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战与猎杀:美国海军与伊朗人的波斯湾躲猫猫作战

航战与猎杀:美国海军与伊朗人的波斯湾躲猫猫作战



1980年开始的两伊战争,不仅让数百万鲜活的生命受到摧残,也使得以波斯湾为中枢的国际石油航运受到严重威胁。当陆上的大规模战事陷入僵局,伊朗与伊拉克都不得不采取非常规手段来打击对方经济。往来于波斯湾狭窄水域的众多游轮,就成为了效费比最高的目标。

海湾超限战

携带飞鱼反舰导弹的伊拉克空军 幻影F1战机



从1984年开始,零星的油轮袭击事件就逐步增多。伊拉克那头有携带飞鱼导弹的幻影F1战机、黄蜂中型直升机和陆基发射的SS-N-2冥河反舰导弹等大杀器。伊朗这边也有仿造冥河的蚕式导弹、H-6中型轰炸机、大量快艇和水雷。但在开始时,双方的行动都有所克制。既不想因为这种下三滥手段而受到国际社会抨击,也不愿意因此承受对方反击所造成的严重损失。

随着伊朗陆军短暂的攻入伊拉克南部边境,萨达姆政府的海上石油出口线被彻底断绝。无可奈何之下,他们求助于海湾小国科威特,从那里将石油转运到世界各国的油轮上,规避伊朗人的封锁策略。同时,伊拉克空军的战机也可以继续飞临海上,对伊朗油轮进行打击。于是,伊朗方面就被迫扩大打击面,宣布将整个波斯湾封锁。只是迫于美国的强大压力,才没有坚持这项天怒人怨的计划。


频繁出没波斯湾水域的伊朗快艇



但在私底下,伊朗却已经无法回头的开启了波斯湾地区的油轮超限战。相比伊拉克人的空军袭击,他们的动作更加隐秘而难以防备。伊朗海军的众多快艇,可以用己方的石油钻井平台作为基地。白天就隐藏在平台背后休息,晚上利用夜色掩护出没,在航道周围布设大量水雷。如果有需要,也可以呼叫空军飞机或海军的岸基导弹部队,摧毁特定目标。

因此,包括科威特在内的大量第三方油轮受到了致命威胁。刚刚在70年代经历石油危机的西方世界,也对此感到惊恐万分。这就迫使美国海军应科威特要求,从1986年起为波斯湾地区的石油运输线护航。不少原本在科威特注册的船主,也立即到美国重新备案,以便悬挂星条旗获得战舰护航。


正在为油轮护航的美国海军编队



第一滴血

惨遭伊拉克飞鱼导弹命中的 斯塔克号护卫舰



由于经历了60-70年代的越南战争伤痛,美国在80年代依然对海外用兵显得谨小慎微。波斯湾水域的狭窄地形,不利于主力战舰的行动,使其很容易遭到两伊任何一方的突然袭击。所以,在护航行动开始后,美国海军只出动了几艘4000吨级的佩里级护卫舰。

发生在1987年5月的斯塔克号遇袭,就是这种困境的体现。1架伊拉克空军的幻影F1战机,用飞鱼导弹重创了美军护卫舰,算是对有限护航行动的首次打脸。虽然伊拉克方面很快进行了道歉,但也预示着护航绝不会在三方的克制中结束。


斯塔克号护卫舰上的被命中部位



不久之后的7月,有美国军舰护航的布里奇顿号油轮在波斯湾西部触雷。虽然水雷的威力过于有限,不足以影响船只的继续航行,却在国际上引起了恶劣反响。伊朗方面也不同于伊拉克人的表面谦和,直接宣布这是美国军事力量缩水的必然结果。同时,伊朗政府也要求美国立刻停止护航行动,以免遭受更大损失。

作为回应,里根政府向波斯湾地区增派了多架CH53重型扫雷直升机,以及包括扫雷舰在内的30多艘军舰,加强武装护航的力度。其中还不乏担负区域防空任务的巡洋舰,显示出时态的不断升级。同时,关于如何遏制伊朗使用快艇和水雷的特种战方案,也被迅速制定出来。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将在海外地区展开。


布里奇顿号油轮的触雷事件 迫使美军增强护航兵力



挚诚意志行动

海豹突击队的临时基地 大力神号拖船



考虑到波斯湾战场的复杂性,美国海军出动了专门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海豹突击队,以及众多平时不被人关注的小众装备。其中既有巡逻艇、OH58侦查直升机,也有AH6这样非常迷你的特种战标配。此外,还有被租用来的大力神号和温布朗七世号拖船,作为特遣部队的移动基地。

这年9月,逐步就位的海豹突击队还是大显神威。他们的巡逻艇以2艘重型拖船为基地,开始驱散伊朗人的布雷快艇,并为后续抵达的扫雷舰开辟安全水域。至于空中突击分队,也分头搭载在不同的佩里级护卫舰上,随时准备乘直升机快速出击。当伊朗海军改装的雅利安-拉赫什号登陆舰被发现后,AH6小鸟直升机便立刻出动,也黑夜中使用火箭弹和机枪扫荡了整艘舰船。海豹突击队则在天亮后登上被伊朗人放弃的拉赫什号,缴获了还没来得及投放的9枚水雷。他们还找到一本详细的雷区日志,里面记录着此前已经投放水雷的区域位置。


部署在军舰上的OH58侦查直升机



行动前做最后准备的 美军特种兵



不久,美军又发现伊朗快艇会在夜间从藏身的石油平台出动,专门破坏那些布设在航道上的导航浮标。一旦油轮失去必要的指引,就可能因为迷航而误入雷区。所在,在OH58直升机的导引下,突击队再次乘坐快艇和AH6轻型直升机出动,对正在作业的伊朗快艇发起强袭。侦查直升机上的全套红外设备,是专门为夜间搜寻装甲目标而设计的,在海上对快艇同样有效。AH6+巡逻艇的火力组合,也足以压制伊朗人的机关枪还击。

