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进入收割期

直播进入收割期



本文为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闫丽娇

编辑 / 赵力


近日,斗鱼被曝将于5月23日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融资规模最多5亿美元。4月22日,斗鱼向纽交所提交了IPO申请,包括虎牙、YY母公司欢聚时代、映客在内的多家头部直播平台均已迈入上市公司行列。

就在斗鱼提交上市申请一周后,花椒直播主体公司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变更,变更后,六间房成为唯一股东。

再往前推一个月,王思聪加持的熊猫直播刚刚结束了与斗鱼、虎牙三分天下的局面,主动宣布关停。



2019年的直播,走过了最热闹的时候。一面是曾经的明星平台的关停,一面是几家头部直播平台进入业务成熟期。与此同时,直播作为其他应用“附属品”的工具属性越来越强,陌陌、快手、淘宝、腾讯音乐均不是直播起家,却都在依靠直播变现。

从2015年到2019年,直播先后走过了从兴起到高潮、稳定,再到洗牌的4年。据不完全统计,“千播大战”时曾有超过300家直播平台同场竞技。到了2019年,直播行业就只剩下几家头部平台在持续较量,加上小平台,也不过百家。

整个直播行业似乎已经走进了低迷期,尤其今年,头部应用的离场让直播行业离“千播时代”的火热相去甚远,但一些直播行业从业者对燃财经表示,直播行业正在变得越来越“专业”。所谓专业,另一层含义是洗牌过后,裸泳者出局,剩下的头部平台和公会则进入利润收割期。


草船借“直播”成为社交、短视频的“摇钱树”


2018年双十二,原定于10月上市的腾讯音乐终于成功IPO。在腾讯音乐上市前提交的招股书显示,腾讯音乐的主营业务分为两方面:一个是以直播和K歌为主的社交娱乐业务,另一个是以付费订阅和数字专辑为主的在线音乐业务。腾讯音乐是一家提供在线音乐服务的公司,但直播业务却贡献了大部分营收。

腾讯音乐2018年财报称,其直播收入高达 134.49 亿元,在线音乐服务的收入仅为 55.36 亿元,直播业务占了总营收的 71%。


腾讯音乐在纽约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


直播前所未有的体现了它的工具属性,正在成为直播应用以外的其他平台的摇钱树。

5月13日,界面新闻消息称,快手将2019年的营收目标定为300亿元,其中直播和广告是主要收入来源。报道提到,2018年快手达到了盈亏平衡,其中直播收入达到200亿左右。

从这些财务数据可以看出,虽然直播可能已经不是最热门的赛道,但显然直播还是门好生意。以社交起家的陌陌,吃到直播红利的时间更早。

在今年发布2018年财报以后,陌陌持续16个季度实现盈利,其营收主要来自于直播、增值业务、移动营销和移动游戏,但直播业务是陌陌的最大头收入来源,占总营收的比例近八成。

仔细观察,这些借道直播变现的社交、短视频平台,本身都具有较强的社交属性和内容生态,在此基础上,直播的应用增强了用户的黏性和娱乐体验,同时也给平台带来持续可观的收入。直播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娱乐甚至教育类应用的标配,某种程度上,这些非直播起家的平台也在利用直播挤压传统直播平台的时间。


公会、头部直播平台稳定收割


直播行业垂直平台“今日网红”不完全统计,2016年直播平台的融资事件超过25起,融资总额在189亿元左右。但从2018年开始,直播平台融资事件大幅减少,一众小平台销声匿迹。

即便如此,也不代表传统直播平台已经衰落。“千播大战”盛景不再,但直播行业留下来的玩家,其实过得也不错。

从数据上看,行业大盘正在逼近饱和,但这并不意味着行业环境的萧条,一些直播公会的营收反而在上涨。洗牌期里,手握大量主播资源的公会更多感觉到的是机会。

高维所属一家腰部直播公会,他告诉寻燃财经一组数据,抖音前10的直播公会,月流水均在千万以上,以行业普遍的净利润率10%保守估计,这些公会每月的净利润能达到百万级别。在其他一些平台,头部公会的月流水也能到达千万级别。

高维所在的公会,起初只有4人的团队,现在已经发展到了40多人。近期,他们新组建了一个短视频团队。但他表示,直播仍旧是他们未来一段时间的核心业务。“同行们也在关注短视频,很多短视频MCN还是处于烧钱状态,如果转型短视频,公会靠什么盈利依旧是个问题。”

