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塔利班有空军?曾发射导弹逼俄军运输机降落,扣押了一年多

阿富汗塔利班有空军?曾发射导弹逼俄军运输机降落,扣押了一年多

按说自从1992年,阿富汗人民民主党政权垮台,俄罗斯便和阿富汗再无瓜葛。不过,阿富汗的地缘政治形势就是这么奇妙。1994年塔利班的崛起令俄罗斯和中亚诸国对这个南方国度所发生的事情再度警惕起来。在这新的一轮博弈中,曾经的敌人变成了盟友。

92年纳吉布拉下台后,身为塔吉克族的马苏德接管了喀布尔政权。这就令构成阿富汗民族主体的普什图人极为不满,阿富汗内战随即拉开序幕。由于阿富汗战争时期遗留了巨量军火,各派军阀都底气十足,混战不休,令阿富汗人民深受其苦。塔利班运动便应运而生。

1994年11月,塔利班攻克坎大哈。占据了这个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后的塔利班羽翼渐丰,于次年向盘踞在赫拉特的伊斯梅尔.汗发起进攻,很快便打到了赫拉特南郊的信丹德空军基地,重创了伊斯梅尔.汗的武装。至此,阿富汗最有势力的几个军阀中的大部分都被塔利班打倒,能与之抗衡的只剩下马苏德的塔吉克武装和杜斯塔姆的乌兹别克民兵。此时的塔利班距离统一阿富汗这个目标已经非常接近了,这令俄罗斯、伊朗和中亚诸国十分震惊。

塔利班崛起之后,和美国优尼科石油公司签订了经由阿富汗连接土库曼斯坦油气田与巴基斯坦的油气管线。这一举动一但成功将使得里海地区的油气得以绕开俄罗斯出口,对俄罗斯控制该地区油气资源极为不利。同时该管线一但建成将为美国渗透中亚打开方便之门。凭借油气过境、销售的共同利益,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将和美国建立更亲密的关系。这对于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有着根本性威胁。因此,俄罗斯坚决反对塔利班。此外,赫拉特地区在历史上本来归属伊朗,当地人又操波斯语,和伊朗的关系十分密切。如今受到沙特支持的塔利班兵临赫拉特,又和美国通过油气管线进行合作,对伊朗东部产生了巨大的威胁。伊朗面临被敌对势力从侧翼包围的可能,这是不能容忍的。对于中亚诸国来说,他们和阿富汗北部各民族同文同种,有着天然的同情,对于持极端“大普什图主义”的塔利班虐杀自己本民族的人十分反感,感到自己的安全受到了威胁。于是,塔利班的威胁促使伊朗、俄罗斯和中亚诸国团结了起来,中亚国家提供机场、伊朗和俄罗斯出动运输机,向曾经的老对手马苏德提供军事援助。

向马苏德提供军援的具体方式是这样的:由俄民间航空公司(注册地在鞑靼斯坦共和国)的伊尔-76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装货,飞往马苏德控制下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在那里把货物转交马苏德武装。从表面上看,伊尔-76是在执行商业货运任务,实际上运送的是小型武器和大量弹药。为了避嫌,伊尔-76运输机被租给在阿联酋沙迦注册的俄资阿维亚公司,再由阿维亚公司承担军火运输任务。

1995年5月,得到俄罗斯和伊朗大力支持的马苏德武装在喀布尔发起反击,击溃了进逼喀布尔南郊的塔利班武装,伊斯梅尔.汗也趁机反攻,塔利班武装在东西两个战线上都开始败退。塔利班意识到,不切断马苏德的外来援助渠道,自己不可能打赢他。于是,塔利班开始精心策划一个圈套,给俄罗斯以颜色。1995年8月3日,已经两次成功执行军援任务的注册编号RA-76842伊尔-76ТД再次起飞前往巴格拉姆。进入阿富汗领空没多久,令机组成员吃惊的一幕出现了,飞机旁边出现了塔利班飞行员古拉姆驾驶的米格-21战斗机。这是塔利班空军第一次出击,飞机则来自坎大哈机场的缴获。当天,76842号伊尔-76ТД和“阿维亚”航空公司的另1架波音-727客机差不多同时飞人阿富汗领空。11:30,在距坎大哈56公里处,两机遭到塔利班空军的米格-21战斗机拦截,当时伊尔-76ТД的飞行高度为8000米。米格-21通过无线电要求这两架飞机在坎大哈机场着陆,接受检查。这两架飞机的机组成员拒绝了这一要求,试图拖延时间,摆脱这架米格-21。然而,古拉姆识破了他们的企图,坚决要求他们立刻降落,并发射了导弹。副驾驶哈鲁林害怕了,恳请机长降落。无奈之下,76842号伊尔-76ТД和那架波音-727只得在坎大哈机场着陆。76842号伊尔-76ТД在坎大哈被长时间扣押,最终成功逃跑,这件事还被拍成了电影《坎大哈》。不过,电影《坎大哈》和事实还是有一定出入的。

