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库公路,从北到南走一趟,是多少人的终极梦想!

独库公路,从北到南走一趟,是多少人的终极梦想!

上世纪80年代通车的国道217公路

从北到南穿越天山腹地

最险峻的路段为独库公路

独山子—库车

这条逶迤盘旋在天山脊梁上的公路

宛如一条山间的巨龙

连接着新兴的石油城与古老的龟兹国故地

从北到南走一趟是多少人的终极梦想

它横亘崇山峻岭、穿越深山峡谷

堪称是中国公路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

《中国国家地理》2014年11月,图片编辑/孙毅博

它是217国道上最险峻奇绝的一段

独库公路全部在天山山区穿行

不少地方要经过3000米以上的高山

《中国国家地理》2014年11月,图片编辑/孙毅博

独山子峡谷

在天山冰雪消融的奎屯河上游

静静地绵延着一道如同雕刻一般的峡谷

近20公里的山间河谷

九曲跌宕,石崖危耸

经过河水亿万年的怒吼奔腾

和雨水的冲刷、风雪的蚀雕

两岸山崖上

现出了一幅惊心动魄的自然历史画卷

成就了一处让人惊叹的流水侵蚀奇观

站在谷底仰望险峰林立

偶尔看到秃鹫在峡谷边缘若有若无的盘旋

山羊悠闲的在峡谷险峰中轻盈漫步

灵巧的身姿让人感叹生命的顽强

峡谷的底部十分平阔

河水时聚时散,河道蜿蜒,砾石散布

谷底收集两岸的雨水雪水

也多在奎屯河旧河道中缓缓流淌

形成了一个个小潭

潭中溶解的各种矿物质使这些小潭变得色彩斑斓

《中国国家地理》2014年11月,摄影/郝沛

哈希勒根达坂

“达坂”是维吾尔语,意思是“垭口”

也就山峰与山峰间互相连接的狭窄的山口

山脊上呈马鞍状的明显下凹处

海拔3390米的哈希勒根隧道

曾一度是我国海拔最高的隧道

一年中的秋、冬至第二年春季

山上山下都是积雪,常常是白茫茫一片

甚至会有雪崩降临

《中国国家地理》2014年11月,摄影/郝沛

公路上修筑了一条百米长廊

可使悬崖上的崩雪翻落至公路旁的深沟中

高处俯瞰时,它也不失为一道景色

独库公路在哈希勒根达坂地带

只有在夏季才能看到零星绿色

《中国国家地理》2014年11月,摄影/郝沛

乔尔玛地区

这是独库公路与东西向乔伊公路交会处

这座公路枢纽

北接依连哈比尔尕山,南为阿尔善山

其高山地带海拔多在3000米以上

山上是纵横交错的冰川,山脚是铺展开来的草场

《中国国家地理》2014年11月,摄影/郝沛

独库公路的这一处路段

常常是直接凿开山岩后修筑的

由于岩层疏松,这里多发泥石流、滑坡

《中国国家地理》2014年11月,摄影/郝沛

那拉提草原

那拉提草原上,积雪正在逐渐消退

白番红花已经迫不及待地展开了花冠

这是天山山地早春最先绽放的花朵

融化的雪水滋润着白番红花

雪色的花朵以娇美而坚韧的气质

呼应着远方雪山的壮丽巍峨

《中国国家地理》2016年07月,摄影/范书财

图兰沙拉达坂

独库公路穿越图兰沙拉达坂

其东侧是玛纳斯草原,西侧是那拉提草原

这里已进入比较暖湿的伊犁河谷地带

大片葱茏的植被,让公路变成了一条绿色走廊

《中国国家地理》2014年11月,摄影/郝沛

巴音布鲁克

巴音布鲁克草原位于天山一处山间盆地里

海拔2000—2500米

由于丰沛的冰川融水和降雨

形成了一个东西长30公里、

南北宽10公里的高原湖泊群

由几百个互相连通的浅水湖沼组成

铁里买提达坂

铁里买提达坂海拔3700多米

是独库公路进入南疆库车前

要翻越的最后一个大山口

《中国国家地理》2014年11月,摄影/郝沛

是南疆与北疆的一处重要分水岭

站在隧道口的悬崖边放眼四望

高耸入云的陡峭山峰被冰雪覆盖

白皑皑的山顶银光闪烁

库车峡谷

独库公路南段最惊艳的景观是库车大峡谷

它也被称为“克孜利亚”或“天山大峡谷”

位于天山支脉克孜利亚山中

是一条被河流切割形成的峡谷

《中国国家地理》2014年11月,摄影/郝沛

这里最具特色的是红褐色山岩

陡峭的群峰直插云天,犹如一簇簇燃烧的火焰

平时,峡谷岩石多是裸露状态

抬眼望去都是一种颜色

而到了飘雪季节

谷底、山坡被雪花覆盖后

则是一幅更为动人的画面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中国国家地理》2014年11月

撰文/南子 责任编辑/马子雷 图片编辑/孙毅博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