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水雷成美军最大软肋,伊拉克古董水雷95%错放,竟挡住美军脚步

反水雷成美军最大软肋,伊拉克古董水雷95%错放,竟挡住美军脚步

图为美军“的黎波里”号被水雷炸出的破洞

海湾战争期间美军几乎在每个方面都都成功压制伊拉克,表现了美军强大的全球作战能力,让美军头疼的唯独两个方面:弹道导弹拦截与反水雷作业,这两个方面美军都有严重的不足,前者还可说是技术限制,后者则更多的是美军自身问题。

美军海面扫雷被忽视

和强大的大型水面作战军舰不同,美军向来不是特别重视扫雷这块,因此他们的扫雷兵力规模与换代没跟上主力军舰更新,显得较为落后。这导致第一次海湾战争爆发时美军扫雷兵力尽管经过“两伊战争”中的一轮扩充(虽然也只是启封一些封存中扫雷舰),但还是不够,能立刻布署的扫雷力量仅包含:

1艘新型的“复仇者”级扫雷舰(MCM 1)。3艘的敏捷/进取级(MSO 509、MSO 449、MSO 490,都是30年以上的老爷船)。6架MH-53E“海龙”直升机。SH-2“海妖”直升机(配备实验性激光水雷探测设备)。20支爆裂物处理小组。

美军“复仇者”级扫雷舰(MCM 1)

而且美军在缺乏当地水文资料的同时,当地也存在水域深度太大、海底泥泞多等不利于声纳探雷的自然条件限制。

美军“的黎波里”号两栖攻击舰担任旗舰,并负责为排雷船队护航

除了美国海军外,英国、沙特、阿联酋、澳大利亚等国的23支爆炸物处理小组也参与扫雷行动。由于扫雷舰的远洋航行能力不足,美军扫雷舰都是经由超级仆人3、4号半潜船进行远洋运送的,但旧式扫雷舰设备老旧而崭新的复仇者级还不成熟,参与行动后不久就发现严重的动力系统问题必须更换全部的4组柴油引擎,不过英国扫雷舰有相对较好、较新的设备可弥补这些不足。

运载MSO 490等三艘扫雷霆的“超级仆人3”半潜船。

伊拉克水雷其实都是老古董

伊拉克主要的布雷船只是两艘苏联T-43型、3艘南斯拉夫和3艘苏制扫雷舰,但美军发现有大量伊拉克及其掳获的科威特小型船只在海湾北部活动,推测这些船只都被投入布雷活动,根据战后报告,埋设水雷总数是1167枚,深度在0-40英尺左右,海滩上布署3200-6400枚人员杀伤雷。

这些水雷以一战之后的老旧碰撞引信水雷为主,但也有一些是较先进的磁感应或声音感应型号。虽然主要是系留雷(锚雷)为主,但伊拉克似乎也用小型橡皮艇部属了20-25枚浮雷,且有相当一部分系留雷(锚雷)没有被正确固定而变成浮雷。

虽然浮雷漂流方式有太多不确定性导致实际杀伤可能极小,但也因此联军很难界定这些浮雷威胁范围,以至于航母机动都必须等直升机完成区域扫描确保安全。

美军艰难扫雷,旗舰中招

1月16日起,英美扫雷舰编队在其他军舰护卫下,开始清出一条24公里长、900多米宽的安全通道,随后在“沙漠风暴”战役开始后的头几周清理一条38公里的路线,以便让海军编队可以在费莱凯岛以南一处16 * 5.6公里的区域进行火炮压制和佯攻。

海湾战争期间美军“海豹突击队”下水排雷

这支编队一度在2月17号遭到岸基反舰导弹攻击并不得不暂停扫雷行动,但联军摧毁这个导弹阵地后的雷达后,编队得以在隔天继续行动,然而之后编队旗舰、唯一可起降MH-53“海龙”直升机的“的黎波里”号触雷受损,好在伤势并没有大到需要立刻撤出,因此之后又继续活动了好几天。

炸伤美军“的黎波里”号的LUGM-145水雷

然而之后宙斯盾巡洋舰“普林斯顿”号也在一处被认为是安全区的海域碰触雷受损,神盾系统一度瘫痪,好在2小时内该舰战力基本恢复,继续为编队撑起30小时的防空网,然后才被替换下来。