着陆后,塔利班分子在飞机上找到了十几箱7.62毫米子弹,于是扣押了伊尔-76的机组人员。那架波音-727经检查后很快被放行飞往贾拉拉巴德。其实,此事蓄谋已久,在几周以前,塔利班武装搜罗了一批前纳吉布拉政权空军的人员,修复了坎大哈机场的雷达和飞机。塔利班武装还给米格-21挂载了空对空导弹。所以,此次拦截是势在必得,76842号伊尔-76ТД运输机在劫难逃。着陆之后,塔利班武装人员匆匆检查之后放走了波音-727,却留下了76842号伊尔-76ТД。

76842号伊尔-76ТД运输机的机组成员一共7人,分别是弗拉基米尔·卡帕托夫机长,加兹纽尔·哈鲁林副驾驶,导航员亚历山大·祖多夫,飞行工程师阿什卡特·阿巴别亚佐夫、谢尔盖·布图佐夫、维克托·梁赞诺夫,报务员尤里·尼古拉耶维奇·维什斯托夫。着陆后不久,他们就被押去接受塔利班高官的审讯。这段情节在电影《坎大哈》中被省略了,机组成员一上来就被关了起来。塔利班官员问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弗拉基米尔.卡帕托夫机长实话实说,说是从阿尔巴尼亚起飞,飞往巴格拉姆空军基地。趁塔利班分子派人去“阿维亚”航空公司在坎大哈的办事处核实情况的功夫,卡帕托夫机长用鞑靼语小声和其他机组人员说话。然而,副驾驶哈鲁林等人都不接茬。因为,击落他们的古拉姆就在旁边。他和担任翻译的前政府军少将阿卜杜勒·拉扎克很可能会鞑靼语,用鞑靼语有暴露的风险。于是,机长改用英语和其他机组人员交换了意见,他们认为俄罗斯政府很快就会通过谈判解决此事,他们很快就会被释放。

然而,事态的发展却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第二天,机长被拉去开记者会,会上塔利班分子展示了缴获的弹药,宣称76842号伊尔-76ТД运输机执行军火运输是在干涉阿富汗内政,必须扣押。随后,机组成员被关进了坎大哈前省长家的一处仓库。仓库四周有高射机枪守卫。谁也没想到,这一关就是一年多。俄罗斯并非没有和塔利班进行谈判。鞑靼斯坦总统沙伊米耶夫十次飞往坎大哈,千方百计和塔利班进行谈判,争取释放被扣的伊尔-76ТД机组,起码也要改善的他们生活条件,还给机组成员带来了肥皂和矿泉水。很多次沙伊米耶夫几乎达成协议,用“卡玛斯”卡车或直升机甚至200万美元赎金换取机组成员获释。联合国也通过决议要求塔利班释放被扣的机组成员。然而,阿富汗战场的局势瞬息万变,塔利班分子内部也有着不同的意见,因此谈判最终都告吹。

期间,机组成员还经历了一次危险的转移。一天下午四点,正在午睡的机组成员突然被叫醒,翻译告知他们要准备转移。机长问塔利班武装人员去哪,却没有得到回答。他们被押上一辆皮卡,后面跟着一辆武装皮卡作掩护,迅速驶离关押地点。机组成员非常害怕,以为是自己要被枪毙了。皮卡开到沙漠地带,停了下来。机组成员更加紧张了,以为塔利班分子要在这里动手。然而,接到进一步的指示后,卡车转而开到了一个废弃的纺织厂。在这里,塔利班武装人员的态度变得友好一些了,翻译也来了。翻译告诉他们,这次转移是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因为亲俄的拉巴尼总统的部队正在围观坎大哈,为了救他们出去。为了防止他们被流弹击中,这才带他们来到了这里。不过,塔利班武装很快发起反击。坎大哈安全后,机组成员又被带回了原来的拘押地点。

随着被关押的日子越来越长,机组人员意识到,消极等待救援是不大可能了,得自救。此时,由于长期被限制活动,加之生活条件恶劣,机组成员内部消极和盲目的情绪也在滋长。卡帕托夫机长费了好大劲才劝说其他人坚持下去,不要盲动干出蠢事。

1996年4月,看守机组人员的塔利班头目换成了毛拉·苏莱曼,他比较年轻,思想开明一些,所以就稍稍放松了对机组人员的看守,还改善了他们的生活条件。于是,机组人员开始策划如何逃跑。到了1996年夏天,机会终于来了。夏季的坎大哈十分炎热,酷暑之下的塔利班武装人员放松了警惕。

7月10日,两名手持冲锋枪的塔利班武装人员押着机组登上前往机场保养飞机。卡帕托夫机长趁机观察了机场周边的形势,他发现,塔利班空军的飞行员宿舍离米格-21所在的停机坪很远,大约需要10-15分钟才能登上米格-21战斗机。如果驾驶伊尔-76强行起飞,跑道上没有什么东西。即使塔利班的飞行员反应过来,跑到停机坪驾驶米格-21战斗机起飞开加力追赶,也需要25分钟左右才能追上伊尔-76。如果米格-21战斗机开这么长时间的加力,它剩下的燃油就不足以飞回机场了。因此,观察了机场周边后,卡帕托夫机长认为塔利班手中的米格-21不再是逃亡的障碍了。回去后,卡帕托夫机长和机组商量了逃跑计划,大家一致同意,夺机逃跑的决心在那一天就定下了,同时开始秘密准备捆绑塔利班人员的绳子。

