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凡尔登绞肉机!叙军诱敌自投罗网 悍匪损失8000精锐

中东凡尔登绞肉机!叙军诱敌自投罗网 悍匪损失8000精锐

2019年5月5日哈马西北前线战斗打响以来,靠着从伊德利卜后方调兵遣将和“洋东家”土耳其源源不断供给(包括从阿夫林地区抽调土系仆从军和重装备),哈马西北和拉塔基亚东北前线的反对派武装实力确实有所增强,这体现在他们作战时近乎“不要钱”似的拼命发射反坦克导弹以迟滞叙军进攻势头,也确实起到一定效果。

据亲反对派媒体报道称,截至6月11日,在哈马西北部前线作战的叙军,已经损失了至少9辆坦克、13辆装甲车,以及数目不详的武装皮卡、油罐车和弹药车。

据说叙军还有1架苏-22战斗轰炸机被击伤(已确认安全返回机场),1架L-39战斗教练机遭击落,但叙官方媒体予以否认。人员损失方面,叙军伤亡估计在2000至3000人之间,也确实付出了很大代价。

但凡事就怕比较,据俄罗斯独立军事网站“南方战线”披露,从5月5日战斗打响,经过近40天殊死搏杀,截至6月12日叙军已收复哈马西北部、伊德利卜南部约200平方公里国土,歼敌8000余人(超过2000人丧生、5000多人受伤或致残),摧毁、缴获各型战车(坦克、步战车、装甲运兵车、自制装甲车)及武装皮卡近百辆。

上述战果是个什么概念呢?目前在伊德利卜,盘踞有5万(一说7万)“死硬派”叛军,他们大多与叙当局“不共戴天”“势不两立”,也因此被俄叙联军视作“必欲除之而后快”的优先打击目标。

而过去1个多月时间里,反对派已经折损了11%至16%的武装分子,且多系精锐骨干力量(比如被“老虎部队”一战歼灭上百人、几乎全军覆没的HTS“特种部队”)。

如果大家仔细观察过去40天发生在哈马西北前线的战斗,就会发现叙政府军其实“很狡猾”,很讲究战术。为什么这样讲呢?以双方反复“争夺”、至少4次易手的小镇卡法-纳布达赫为例,经常是白天叙军攻占,过了几天得到增援补充的叛军又发动夜袭夺回,次日天亮后照此循环。

这种打法看似“儿戏”,却隐含着叙军的一整套战术意图——他们很清楚,扼守在2条战略通道(M5高速路和56号公路)之间的卡法-纳布达赫(见上图),堪称伊德利卜的“南大门”,是反对派武装绝对不肯轻易放弃的战略要点。

于是叙军就利用敌人的急躁“必争”心理,设下计策,以该镇为诱饵“引蛇出洞”,将大批敌方有生力量从散布在伊德利卜省各地的坚固设防工事中吸引、聚集到此地,然后充分发扬己方空中及地面火力优势,予敌以重大杀伤。说白了就是“守株待兔”,让对手在无休止的攻防战中“把血流尽”。

概括总结一下,叙军战法总共分为5个步骤——第1步,据守小镇静候对手进攻。第2步,在组织防御后(不能让反对派看出破绽),叙军假装不支撤出小镇。第3步,兴高采烈、自以为获胜的反对派武装为巩固阵地、扩大战果,将成百上千的后续援兵调往小镇及周边部署。第4步,早已准备停当的俄叙联军开始反击,但地面部队投入战斗前,首先出动炮兵和航空兵,针对暴露无遗的敌方补给线、兵员集结点进行狂轰滥炸、“钢铁洗地”。第5步,叙军步坦协同一举夺回小镇。

可想而知,如此循环往复几个回合,卡法-纳布达赫实质上就变成了专等反对派武装“飞蛾扑火”的死亡陷阱。这就好比一战期间的“凡尔登绞肉机”,德军统帅部幻想通过夺取这座要塞打开迈向巴黎的道路,结果却是让自己“流尽了血”。

俗语说得好:“在绝对火力面前,神马都是浮云”。以2018年初东古塔(大马士革卫星城)之战为例,当时困守东古塔的约3万反对派武装号称“兵强马壮”,结果却被俄叙联军的压制性火力“摁在地上摩擦”,短短35天惨烈巷战就损失近半,每天战斗减员达400余人。

最终,叛军残部为求活命,只好放弃抵抗,交出或销毁所有重武器(甚至包括机枪和RPG),仅携带随身轻武器乘坐叙当局提供的大巴撤往叙北部——如今盘踞在伊德利卜并投入哈马前线作战的反对派武装分子,有不少人就是亲历过“东古塔地狱”的幸存者。

而以东古塔之战类推,伊德利卜各路反对派武装的“伤亡底线”至多也就50%。按照眼下前者日均损失约200人的速度,估计再消耗上3个月左右,叛军伤亡数字就会逼近“临界点”。

到那时,俄叙联军再发起全面进攻,元气大伤的反对派武装将遭遇灭顶之灾。毕竟,叛军想跟叙当局及其背后的俄罗斯、伊朗等强国“拼火力”“拼钢铁”,无异于叫花子跟龙王爷斗宝——死路一条。

而且这一进程还可能加快——开战头3周(5月5至25日),反对派武装损失约2500人。但从5月下旬至今(也是20天左右),前者新增伤亡数字却急剧攀升到5000余人,日均兵力损失翻了一番还多,可见近一段时间来,俄叙联军也在不断加大前线火力密度与打击强度。

事实也的确如此,综合各方消息可知,目前投入哈马西北前线的叙军地面力量,光师以上番号就至少有4个(第5军团、第3装甲师、第7机械化师、“老虎部队”)。虽然这些部队编制不同,但以5月底从首都大马士革开赴哈马的第7机械化师为例——其抽调了1至2个机步旅/装甲旅,外带1个炮兵团,包括至少4000名士兵、60至80辆坦克、30至40门大口径火炮。

由此粗略估算,现在部署于哈马西北前线的叙军兵力大概有1.2万至1.5万人,并配属了不少于300辆各型坦克、装甲车、武装皮卡,以及上百门火炮(包括自行火炮与火箭炮)。

再加上俄叙航空兵强大火力支援,反对派武装不仅在前线损失惨重,其留守“大后方”的预备队同样天天挨炸——5月26日,叙最大叛军HTS高级头目、时任该武装“大法官”的沙特人穆斯塔西姆·毕拉赫,就与几十名部下在伊德利卜纵深地带被叙军直升机投掷的“铁桶炸弹”炸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当地时间6月12日双方又一次宣布在哈马西北前线“停火”,但无论叙政府军还是反对派武装都没有认真遵守,HTS在当晚就发起新一轮反扑,结果被叙军干掉2辆坦克、1辆步战车,人员伤亡不详。

紧接着在6月13日,叙军也毫不客气地予以回击,炮轰了4处敌方阵地,其中多发迫击炮弹落入邻近的土耳其军事观察哨内,造成3名土军士兵受伤,建筑物燃起大火,哨所内设施损坏严重。

由此可见,叙军对于土耳其反复玩弄“先利用假停火给叛军喘息之机,然后再卷土重来”的把戏已深恶痛绝,这次炮击土军哨所就是一次严正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