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解真实的特朗普,你就不了解美国!撒谎才不是他的真面目

不了解真实的特朗普,你就不了解美国!撒谎才不是他的真面目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谓是春风得意。

特朗普在中东一顿猛操作,同时又升级了对亚洲的打压,难能可贵的是,他仍坚持每天6点起床,执行“推特治国”的方针。

不过,特朗普的支持率却一路飙升,达到了他就职总统之后的新高峰,最新支持率近乎过半。

纵观这几届总统,这个支持率真是十分突出了。另外,美国总统大选竞选筹款的情况,也非常引人关注。

在今年第一季度,特朗普筹到的捐款数额高达3030万美元,在两党之中遥遥领先,特朗普还傲娇地表示,他连任竞选的筹款目标为10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特朗普筹到的政治捐款中,99%都是200美元或者更少的小额捐款。

这说明,他已经得到多数草根民众的支持。

在国人眼中,特朗普其实特别不受待见,他的一举一动经常被拿来调侃,各种丑化图片、恶搞动图满天飞(美国民众也对他多有嘲讽和不屑)。

中国人反感他还算情有可原,毕竟在他任上,因为贸易摩擦等原因,中美关系持续走低,尽管这并非我们所愿。

对于有实力的对手,我们就更需要理性客观地认识他、了解他,只有正视对手,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我一向认为,人是善恶混合体,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也有劣根性。

那么,特朗普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特朗普的父亲弗雷德·特朗普,少年丧父,迫于生活压力,他高中就辍学开始工作挣钱了。

凭借着勤劳和智慧,费雷德白手起家,成为了皇后区著名的房地产商人。由于早早地体会了生活的艰辛,费雷德十分热爱他的职业,做事极力追求完美。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特朗普,遗传了父亲的商业头脑,而且青出于蓝。

特朗普的母亲玛丽,出生在英国苏格兰群岛的一个小渔村,她家祖祖辈辈都是渔民。

14岁的玛丽

玛丽是10个兄妹里最小的一个,长得也是最漂亮的,心气也很高,是一个满有野心的姑娘。

她自然不想在渔村呆一辈子,向往更大的世界,那个时候,形势还很动荡,不过玛丽一点儿都不怕。

于是在18岁那年,她怀揣着50美元,踏上了前往美国纽约的轮船。

然而,玛丽没学历、没技能、语言还不通,只能从女佣做起。

后来的剧情就比较玛丽苏了,在一次舞会上,玛丽认识了已经小有成就的弗雷德,两人一见钟情,很快就坠入了爱河。

虽然两个人身份悬殊,但是并没有影响两人的进展,玛丽24岁那一年,变成了玛丽·特朗普。

婚后,玛丽成为了家庭主妇,可能是由于出身“低微”,加上家庭主妇很容易被忽略,成为阔太后的玛丽,表演欲望特别强,尤其喜欢气派奢华的东西。

据说,她能一整天反复观看伊丽莎白女王的加冕仪式,可见她的内心是极度渴望被认可和关注的。

遗传了母亲的野心的特朗普,在商海几经沉浮后,最终成为一个追逐于权利和金钱的美国总统。


在成为总统之前,特朗普身上有很多耀眼的标签:名人、企业家、畅销书作家、主持人……

特朗普站在纽约最繁华的第五大道的特朗普大厦顶层,感觉特别寂寞,因为他已经登顶了。

金钱对于他来讲,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但是至高权力,他还没有享受过。

于是,古稀之年的特朗普,向美国总统之位发起了冲锋。

有一点,你必须承认,特朗普特别擅长营销自己,说白了就是特能忽悠。

早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有了一定影响力后的特朗普,成为了许多媒体记者的采访对象。但是,他们给特朗普总部打电话时,都被转到特朗普的发言人“约翰·巴伦”手上。

在交谈中,巴伦总是大肆吹捧特朗普,甚至常常虚报与事实不符的身家、抬高特朗普在富豪榜上的名次。

为了显示特朗普的个人魅力,巴伦经常暗示记者,有无数的美女辣妹排队等着和他发生关系(这也能理解他后来轮番换妻子以及爆发的性丑闻了)。

直到十几年后,被蒙骗了许久的记者们才知道,约翰·巴伦其实就是特朗普。

不过那时候,他已经凭借自传《交易的艺术》一书,名声大噪。

这本书,连续48周位列《纽约时报》畅销书榜,13次排名第一。其销量超过一百万册,获得了几百万美元的版税。

书中的特朗普,是一个热情、坚韧、眼光独到的成功企业家。

真人秀制作人马克·博纳,根据该书制作了以特朗普为中心的真人秀《飞黄腾达》,让这个成功的商人形象深入人心。


事实上,《交易的艺术》真正的作者是托尼·施瓦茨(为写此书他与特朗普朝夕相处了十八个月)。

施瓦茨曾向媒体懊悔地表示:我做了一项魔鬼交易,我将一个利字当头的冷血商人塑造成了一个受人欢迎的企业家。

施瓦茨还说:“特朗普的撒谎很具有策略性,对此他还问心无愧。在和商业伙伴打交道时,他也会谎话连篇,时而阿谀奉承,时而威吓胁迫,但都是精心计算好的。”

现在看来,他把商业谈判的套路,也用在了他的政治生涯中。在很多国际谈判上,特朗普都是扮演红脸,后面会有白脸接力,一来一回,想要的利益就到手了。

特朗普特招人烦的一点是,他不止忽悠对手,对盟友也是翻脸不认人,他对自己人更是大放厥词。

去年,特朗普亲赴伊拉克前线,对美军将士公开说:“我给你们带来了大礼!涨薪10%!不能再少,就10%!”

而事实证明,美国国防部的加薪幅度从来就只有2.6%。

美国心理医师斯蒂芬·格罗兹针对特朗普上台以来总是公开撒谎的行为,做了十分中肯的分析:特朗普只是一个拚命想攫取他人注意力的人。

所以你就能理解,他极度奢靡,却又热衷公益——为名,反复无常,却又心安理得——有利。

从富二代到企业家,从名人到总统,一路高歌的特朗普,已经陷入了极致的自我主义:霸道、虚荣、渴望关注、寂寞孤独。

但是,他十分享受肆意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快感,对权力和金钱以外的事情没有任何兴趣。

特朗普上台之后,以一种近乎流氓的姿态——高举美国优先的大旗,处处将美国利益最大化,他也的确为美国人民争取到了好处。

19年第一季度美国GDP为3.2%,在G8国家中领先不少;在刚刚过去的4月份,美国失业率创造了50年来的最低点。

这一些看得见的成果,正是美国群众支持特朗普最主要的原因。


最近,有一段采访很火。

海军西宁舰政治委员公维波对记者说:战争离我们很近。

记者略有诧异地说:我作为非军人,那么我们觉得战争在新闻上才能看到。

公维波却说:你如果是觉得战争离的很远,恰恰是因为我们的存在;如果没有我们的存在,大家就会感觉战争离我们很近。

我并不是想鼓吹中国军事,而是希望所有人都能有家国意识和危机感。

科技、经济、军事的强大与否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国际地位:军事有多强,腰杆就有多硬;科技经济有多牛,腰杆就能硬多久。

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是否会连任并不重要。

因为,无论是美国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在对中的态度上,空前一致:不能让中国动我们的蛋糕!

所以,美国也不会因为更换总统而在战略上改变对中国的立场。

中美贸易战,才刚刚开始。

但是,要跨过这道坎,需要我们团结一致,迎难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