由于海豹突击队的工作成效,伊朗人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快艇无法再为所欲为。万般无奈之下,他们选择了升级对抗级别,试探美国海军的底线。10月16日晚上,1艘美国油轮在科威特海域遭蚕式导弹命中,17名船员因此受伤。这也是伊朗海军首次公开袭击科威特水域,并引发了规模更大的下一步行动。


被美军特种兵俘虏的 雅利安-拉赫什号登陆舰



敏捷弓箭手行动

正在波斯湾水域的美国巡逻艇



三天后,美国海军就展开了升级报复。他们已注意下,伊朗的石油平台因伊拉克空军的袭击,而不再产出石油。原本的工人已全部被士兵所替代,不仅是快艇的隐藏据点,还装有监视整片海区的搜索雷达。也就是说,其性质已完全从民用转为军用,是可以立即下手的对象。

10月18日,由2艘斯普鲁恩斯级、1艘基德级和1艘老式亚当斯级组成的驱逐舰分队,开始炮击伊朗人的沿海平台。从企业号航母上起飞的2架F14战机,负责为编队进行空中掩护。一旦伊朗人出动空军反击,他们还要面临长滩和斯坦利这2艘巡洋舰的区域拦截。同时,一支海豹突击队奉命占领1座石油平台,缴获了潜伏者来不及带走的无线电台与文件。随后用携带的炸药将平台彻底摧毁。


老旧的亚当斯级驱逐舰



面对这样的压制性打击,伊朗军队再次选择了退让。在和伊拉克继续战争的情况下,他们无法承受再与美军大规模交火的代价。作为应对方法,大量的快艇开始扩大活动范围,在美军突击队的覆盖范围外继续布设水雷。

1988年4月,伊朗人的努力也终于获得了成功。在巴林附近水域航行的佩里级驱逐舰塞缪尔号,突然撞上了伊朗人布设的水雷。船体因此被炸出一个大洞,全舰也因此失去大部分战斗力,被迫撤回本土修理。


遭到驱逐舰火炮轰击的伊朗石油平台



螳螂行动

在波斯湾水域起飞的 F14舰载战斗机



4月18日,针对护卫舰的触雷一事,美国海军发起了开始护航以来的最大规模攻击--螳螂行动。以企业号航母战斗群为首的众多战舰,开始云集波斯湾水域,对伊朗海军展开大规模报复。

海豹突击队再次充当行动的先锋,搭乘直升机攻击数个残存的伊朗石油平台。守军则已经使用23mm机关炮加强了防空火力,并同担任护航的AH1眼镜蛇直升机发生交火。经过短促的激战,各平台不是惨遭血洗就是被直接占据。美国特种兵在临走前,不忘布置高爆炸药,将可能被修复的平台撤职炸毁。


搭乘AH6直升机巡逻的美国特种兵



伊朗海空军也不准备继续“观望”下去,尝试以水面舰艇和F4战斗机进行反扑。但在遭到F14的拦截后,立刻加速离开了交战空域。出于克制的需要,美军只是以雷达锁定他们,而没有直接发射导弹。此后,伊朗战机企图再次从低空突防,遭到了美国巡洋舰的警告射击。当标准2防空导弹在F4附近被提前引爆后,伊朗飞行员彻底放弃了无谓的挣扎。

在海上,伊朗人却有其他反制手段。一些快艇开始绕过交战区域,直接攻击后方的各国油轮和石油设施。在初步得手后,他们遇到了赶来阻止的A6E攻击机和铺天盖地打向自己的火箭弹。同时,1艘快艇企图靠近美军的温盖特号巡洋舰,并完全无视对方的警告。结果,这艘小船在短时间内遭遇灭顶之灾。虽然靠着体积小和复杂的水面波纹,避开了前4枚鱼叉导弹,却在之后几乎同时被5枚标准防空导弹集中。最终被靠近的美舰用火炮击沉。


正在投掷激光制导炸弹的 A6攻击机



遭到空袭的萨汉德号护卫舰



遭到类似命运的还有萨汉德号护卫舰,她在突袭中被2架巡逻的A6攻击机发现,并被2枚鱼叉导弹和4枚激光制导炸弹攻击。最后因为弹药库被命中而发生殉爆,整船迅速沉入水中。在附近出没的萨巴兰号护卫舰,也在晚些时候被激光制导炸弹击中。由于距离海岸较近,被友军的拖船及时救走。至今,这艘轻型护卫舰还在为伊朗海军服役。

在螳螂行动的尾声,伊朗海军从路上基地内发射了数枚蚕式导弹,但没有能命中任何目标。随着美军舰体的逐步后撤,双方再次从热战回到了紧张对峙之中。美军方面只有1架眼镜蛇直升机因机械故障坠毁,造成2名飞行员丧生。弱小的伊朗海军则因损伤而完全瘫痪。尤其是在7月的665号航班被美军巡洋舰击落后,伊朗方面实际上已不敢再向波斯湾水域的舰队发起挑战。


被美军击落的 伊朗航空公司665号航班



击落伊朗客机的 美军巡洋舰



至于这场无休止的超限战本身,也在1989年因两伊战争的结束而趋于消停。尽管没有发生全面冲突,但美国和伊朗都展现出了各自对波斯湾及霍尔木兹海峡的控制能力。一系列交火也让所有的海湾国家,在之后的30多年里对伊朗忧心忡忡。至今,当地仍被认为是随时可能引发大规模战争的火药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