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爱情:一屋、两人、三餐、四季

最美的爱情:一屋、两人、三餐、四季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01

朱生豪与宋清如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的睡觉。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

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我爱你也许并不为什么理由,虽然可以有理由,例如你聪明,你纯洁,你可爱,你是好人等,但主要的原因大概是你全然适合我的趣味。因此你仍知道我是自私的,故不用感激我。

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愈更深切地爱你。

你如同照镜子,你不会看得见你特别好的所在,但你如走进我的心里来时,你一定能知道自己是怎样好法。

——朱生豪致宋清如

朱生豪可谓民国“情书圣手”。然而他所表达的绝非独一无二。

在杜拉斯的《情人》一书中,男人穿过人群,走向女人,告诉她,“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

现在,我是特意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正如叶芝那首诗,多少人爱你风韵妩媚的时光,爱你的美丽出自假意或真情,但唯有一人爱你灵魂的至诚,爱你渐衰的脸上愁苦的风霜。

02

鲁迅与许广平

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天天寄同一名字的信,邮局的人会不会古怪?

我决定目不斜视,而且将来永远如此。

我先前偶一想到爱,总立刻自己惭愧,怕不配,因而也不敢爱某一个人,但看清了他们的言行的内幕,便使我自信我绝不是必须自己贬抑到那样的人了,我可以爱。

——鲁迅致许广平

如果不是有落款为证,简直难以相信这样一些没头没脑的话是出自大文豪鲁迅之手。

印象中的鲁迅,是冲锋的战士,是冷峻的严师,横眉可对千夫指,谁能料想他会有这样孩子气的一面。

或许,爱人当如是。因为她,冷峻的战士也变得柔软起来。

03

沈从文与张兆和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

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

我想到这些,我十分犹豫了。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用对自然倾心的眼,反观人生。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在同一人事上,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

我生平只看过一回满月。我也安慰自己过,我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沈从文致张兆和

同为师生恋,沈从文这段爱情却比鲁迅的来得坎坷得多。

他硬是凭着一股韧劲,经过近四年的努力,终于将张兆和追到了手。

有关沈、张的爱情,还有一个故事被传为佳话:沈从文曾跟张兆和说:“如爸爸同意,就早点让我知道,让我这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等父亲同意了自己的婚事后,张兆和即拍电报给沈从文:“乡下人,喝杯甜酒吧。”电报员奇怪,问是什么意思,兆和不好意思地说:“你甭管,照拍好了。

一杯带着密语的甜酒,让沈从文成了张家的三女婿。

04

徐志摩与陆小曼

我爱你朴素,不爱你奢华。你穿上一件蓝布袍,你的眉目间就有一种特异的光彩,我看了心里就觉着不可名状的欢喜。

朴素是真的高贵。你穿戴齐整的时候当然是好看,但那好看是寻常的,人人都认得的,素服时的眉,有我独到的领略。

我的胸膛并不大,决计装不下整个或是甚至部分的宇宙。我的心河也不够深,常常有露底的忧愁。

我即使小有才,决计不是天生的,我信是勉强来的;所以每回我写什么多少总是难产,我唯一的靠傍是霎那间的灵通。我不能没有心的平安,眉,只有你能给我心的平安。

——徐志摩致陆小曼

有人说,真的喜欢一个人,会喜欢她所有的模样。华服的雍容也好,素服的简朴也罢,只要是她,那便是最好的。

徐志摩笔下的陆小曼无疑是他心上最好的恋人。所以,即便只是一件简单的蓝旗袍,也会让他心生无限的欢喜。

或许也正因此,徐志摩死后,陆小曼终身素服,绝足社交场所,编辑出版《徐志摩全集》成为她余生的心愿。

05

钱钟书与杨绛

在遇到她以前,我从未想过结婚的事。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未后悔过娶她做妻子,也从未想过娶别的女人。

——钱钟书致杨绛

我爱的人,恰好也深爱着我。于时间的洪荒之中相遇,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一切恰如其分。世间最美好的爱情也莫过如此吧。

06

张爱玲与胡兰成

见了他,我变的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心里是欢喜的,又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

——张爱玲致胡兰成

世上但凡有一句话,一件事,是关于张爱玲的,便皆成为好。

梦醒来,我身在忘川,立在属于我的那块三生石旁,三生石上只有爱玲的名字,可是我看不到爱玲你在哪儿,原是今生今世已惘然,山河岁月空惆怅,而我,终将是要等着你的。

——胡兰成致张爱玲

胡兰成不愧为才子,情书笔力婉转,情深意切。像张爱玲这般孤傲之人也难免沉沦,低至尘埃。

但可惜,张爱玲终究不是白流苏,即便同样经历了香港的覆灭,也难以全一段倾世的爱情传奇。

07

闻一多与高孝贞

今天早晨起来拔了半天草,心里想到等你回来看着高兴,荷花也放了苞,大概也要等你回来开,一切都是为你。

——闻一多致高孝贞

08

朱自清与陈竹隐

一见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来,我更喜欢看你那晕红的双腮,黄昏时的霞彩似的,谢谢你给我力量。

——朱自清致陈竹隐

那时候的感情,

温吞,却缠绵。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一纸浪漫,跨越百年,

却终究还是纸短情长,

深情总是在言语之外。

—《END》—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