美军“普林斯顿”号也触雷受损。

事后发现伊拉克在当地有两个雷区,联军完全没意识到第一个的存在就直接跑去清理2号雷区了,等有军舰在1号雷区中招后才赶紧跑回去清理。

炸伤美军“普林斯顿”号的意大利“曼塔”水雷

虽然联军在地面战役停火前已经大致清出一条可通往科威特舒艾拜港口的通路,但其他港口航线的清理仍在进行,直到3月中旬,联军只清掉220枚左右的水雷,以伊拉克卡斯尔港口48公里航道的清除为例,联军10艘船、4架直升机共花了10天才完成。

在地面战役告一段落后,更多盟国加入扫雷行动,共有来自6个盟国的21艘扫雷舰,这让联军得以在4月11日以前清除553枚水雷。

美国强大的造船工业实力,帮助“的黎波里”号以惊人的速度修复,在4月重返战区。

伊拉克布雷功夫不到家

伊拉克海军也因为布雷行动遭受损失,根据美军纪录,1月24日联军A-6攻击了在Qurah岛屿附近的伊拉克布雷船只,一艘布雷船,一艘扫雷舰和一艘巡逻艇被击毁,另一艘扫雷舰在慌乱中误触自己的水雷而同样被毁。

联军扫雷行动表现不好,幸好伊拉克的布雷功夫也不到家,不仅数量严重不足、型号老旧,他们的布署方式也存在严重错误,除了设置方式效率不佳外,联军发现很多水雷根本没有正确安装引信、传感器、电池,甚至高达95%的前苏联UDM声感应水雷是无法工作的,还有把触发引信水雷沉底放置的,以及13%的系留雷(锚雷)随处漂。

伊拉克“奥萨级”导弹快艇

伊拉克最大问题是,太过低下的打击能力根本无法有效威胁和阻滞联军缓慢的扫雷行动,他们的空基侦测与打击平台被联军空中力量有效封锁,岸基导弹受限于严格的保留命令(萨达姆想等两栖登陆开始后再消耗导弹)。海军军舰同样缺乏生存能力,自有的“奥萨级”导弹快艇老旧而脆弱,对联军空中打击的仅有反击手段是SA-7导弹,这对联军空中力量来说毫无威胁,软杀伤、预警、干扰能力也基本是零。

科威特的“吕尔森”FPB57级,德国货,当时比较先进,但伊拉克人不会用。

而掳获自科威特的TNC-45和FPB 57导弹快艇虽然有较先进的西方电子设备,但联军发现可能是受限于小型船只较低的稳定性,也可能伊拉克接收船员不熟悉设备,他们的雷达和电子支援设备也没有对联军直升机和雷达表现出像样的侦测能力,所以联军直升机还是能轻松的攻击被锁定的前科威特军舰。

美军战后反思,加强水面扫雷力量

不过,水雷不仅导致两艘军舰的损伤,也确实让美军深刻体会到自身的不足:他们的扫雷舰虽然理论上能够找到当时伊拉克所有型号的水雷,但实际运用上仍旧无法保证不会有遗漏,这意味的扫雷舰必须反覆扫荡同一区域,也因此极度花费时间。而美军虽然从未认真计划和执行对科威特的两栖登陆作战,但并不是没有相关研究。然而研究成果非常不乐观,扫雷作业就需要花上数天,这意味着登陆的突然性会完全不存在,也完全没有执行的价值,而如果想缩短到一天内,美军把全部的扫雷舰派过去都不够用。

伊拉克施放大量石油在海上干扰扫雷作业

扫雷进度的缓慢除了对当地水文资料、扫雷兵力与技术的不足,以及伊拉克故意施放大量石油在海上干扰扫雷作业外,另一个重大原因是他们无法在伊拉克进行水雷布署时就出手。

为了避免在联军妥善布署完成前被伊拉克袭击,联军严格限制海军部队的活动,甚至连布雷区域情报搜集都难以完成。除此之外,由于战事爆发的太过突然,联军能监控当地的信息手段本来就严重不足,水雷监控的优先度又比较低,而扫雷舰还没抵达,MH-53“海龙”直升机虽然已经空运到了,却也要等两栖舰“的黎波里号”抵达。

各种改装的布雷船让美军防不胜防。

之后美军不仅在当地常驻扫雷舰编队,在2003年的战争中,美军很迅速地在伊拉克布雷船只活动中进行猎杀,虽然当时伊拉克利用驳船与拖船改装成可携带数十甚至超过100枚水雷的布雷舰,且这些水雷平常被集装箱,帆布或油桶遮盖,理论上可避开空中侦查追踪,但仍旧被迅速发现与捕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