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阵地不在了,但海岸炮兵心中的军魂仍在

当年的阵地不在了,但海岸炮兵心中的军魂仍在

现代化的海军岸防部队(资料图片)

作者:王同富(大连)

(一)

1981年10月27曰17:30时许,鸭绿江畔,我望着向我们挥手致意的伟大领袖塑像,同近千名丹东籍新兵,在秋雨绵绵中登上了闷罐军列。

车轮滚滚,两条铁轨把我们带到旅顺口,已是第二天22时。当登上大解放崩跳着进入这个山窝,想不到,我从这个山沟奔向蓝蓝的海,一晃38载……

1985年,在百万大裁军中,我所在的连及后来所在的团相继被裁撤,而我却辗转在几个部队间。近几年,突然老连队的战友,开始吹响集结号,纷纷返回第二故乡,重返没有火炮,没有战友,没有人烟的老阵地。

我一次次陪同他们上山,又一次次揪着心,看着那残存的营房,孤独的芳草,然而那无数张消失而活跃在我心中的笑脸闪现在我心中。

战友们先后回到了家乡,我却在旅大服役25载,如今脱下军装14载仍留在第二故乡。今天,我带领现在役的女婿陪用华老兵重访我们的老连队。

哦,42年前的老兵用华回到连队。我们踏上已经撤编的老阵地……

(二)

潮起潮落,多少感人的故事?

消失30年音讯的老炮长李长志,从未联系,当一位与我同班退伍的天津兵刘颖赶到大连的夜晚,几杯酒下肚,我们想起了他。

偶然从一名老领导口中得到他的电话,马上拨打手机联系,30多年后的声音却仍然熟悉,但却不那么热情了。按着电话的约定,战友刘颖第二天驾车从大连去了老炮长的家乡盘锦,当赶到时,炮长却关了机。

3个月后,我却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原来是我找了30多年的新兵连班长曲万财的电话。与李炮长为同乡战友的曲班长说,李长志接我们电话那天晚上,已住沈阳盛京医院,第二天上了手术台,如今老炮长已经走了!

他还告诉我,我们的副炮长李永林先于李炮长也早已走了……

今年五一,当曲班长给我电话,说带着夫人及儿子、儿媳和孙女要来大连……那个夜晚,我与老班长举起一杯,喜极而泣。见到老班子,瞧那当年满头浓发成了光头强,我不知岁月去了哪?一位在连队干了5年的老兵,带着一家来到没有火炮的阵地,给儿孙讲述丢失了的那个难忘的青春岁月……

(三)

2019年4月,刚从安徽省某部门领导岗位退休的老领导来电话,说要回旅顺看看。谁知,他同夫人带着外孙自合肥乘高铁至烟台,又从烟台坐轮船已不打招呼来到旅顺。

他们下了船已夜深,却打的直奔当年团部大门前。面对紧闭的大门,六十开外的他却激动不已,拍下了昏沉灯光下的团机关大院,入住酒店一夜无眠,然后一篇《回访老军营》一跃手机屏幕。

用华兄对我有知遇之恩,曾手把手带我从事机关文字工作。得知他突然返回旅顺口,我从大连驱车赶回旅顺。在女婿帮助下,重返岸炮梧桐树下。转业14载,离开军营,老部队机关多次换防,难以进入。当进入大院内,一段往事涌入心头……

离开旅顺城区,我们直奔塔河湾畔,陪用华兄赴180阵地。这是我陪180阵地服役过的战友N次返老连队啦。但这一次不同,正赶槐花盛开,满沟的槐香赴鼻而来,偌大的阵地从山下指挥连到山上战斗连空无一人,只有天空的鸟儿啾啾地窜起。

踏入老连队连部的残存的营房,用华带着外孙进入当年的连长、指导员的房间,给小外孙讲述着什么?在连部拐坡下,我跟着他找到当年苏联红军留下的老房子,用华进入房间,望着残存空壳的老屋,默默地站在那……

当返回门口时,他眼含泪花,脸庞表情凸现悲伤。他对我说,1976年分到这岸炮四营战斗连四炮转运班。那是1997年春天,他父亲来队了,就住在这老屋内。当时,每个排抽一人出公差编筐搞副业生产。

我问他,说你会编吗?他说,哪会呢?但当时又不敢说,只好跟着东北兵学。父亲来队告诉他,说1976年他当兵后,他爷爷、姥爷先后病逝,家里人怕影响他工作,对他保了密。

用华指着额头右侧的疤痕对我说,当时我额头生了个疮,整个脸都肿了,但他没请一天假。父亲对他说,既然领导抽你去编筐,你就要干好,不会也要学,好好干,争取早日入党提干。

父亲来队三天,他没有陪父亲,而是带病在连里另一房间跟着老兵编筐。说着,用华双眼含泪,让我给他照了相。他说,感谢谷新朝老排长,后来的韩卫良指导员、邬祖根老班长等推荐,使他调入营部代理了营部书记,后来提了干。

我跟随他向四炮那火柴盒似的红砖房走去,我们在杂草丛里寻找当年的小道,奔向营房、坑道及二弹药库……

在四炮残存的红砖房前,用华对外孙说,这就是当年外公当兵的家。望着他小外孙机灵的似懂非懂的大眼睛,我在想,但愿我们的后来者,能够懂得,老一代的初心。

突然间,用华的形象在我心中高大了起来。一个皖南农家之弟,从这山沟走出成为一名合格海军军官,后来转业又经历多个岗位锻炼,竟走上厅级领导岗位,正是用华的踏实勤奋挚诚努力之结果。

难忘1985年,我们在梧桐树下的岸炮团政治处宣传股相识,是他受命李必鑫主任、韩卫良股长派遣,带我去大连湾处的三山岛六连。

当时,六连夜晚停电,我们点着蜡烛写材料,记得:四有实践结硕果,后进连队变先进的材料被基地、舰队转发。当时在海岛的大海边,他如兄长鼓励我的话语仿佛在昨天。

1985年团里年终总结,我作为当年唯一的士兵荣立了三等功。后来才知,是他积极向李主任、韩股长推荐,才使我获得了荣誉。正是这个三等功,给我有了扬帆起航的翅膀……

(四)

我忽然找到了这些年为什么老战友回军营寻觅老阵地的答案?阵地不在了,但海岸炮兵心中的军魂仍在,海岸炮消失了,炮魂在我们心中。

当年安业民烈士的“人在阵地在”的精神,其激励过多少代岸防人。如今,岸防部队建成了集高炮、岸炮及岸防导弹于一体的海岸劲旅,当年的阵地不在了,编制撤编了,但部队现代化的号角催人奋进,后来者将更强大。

阵地槐花飘香时,今天我们返回老阵地。我陪同用华老战友穿过四门火炮阵地,瞧那阵地的天,瞅那炮位盛开的野花,嗅那满沟满坡霞一样槐花的香。哦,用华42年前的老连队,我38年前的初始军营……

返回的路上,面对塔河湾的浪潮,忽然,我心头一热,满脸泪花。

哦,今天我陪海岸炮兵老兵回家!

今日海军岸防部队

(除资料图片外其余均由作者提供 编辑:王宇)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