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战“前线”:新制裁凶猛,伊朗百万蓝领的“卫国战争”

经济战“前线”:新制裁凶猛,伊朗百万蓝领的“卫国战争”

现年49岁的伊朗工程师詹(Jan)说起33年前那场持续了近8年的两伊战争时仿佛历历在目。

“1986年,正是萨达姆在美国及其西方和阿拉伯盟友的帮助下侵略伊朗的时候。”詹回忆说,那时的他还是个16岁的高中二年级学生,和许多本国的成年和未成年男性一样,为了抵抗外敌,他穿上志愿兵制服、扛起冲锋枪上了战场。

“在那场战争中,我们最终守住了国家,没有让(时任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或是美国人占领我们哪怕一平方米的领土。”詹近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om)说,话语中无不透露着骄傲。

不过,如今已经在矿业公司耕耘半生的他再度面临一场与美国的“战争”。就在本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发行政令,宣布对伊朗的铁、钢、铝、铜等产业进行制裁。这是该国第一大非石油相关出口收入来源,伊朗总统最近将之比喻为“史无前例的战争”。

同一天5月9日,美联社援引伊朗议会的一项研究报告称,总体而言,伊朗金属及其相关行业解决了约220万名工人的就业,占劳动力的10%。以色列《国土报》5月15日的报道提供的数据更为具体,金属和汽车两个行业数以十万计工人可能会因此失去工作,且无其他就业前景。“这是真正威胁伊朗政府之所在。”报道写道。

詹16岁当志愿兵参加两伊战争时的集体照

百万汽车工人的生计

“实在抱歉,我这两天太忙了,手头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詹在采访开始时语气显得有些急促,他坦言,由于受到近期美国制裁的影响,他的工作量比平日大了不少。

詹目前在一家规模较大的伊朗铜业公司担任执行总裁顾问及投资经理,同时还身兼多家伊朗矿业公司董事会的董事。他介绍说,美国对伊朗金属业的制裁令公布不到一周,伊朗金属行业上上下下的从业者都悬着一颗心。

“今天的行动针对伊朗金属工业的出口收入——这占到伊朗出口经济的10%。”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一份白宫声明中直言矛头所指。

根据这份白宫声明,任何“故意”从事与伊朗工业金属部门相关的重大商品及服务交易、供应与转让的个人或实体都将受到美国制裁。美国财政部则表示,将设置90天的制裁缓冲期,并警告相关企业5月8日后不要开展新业务。

“特朗普做的事情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建国四十年以来少有的真正伤害到伊朗的,上一次还是萨达姆。”硕士毕业于德黑兰大学伊朗研究专业、在伊朗有多年石油行业从业经验的郭凯对澎湃新闻说。

“(与伊拉克)战争时期,我们的银行、石油销售、进出口还都没有问题……如今敌人们施加的压力是自伊斯兰革命以来史无前例的战争。”伊朗总统鲁哈尼在13日的讲话中说道。

总部设在伦敦的伊朗专业财经媒体Bourse&Bazaar分析认为,新一轮制裁对伊朗的出口收入影响为次要,更重要的影响则针对伊朗国内的就业。

分析人士称,制裁一旦造成大型金属和采矿企业的现金流中断,可能会导致员工停薪甚至裁员。钢铁产业若减产,伊朗汽车行业也将受到影响。目前伊朗汽车的产量已经同比下降40%,并且已有公司开始裁员。

据Bourse&Bazaar的报告称,伊朗金属和采矿部门直接雇佣的人数超过60万,而伊朗最大的钢铁消耗产业——汽车部门则直接雇佣有100万名工人。另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7年伊朗的劳动力总数约为2700万,而上述两大工业部门能够解决其中6%的劳动力就业。

这让本已严峻的经济形势雪上加霜。美国自去年5月起逐步重启制裁以来,伊朗货币贬值了三分之二,石油出口下降了一半以上。尽管食品和药品不受制裁,但由于缺乏进入全球金融体系的渠道,正在导致人道主义危机:一些家庭已经有数月没有食肉,并且缺乏专用药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期,伊朗今年的经济增长将缩水6%,失业率将达到15%。

詹主要供职的一家伊朗铜业公司创建于两伊战争前的上世纪70年代,近年来,公司员工人数一直介于18000到20000人之间,即便是在近一年美国重启制裁时期,员工人数也基本保持在19000人。

该企业曾为国有企业,但在过去的十年间逐步开始私有化,目前90%为私有。伊朗有着悠久的贸易历史,私营部门在促进贸易往来、解决就业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但也是受制裁影响最大的部门。据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的报告称,由于无法支付或接受来自国外的货款,伊朗私营企业不得不使用替代金融渠道,这让他们的交易成本上涨了40%。

在今年劳动节当日,鲁哈尼就对伊朗的蓝领工人们发表了一场讲话,称他们正处于一场经济战争的“前线”。

伊朗汽车工人

金属比石油“命硬”

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的40年里,伊朗鲜少有不被制裁的日子。

“这次制裁还不是非常严重,我们还是可以处理的。”詹说,“如何进行交易转账,对于出口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已经有大概五年的经验来应对转账的问题。”

