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障车刚被拽上拖车,一辆别克撞了过来,别克车驾驶员及乘客当场死亡

故障车刚被拽上拖车,一辆别克撞了过来,别克车驾驶员及乘客当场死亡

来源:半岛晨报

高速路上,捷达轿车发生故障无法行驶,于是打电话找来救援车,捷达刚被拽到拖车上,一辆别克撞上拖车,事故导致别克司机和车上乘客朱某当场死亡。交警认定捷达和救援车负事故次要责任。朱某家属到法院起诉索赔,一审判决捷达司机承担两成责任。捷达司机认为车已上了拖车,发生事故与己无关提出上诉。近日,二审驳回了上诉。

故障车刚被拽上拖车,别克撞拖车致两人死亡

2017年5月11日18时许,胡先生驾驶一辆捷达轿车行驶至深海高速大连方向321公里+700米处时,车辆左前轮突发故障,于是他将车停在左起第一条机动车道,随后拨打了救援电话。

很快,李师傅驾驶拖车赶到现场实施救援。18时50分,发生故障的捷达轿车刚被拖拽到清障车托板上,但清障救援作业并没有彻底结束。这时,王某驾驶一辆别克轿车行驶至该路段,由于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结果别克车左侧车身撞在拖车右后部,还撞到了托板上捷达轿车的后保险杠。巨大的冲击力使得拖车前移,又撞到了金属护栏。

事故导致别克车司机王某和乘客朱某当场死亡。交警部门认定,王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胡先生、李师傅负事故的次要责任,朱某不承担事故责任。

朱某家属将王某法定继承人、胡先生、拖车公司等起诉到法院,要求王某法定继承人赔偿全部经济损失116万余元的60%,即69万余元;胡先生赔偿损失的20%,即23万余元,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商业险范围内承担保险赔偿责任;拖车公司赔偿损失的20%,即23万余元,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商业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故障车承担两成责任,乘客家属获赔百万余元

法院审理认为,此事故经交警部门出具事故认定书,认定王某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胡先生、李师傅负此事故的次要责任,朱某不负事故责任,各方当事人均未对事故认定书提出异议,一审法院予以采信。

胡先生、李师傅应分别按照其在事故中所负的责任对朱某家属因本次事故造成的合理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王某的法定继承人,应按照王某在事故中所负的责任对朱某家属因本次事故造成的合理损失在继承王某遗产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因肇事的清障车为拖车公司所有,李师傅是拖车公司员工,发生事故时系履行职务活动期间,因此李师傅在本次事故中的赔偿责任应由拖车公司承担。

金州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捷达轿车投保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支付朱某家属保险赔偿款5.5万元;拖车投保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支付朱某家属保险赔偿款5.5万元;拖车投保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保额内支付朱某家属保险赔偿款17.8万余元;胡先生赔偿17.8万余元;王某法定继承人赔偿朱某家属53.6万余元。

未依法放置示警标志,二审驳回上诉

对此判决,胡先生提出上诉,其认为自己与朱某家属主张的损害结果不存在侵权法律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胡先生对交通事故认定不服,诉讼前已对事故认定申请复核,因此一审法院认定胡先生对该事故认定书未提出异议错误。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中,针对案涉交通事故,公安机关交警部门已作出事故责任认定,除死者王某未按规范驾驶车辆承担主要责任之外,事故成因还包括胡先生未及时将机动车移至不妨碍交通的地方停放,且未在占机动车道停放的故障车来车方向一百五十米以外采取措施示警,以及拖车公司未在来车方向一百五十米以外采取措施示警,交警部门据此认定胡先生与拖车公司救援车驾驶员分别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即胡先生和拖车公司均未依法放置示警标志,均对事故发生存在过错。因此,综合考虑,一审法院判决王某自行承担60%责任,胡先生和拖车公司分别承担20%赔偿责任,事实和法律依据充分,并无不当。

关于胡先生主张事故发生时其车辆已经被拖至救援车托板上,因此其与交通事故不存在侵权法律意义上的因果关系的上诉理由。胡先生车辆发生故障在先,拖车公司救援车赶到现场停放在上诉人车辆前进行施救在后,胡先生首先具有将车辆移动至应急车道的安全防范义务,在无法移动的情况下,胡先生至少有在救援车到来前按照规定放置示警标志的义务,救援车到达后,胡先生的上述防范义务不因此而免除,亦应保障来车方向保持足够的安全警示距离。而胡先生在救援车到来前未移动车辆且未依法放置示警标志,救援车到来后仍未进行修正,胡先生对此存在过错,即使发生事故时胡先生车辆已经被拖拽到托板上,胡先生的上述过错也已经构成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胡先生应为此承担赔偿责任。

近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半岛晨报、39度视频记者佟亮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