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家大爷和杨大仙的故事

傅家大爷和杨大仙的故事


六十出头的傅佳玉骏大爷瞅着断了的半截香出神,大爷这三柱香是杨大仙临走的时候亲口交代的,出门办事之前口中念叨杨大仙的名,点上三柱香,保证随叫随到保着大爷把事儿摆平了。杨大仙领的是灰仙,做生意的上下堡子的老家儿都信她。大爷愣愣的看着半截香,心里核计这是真灵了,仙家没有领神,香也断了半截没有燃,也就难怪刚才项目开标被废了标,事儿就难成啊。

杨大仙第二次来傅佳沟大爷的办公室的时候,真就说这事儿难,因为跟大爷竞标的另外三家也请了弟马帮忙,虽然说不上道行有多深,人家也是人一手仙一手,上上下下人家也是没有少打点。傅佳大爷跟杨大仙说了半截香的事儿,这回是真的服了,有神有法力。大爷就跟杨大仙说,大仙铺路尽管下功夫吧,一打五千块钱就给杨大仙撂下,好酒还有两瓶,好烟还有六盒,格外还给弄了一扇排骨,少说也得九斤。

杨大仙也痛快,第一步就让大爷净屋子。理儿好懂,上一回大爷竞标原本那是安排好了的,道也摆了,之所以断了半截香,那就指定是大爷屋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搅合了。杨大仙用了一把新苕帚,包了红布,从大爷办公室的西墙角开始净,开了前后窗,燃了杨大仙自己做的香辣枝子捻香。很快就把屋子净好了。杨大仙起身拿好大爷给的钱和东西,仍旧还是那句话。第二次开标出门办事的时候,口中叫着杨大仙铺道帮忙,点上三柱香,关闭门户就妥妥儿的。

事儿也就巧了,傅家大爷给自己当局长的师兄弟通了电话,高兴滴说妥了妥了,中标了。过程还真就不复杂,那个在政府有人的女老板,标书有瑕疵,遇到一个半年都没有抽上评委签的建工学院教授当主审,老太太就一句话,什么破标书,驴唇不对马嘴,这样的公司能干好活?不合格,劝退竞标资格。那个从省城带着指标来的大公司的项目总就更有意思,什么什么都带齐了,就是说不清楚这水利设施建设的乡镇究竟有没有砂石料,标书做的工艺需要到一百五十公里外采购砂石料。而明明这个项目所在地本身就有巨多的砂石料场。甲方代表专家发言,不敢冒险让这种对项目一点都不了解的公司干,就是再有领导说话,甲方也不敢担责任,担不起,现在反腐败多严啊!开标的时候,剩下合格的五家公司,大爷的报价最低,低价中标。什么话没有,当天就发了中标公示。

大爷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乐了一天的大爷想起来屋里的三柱香。急忙开口门,针对着堂口,三柱香了了的,一撮白灰洒在案子上,妥妥的。

作者凤城白旗三台

满族文化网原创作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