美国制裁的能量之所以巨大,在于美元是大多数国际交易中所使用的货币,即交易转账的方式。去年11月,美国财政部宣布,全球大多数银行所使用的SWIFT通信结算系统已切断与被制裁伊朗金融机构的连接,其中也包括伊朗央行。

作为应对SWIFT系统被切断的问题,伊朗央行去年称已建立起替代的银行通信系统,并且在更早之前就已开始运行。伊朗外长扎里夫去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伊朗计划通过除美元以外的货币进行国际贸易以解决美国对其石油出口的制裁,并称各国已经开始就双边贸易中使用本国货币结算与伊朗达成协议。

据路透社此前披露,早在2010年,土耳其和俄罗斯就已成为伊朗规避美国金融制裁的“避风港”。美国制裁名单上的伊朗迈拉特银行在伊斯坦布尔设有分行,伊朗出口发展银行同土耳其进出口银行也有业务开展,而伊朗同印度的部分能源交易则通过俄罗斯银行进行。

此外,也有多方分析支持詹的说法。相比而言,作为伊朗第二大外汇收入来源,钢铁和采矿业似乎更难受到美国制裁的打击。

法新社引述金属行业分析师Mojtaba Fereydouni报道称,伊朗的金属开采及生产企业相对分散,大多由中小型公司组成,产品也主要销往临近国家,不易受到制裁。

“以前伊朗的金属业其实已经受到了制裁,一些主要制造商已经被列入制裁名单,因此新一轮制裁对伊朗来说是一种心理战,”美国投资分析智库S&P Global援引伊朗一家钢管器材制造商负责人的话称,“面对此前的制裁,伊朗企业已经在东南亚开拓了新市场,而且对周边国家的出口量也在增加。”

“很大的一个问题是,一些大公司,尤其是一些国际公司,如果他们在美国有生意,在和伊朗做生意的时候就会有限制。”詹介绍说,欧洲国家曾经是他所在铜业公司的一块重要市场,但在特朗普上台加大对伊施压的情况下,特别是去年11月全面重启对伊制裁后,詹所在公司的业务全面转向中东及亚洲。

就在美国上周宣布对伊朗的金属行业启动制裁之时,詹正穿梭于中国的广州、昆明、宁波等多地,为了与中国企业的合同而忙碌奔波。

“如果是和美国没有生意联系的企业,他们还是会和我们继续合作,而且我认为我们以后也没有大的问题。”詹说。

不过他也坦言,现在的日子确实难过了很多,但一切还要继续,“一些大国会为你制造难题,但是通过努力奋斗和政府的有效治理是可以克服的。我们应该吸取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的经验。”

5月13日,伊朗街头。伊朗姑娘Ghazala供图

“我们的产量会破纪录”

一些与伊朗有合作的中国矿业相关企业对眼下的局面持谨慎观望态度。

“伊朗第一大钢铁公司,其实是我们的客户。如果制裁它的话,相当于即使炼出了钢材,也卖不出去。”中国某私营矿业生产设备制造公司中东地区业务的负责人赵云向澎湃新闻表示。

赵云透露,这家名为“穆巴拉克”(Mobarakeh)的伊朗国有钢铁公司或将受到美国制裁的影响。据伊朗非国营财经媒体Financial Tribune此前的报道称,该公司是中东北非地区(MENA)最大的钢铁制造商,其钢铁生产份额占伊朗全国的50%。

赵云所在的公司为采矿和冶炼中间环节的设备生产商,与伊朗方面的合作并非长期项目,因而灵活性相对较大,也暂时没有受到大的影响。

“他们给我们付钱,我们就发设备,和做项目不一样,做项目可能会担心每一个阶段付款不到位。”赵云说。

虽然从去年11月起美国对伊朗全面制裁,但其实今年他所在的公司在伊朗仍有三单生意还在做,并且仍在推进第四单。不过,赵云未透露是否与可能会遭遇制裁的“穆巴拉克”钢铁公司有关。

“但以后我就不知道了,以后怎么发展谁都说不准。”他说。

伊朗是赵云所在公司的最大出口市场之一,但谈起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他并不悲观。

“(制裁下)大部分企业,包括中国国内和伊朗的企业都不能付款,但是有一部分是可以付款的,就是以某些非国际银行的渠道。”赵云透露,在一个月前,通过上述渠道仍然能够正常付款。

“蛇鼠各有道呗,伊朗人也在想办法。”在伊朗做原材料生意的中国商人小方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制裁对他目前经营的业务和方式尚无实质影响。不过,由于最近的制裁,小方也更加忙碌。

在伊朗有多年石油行业从业经验的郭凯也认为,制裁并不全是坏事。“说实话,有点当年咱们勒紧裤腰干两弹一星的感觉,从头来干自己的基础工业。”郭凯说。

伊朗年近五旬的工程师詹坚信,即使制裁凶猛,公司今后也不会裁员。

“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希望和平,也从没想过要打仗。但是如果有任何人要攻击我们,我们会进行强力反击来保卫国家。”

时隔上世纪那场战争已经30多年了,他再次以志愿兵式的口吻说,“明年你再来采访我,你会看到我们的产量会破纪录。”

(应采访对象要求,詹、赵云、小方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