另一家公会负责人周本透露,2018年,他所在的公会收入同比翻了两倍,今年的收入还将有一倍的增长空间。据他介绍,现在活下来的老牌公会都在持续盈利。

实现净利润增长的不但有从业者,跑出来的头部平台也进入了相对稳定的收割期。

虎牙在纽交所敲钟上市



虎牙在5月16日盘后公布了一季度财报,营收同比上升93.4%至16.315亿元,直播收入同比增长95.8%至15.525亿元,平均月活跃用户数(MAU)达到1.238亿。非GAAP准则下净利润为1.313亿元,同比增长94.1%,连续六个季度实现盈利。

老牌直播平台YY的增长数据也不错。据其母公司欢聚时代的财报显示,2018年 YY全年总营收达157.64亿元,同比增长36.0%,其中Q4营收46.41亿元,同比增长28.0%,超出预期。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18年YY的净利润达31.96亿元,同比增长18.4%。

而YY的营收增长主要是由直播收入的强劲增长带动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YY的直播收入为43.91亿元 ,同比增长了30.4%。

目前,较为知名的直播平台只有合并花椒后的六间房暂无上市消息,其余上市的虎牙、映客、欢聚时代(YY)均处于盈利状态,上市进程中的斗鱼,其毛利率也已由负翻正。

从资本市场的反映看,YY和虎牙也超出了上市之初的发行价。信益资本分析师秋源俊二对燃财经分析称,目前国内的直播业务已经进入成熟期,未来还可能有一定增长。他表示,增长或来自国际化,或在于继续深耕。


平台成本高企增长受限,出海以解忧?


虽然从财报中可以看到,各家直播平台的总收入和利润在增长,但几家头部的直播平台呈现的问题也很严峻。

营收单一化是直播行业最被频繁提及的问题。以虎牙为例,其营收主要来自两方面:直播业务、广告及其他。在营收构成方面,以2018年Q4为例,直播收入占了总营收的九成以上。通过上文提到的财报数据可知,其他家如陌陌,直播的营收也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正在上市途中的斗鱼,直播业务占总营收的比重逐年增加,从2016的77.7%一路上升到了2018年的86.1%。




最严重的是映客,其2018年直播业务收入占比高达99%。而过于依赖直播打赏收入、营收结构日益失衡的风险显而易见——造成头部主播议价能力太强,进一步造成内容成本畸高。

除此之外,高昂的主播签约费用、带宽费用,电竞赛事版权费(游戏直播平台设计)和运营推广费用,也造成了整体的低利润。

虎牙2018年的分成和内容成本为30.61亿元,占了2018年直播收入的69%。

这一现象在斗鱼身上更加明显,高昂的“营业费用”使得尽管斗鱼2018年首次实现了毛盈利,但净亏损却在增加。2016年到2018年,斗鱼的总营收从7.87亿涨到了36.54亿,成本投入从11.55亿涨到35.03亿,2018年斗鱼首次实现毛盈利,但净亏损额由2017年的6.13亿扩大至8.76亿。原因出在大幅增长的营业费用。2017-2018年,斗鱼的总经营费用分别为6.14亿和10.1亿,同比大增64.6%。其中最大的一项是销售费用,占比在50%以上。

据易观数据,2018年我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78亿,环比增长9.83%,整体用户的增速开始放缓,直播行业进入了用户存量市场。增长,已经成了直播行业甚至整个移动互联网的难题。

同样的困局面前,直播平台们想到的办法大抵相同——出海。

虎牙首席执行官董荣杰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将海外业务视为直播领域的核心差异化竞争因素,2019年虎牙希望加速出海。


虎牙旗下海外平台NIMO TV


2019年第一季度,KK直播、YY等平台也逐步加大了海外市场的拓展,寻求更大的用户增长空间。目前东南亚成为直播平台出海的首选。映客直播尽管尚未开启海外业务,但已将出海行动列入其2019年的业务重点,并将优先选择中东地区发展。

斗鱼先是投资一家位于广州专门做海外直播的平台nonolive,此后在陈少杰的主导下于深圳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团队,专门做海外直播业务。

艾媒咨询直播行业高级分析师刘杰豪曾指出,东南亚、中东、非洲、印度等新兴市场是中国直播公司青睐的出海首选,不管在网络环境还是智能手机普及上,都处于红利期。企业在网络资费成本节省以及用户推广效率上具有优势。

但KK直播出海项目Stream Kar负责人杨勇也表示,尽管海外市场非常广阔,企业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也很多。直播涉及视频监管,海外同样有着复杂的监管环境,如何既鼓励娱乐性又把握监管的尺度就是个问题。不少企业都因为“本地化”管理等问题失败。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应受访者要求,高维、周本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