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铜企业举步维艰 7月1日“六类”废铜限制进口下半年影响多大

废铜企业举步维艰 7月1日“六类”废铜限制进口下半年影响多大

据SMM调研得知,自5月中下旬以来,有不少废铜企业表示处境艰难,废铜价格高企致使企业用废成本大幅提升,利润受到挤压,所以不排除停产的打算。这一点从废铜制杆企业开工率便可窥见一二。据SMM月报数据显示,4月废铜制杆企业开工率为66.98%,环比减少4.27%,同比减少7.12%。环比同比均出现如此大幅度的下滑,SMM综合多方面因素,认为有以下几点原因:首先随着铜价连创新低,大大削弱了废铜的价格优势,所以5月份精废价差月均价也处于831元/吨的低位,导致精铜对废铜的替代效应大幅增强。精铜制杆企业5月开工率环比快速上涨就能一定程度上反映5月份开始精铜正在抢占废铜原有的市场份额。据SMM月报数据显示,5月份精铜制杆企业开工率为81.70%,同比增加1.28%,环比增加3.42%。》查看SMM精铜制杆企业开工率历史数据而废铜市场份额的减少也受到国内废铜供应量减少的影响,所以在供应减少的情况下,废铜价格水涨船高,进一步缩窄精废价差。消费疲软也致使废铜难以维持原有的市场规模,SMM月报调研结果显示,4月SMM全国废铜消费量为18.89万吨,环比减少7.85%(1.61万吨)。

并且,自4月增值税降税之后,废铜市场平均票点由7.5%下调到6.5%,仅下调了1%,其实若想维持在降税前的精废价差水平,废铜票点应下调1.5%。但是实际上由于废铜票点表现出相对的抗跌性,废铜含税价的降幅低于电解铜,导致精废价差有所收窄,压制了废铜的价格优势。目前国内废铜企业觉得举步维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由于废铜杆厂的设备与精铜杆厂存在一定差别,很难在短时间内革新设备,所以即使在价格不存在优势,利润被挤压的情况下,也很难转变生产方向,目前看来将原有的废铜制杆市场份额让给精铜制杆市场也是无奈之举。国内废铜供给受限,给了进口废铜进入国内市场的机会。所以废铜进口市场上出现了“抢进口”效应。

SMM数据显示,今年4月进口废铜金属量为14.41万吨,环比大幅增加。今年1—4月进口废铜金属量较去年同期增加约3万吨,同比增加7.33%。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国内废铜供应紧张的局面。但是随着7月1日逐渐临近,“六类”废铜将由非限制类进口固废转为限制类进口固废,仅拥有进口批文的加工利废企业和再生园区内的企业才可以进口。由于目前废铜的进口批文尚不确定,所以进口废铜可能还会受到政策变动的影响,难言对国内废铜供给不足的情况能有多大程度的助力。随着国内对于“洋垃圾”的管制政策逐渐趋紧,国内从今年年初就开始限制低等级原材料的进口,其中“七类”废铜就已全面禁止进口,目前能够进口的废铜仅包含“六类”废铜,即各类铜废碎料。但是从7月1日起高等级废金属的进口也将受到限制,即“六类”废铜将由非限制类进口固废转为限制类进口固废。》相关分析—【SMM重磅】废铜转资源类标准为何?—基于“六类”废铜种类分析预测综上所述SMM预计在今年下半年,如果铜价没有宏观和基本面的利好消息支持,废铜价格优势的减弱会在一定程度上继续刺激精铜的消费,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在环保政策逐渐趋紧的大背景下,企业会逐渐改变用废习惯,但是废铜市场体量毕竟有限,所以对于精铜消费的提振还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