看着他们摆脱锁链”视为美国理所当然的责任。有了这样一个借口,美国发展大海军就摆脱了帝国主义的嫌疑、成为美国为“解放”落后民族而做出的重大“牺牲”。罗斯福的“文明扩张”论为美国大海军政策作了理论上的准备。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在于,罗斯福竭力宜扬“实力和平论”,为美国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进行了现实主义的辩解。罗斯福就任海军部助理部长后不久,就在纽波特海军学院公开发表扩军备战演说,为发展大海军摇旗呐喊。他认为,和平是以强大的军事实力为前提和基础的,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世界上保持其地位,或从事任何有价值的工作,除非它准备以一只武装的手来保卫它的权利。”从以实力谋求和平的角度出发,罗斯福还积极主张扩军备战`,他非常推崇华盛顿的“准备战争是促进和平的最有效的措施”思想,认为:“备战是争取和平的最可靠保证”,“和平时期己经过去才准备战争,为时太晚,这始终是一条真理,在这个时代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一个国家除非不得己决不应该打仗;但应常备不懈。”从增加军事实力备战和平的角度出发,他为美国发展大海军找到了另一个恰当的借口,他称,“如果我们拥有一支令人畏惧的海军,那么,为了坚持门罗主义而拖入一场战争的机会实在是很少的。如果我们没有这样一支海军,战争可以在任何时候降临到我们头上。”因此,美国必须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因为“我们认为拥有这样一支海军是和平的最可靠的保证”。另外,拥有这样一支海军不会把美国带入一个象许多人所担心的军国主义国家中去。因为美国天生就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一个由商人、制造业主、农民、机械师和工人通过连续不断的劳动和思维创造出来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