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行业点评:由进出口数据透视稀土博弈底牌

稀土行业点评:由进出口数据透视稀土博弈底牌

机构: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员:刘文平,黄梓钊

稀土进口:逐年增长,初级矿产品贡献最大。2018年我国进口稀土产品总量约9.82万吨,同比+179%,其中,稀土金属矿2.9万吨,同比+3729%;稀土化合物6.92万吨,同比+101.75%;稀土金属6吨,同比-92.1%。主要进口国家为美国、缅甸、马来西亚、法国和日本,合计占总进口量的99.51%。

2018年我国成为稀土化合物净进口国,稀土化合物进口量近三年复合增速61.59%。稀土化合物进口量占我国进口总量70.47%,主要为其他氟化稀土、混合碳酸稀土、其他氧化稀土、氢氧化铈和碳酸铈,合计占稀土化合物进口总量的99.41%。

我国稀土进出口变化呈现“进口近年激增,出口稳定增长”的格局。进口激增来源于1)持续的供给侧改革与环保打黑的共同作用下,国内稀土矿资源供给快速收缩,缅甸进口的混合碳酸稀土成为国内冶炼分离产能的中重稀土矿的替代来源;2)美国Mt.Pass复产后,产能爬坡顺利,由于美国国内冶炼分离产能欠缺叠加经济性考量,初级原料经由海运进入国内。预计未来在腾冲闭关持续的条件下,中重稀土产品价格将得到持续的成本端推动。而针对美进口稀土原料加税的持续,将从加工环节压制美稀土资源开发利用的经济性与相对竞争力,短期实现遏制。

稀土出口:总量稳定上升,4成冶炼分离产品出口海外。根据稀土行业协会数据,2018年稀土出口量达到5.3万吨(折REO4.7万吨),近几年出口量保持稳定增长。我国稀土出口全部为冶炼分离产品,其中近四成产品用于出口。

出口产品以稀土化合物为主,出口国别集中于日、美、欧洲等国。86%的出口产品为稀土化合物,14%出口为稀土金属。日本是稀土金属最大出口对象,其中镧、钕为出口量靠前金属;美国为稀土化合物最大出口对象,其中氧化镧和碳酸镧是出口量最大的稀土化合物。扼住美国石油化工与光学的咽喉,透视出口结构数据,能发现氧化镧和碳酸镧是出口量最大的稀土化合物,美国为最大出口目的地;共占我国稀土化合物出口总量的42.3%,下游应用于石油石化、光学玻璃、精密仪器与功能性陶瓷等高端制造领域,如果假设镧系产品全球隐性库存较低的情况下,其他国家短期无法补全美国需求缺口,将造成其相关下游制造业承压。

风险提示:供给侧改革不及预期、中美贸易争端缓和、缅甸矿进口放宽、新能源汽车销量与风电订单不及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