8月16日,机会来到。伊尔-76已经在停机坪上放了有一年多,饱经风霜的起落架轮胎终于不堪重负,爆裂了。塔利班分子要求机组去换一个新轮胎(也不知他们是从哪搞来伊尔-76的轮胎的)。机组人员随即决定就在今天动手。

中午,机组人员成功地更换了新轮胎,塔利班分子又要把他们押回去。这时卡帕托夫机长提出异议,说还要检查一下飞机发动机。塔利班分子考虑了一下,最终同意了。飞机接上了机场的地面电源装置,然而由于年久失修,地面电源几乎立刻就跳闸了。只能用辅助动力装置来启动发动机。然而,坎大哈的正午气温超过40度,又地处海拔1200米的高原,没有足够的空气发动机无法启动。塔利班分子问卡帕托夫机长怎么办,机长说必须等待40分钟以上,直到发动机冷却下来,才能启动。

为了麻痹塔利班分子,卡帕托夫机长专门下了飞机等待,同时趁机观察伊尔-76四周的环境。此时,几乎所有机场上的塔利班分子都在朝另一个方向祷告。机长意识到机会到了,迅速登上飞机,重新启动了发动机。也是机组人员的幸运,这一次终于成功启动了两台发动机,开始滑向跑道。此时驾驶舱内还有3名带枪的塔利班分子,机长骗他们是塔台让他们这样干的。此时的机场上的塔利班分子并没有什么反应。

前往跑道的途中,3号和4号发动机也启动了,所有塔台丝毫仍旧没有意识到机组人员要干什么,机组人员骗他们要通过高速滑行检验轮胎是否修好,塔台人员也就信了,看来塔利班分子的航空知识水平实在不怎么高。不过,机组人员还是面临着巨大的困难,现在的时速是130公里/时,而伊尔-76正常起飞需要280公里/时的速度。飞机在加速着,220公里/时,230公里/时,235公里/时,飞机已经越来越接近跑道尽头的铁丝网了。如果再拉不起来,飞机必将冲破铁丝网,而铁丝网之外是苏军当年布下的雷区,尚未排除,危险无比。必须拉起来了,在速度达到每小时240公里时,卡帕托夫机长冒险拉起了机头。飞机擦着铁丝网的边缘飞了起来。这时,机上的塔利班分子才有点明白过来,质问卡帕托夫机长要去哪里?同时,其中一个塔利班分子拉开了枪栓。千钧一发之时,卡帕托夫机长给旁边的哈鲁林副驾驶使了个眼色,他立即会意地起身,和飞行工程师梁赞诺夫、报务员维什斯托夫一起制服了塔利班分子。卡帕托夫机长则驾驶伊尔-76继续爬升,之后在50-70米低空转入平飞,以躲避雷达追踪。

为了迷惑地面上的塔利班空军人员,使之不拦截或推迟拦截自己,卡帕托夫机长没有选择直接向北飞向俄罗斯,那样会立刻暴露自己的目的。而是选择向西南飞向了迪拜。由于航线选择的成功,76842号伊尔-76ТД运输机没有被拦截。机组人员很快和沙迦方面建立了联系,他们还听到了俄罗斯驻阿联酋大使馆官员通了话。经过不到两个小时的飞行,76842号伊尔-76ТД运输机在沙迦降落,成功逃出生天,结束了长达378天拘禁。

1996年8月22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命令,授予卡帕托夫机长和哈鲁林副驾驶被授予“俄罗斯联邦英雄”称号,其他机组成员也被授予勇气勋章。

关于76842号伊尔-76ТД运输机的成功逃跑还有其他说法,一种说法是俄罗斯还是部分支付了赎金,或者贿赂了个别塔利班分子,以促使他们听任机组驾机逃跑。还有一种说法是76842号伊尔-76ТД运输机被劫和被放本身都是军火贩子维克托.布特一手操纵的阴谋,为的是向塔利班售卖军火。对于前一种说法,我们不得而知,这是一个永远的谜。对于后一种说法,卡帕托夫机长最近在接受采访时予以否认,他没有接到任何改变航向,不飞巴格拉姆的指示。而且之前,76842号伊尔-76ТД运输机曾经在坎大哈机场降落过,向当地的塔利班武装运送了食物和饮水。如果布特真的是卖给塔利班军火,直接让卡帕托夫在坎大哈着陆便是,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要知道,那是塔利班在国际上还没有如此孤立,布特也没被盯那么紧,如果他真要和塔利班做交易,直接运到坎大哈便是。自导自演这一出吸引国际注意,反而会暴露交易。因此,后一种说法应该不足为信。

不管怎么说,76842号伊尔-76ТД运输机7人机组的勇气和智慧值得尊敬。这次逃跑也成了世界民航史上的传奇事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