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人告诫白宫勿轻率对伊朗动武

民主党人告诫白宫勿轻率对伊朗动武

来源:新华社

美国国会一些重量级民主党籍议员敦促白宫向国会公开伊朗对美方构成“威胁”的情报,告诫白宫不要擅自决定对伊朗动武,重蹈伊拉克战争覆辙。

美国媒体披露,共和党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愿意与伊朗开战,希望与伊朗领导人直接对话。

【民主党反对“先斩后奏”】

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15日在国会告诉媒体记者:“没有国会同意,他们无权宣战。”美联社援引一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佩洛西在一次会议上告诉其他民主党人:“我们必须避免与伊朗爆发任何战争。”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民主党籍成员鲍勃·梅嫩德斯说:“国会没有授权对伊朗动武。如果行政部门正研究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必须获得国会批准。”

美国正在向海湾地区调兵遣将,包括航空母舰打击群。按照美国官员的说法,情报显示,伊朗及其“代理人”在中东对美方人员和设施威胁增加。只是,美国政府至今没有公开说明究竟受到何种威胁。

《纽约时报》先前报道,白宫考虑向中东派遣多至12万美军。虽然特朗普否认这则报道的真实性,一些国会议员敦促政府官员到国会“说清楚”。

参众两院共和党、民主党领导人及两院情报委员会中两党重量级议员定于16日闭门听取政府官员简报。

【特朗普“愿谈不愿打”】

《华盛顿邮报》16日以一些美国官员为消息源报道,特朗普倾向于以外交方式解决问题,希望与伊朗领导人直接对话。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高级官员说,特朗普“想与伊朗人谈,想要(达成)协议”。

这些官员说,特朗普对他的一些高级顾问不满,如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原因是他认为这批人可能把美国推向与伊朗的军事冲突,而那种局面不符合他的一贯承诺,即让美军撤出旷日持久、耗资巨大的海外战事。

按照那名高级官员的说法,特朗普不爱听“政权更迭”之类讨论,那让他想起伊拉克战争。只是,特朗普对博尔顿的不满远没有达到他对前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的不满程度,后者去年遭特朗普解职。

一些官员披露,在五角大楼,主张用威慑、而不是动武手段的呼声不小。多名军方官员说,他们忧虑伊方可能发动袭击,但不愿看见冲突爆发。

特朗普15日在社交媒体“推特”写道,他听取下属的各种观点,“最终决定权在我手中”,“我确信伊朗很快愿意谈”。

【“威胁”论受质疑】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13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向欧洲盟友通报“伊朗威胁”的情报。多名欧洲国家官员告诉《华盛顿邮报》,蓬佩奥没有说服盟友。

参加一场会晤的一名高级官员说,蓬佩奥“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这名官员所属代表团不认同美方的说法,甚至“纳闷蓬佩奥到底来干什么”。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13日说,她告诉蓬佩奥,美方应保持最大限度克制,避免军事冲突。

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多国联军英国籍将军克里斯·吉卡14日说,联军方面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没有发现来自“受伊朗支持武装力量”的威胁增加。他的评估遭美国中央司令部反驳,但获得英国国防部认同。

美国共和党籍参议员杰里·莫兰15日在国会听取中央情报局局长、国家安全局局长简报后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仍需要了解大量”信息,才能决定针对伊朗的军事行动方案。

一名消息人士告诉《华盛顿邮报》记者,共和党籍众议员莉兹·切尼与民主党籍众议员塞斯·莫尔顿当天在一场闭门会议上“激烈交锋”。前者认定,依据情报,有理由对伊朗采取强硬行动,而后者指认她夸大伊方“威胁”。

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高级官员锡德里克·莱顿告诉有线电视新闻网,他“高度怀疑我们现在掌握的情报”,原因是依据迄今披露的情报判断,伊朗方面的举动与先前没有不同,而“我们先前对这类举动没有什么反应”。

以伊拉克战争为例,参议员梅嫩德斯说,“我们在不了解和验证情报是否准确的情况下打了一仗”,“不能就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盲目做决定”。

美国声称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但至今在伊拉克没有发现这类武器。(惠晓霜)(新华社专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