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说中文、会开战机……这位“再就业”的美国退休将军,会如何处理对华关系?

能说中文、会开战机……这位“再就业”的美国退休将军,会如何处理对华关系?

深海区工作室 杨一帆

很多读者可能无法相信的一点是,美国特朗普政府虽入主白宫已过两年半,且不忘每天在亚太制造新闻热点,却长时间连个正式的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都没有。

直到今天,这一令美国外交界十分尴尬的局面才得以终结——华盛顿时间6月13日,美国参议院以94:3的绝对多数批准前空军准将戴维·史迪威正式出任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



戴维·史迪威

虽然投票结果表明参议院对史迪威颇为满意,但实际上,华盛顿各方围绕这一人事任命却是“撕逼”良久。

此外,作为一名军事素养过硬、却又与中国结缘已久的职业军人,史迪威又将会把美国的亚太政策引向何方?

亚太助卿人选难产

2017年1月,凭借选举人票优势涉险过关的“政治素人”特朗普在争议中入主白宫。但在华盛顿,传统政治精英的质疑、特朗普屈指可数的政治人脉,使得许多政府部门的主管与负责人长期缺位,迟迟无法进补。

2017年3月,在奥巴马政府任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对“亚太再平衡”政策起到重要推动作用的资深外交官丹尼尔·罗素辞职。



丹尼尔·罗素

紧接着,这一职务由华盛顿著名的“知华派”外交官苏珊·桑顿(中文名董云裳)暂时代理。



苏珊·桑顿

董云裳在北京、成都等地的美国外交机构工作过,担任过美国国务院中国与蒙古事务办公室副主任、朝鲜事务办公室经济部负责人等职务。她能够讲流利的普通话和俄语,甚至还会讲几句闽南方言,可谓华盛顿的“中国通”

2017年6月,时任国务卿蒂勒森向白宫推荐董云裳正式担任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却遭到反对。

2017年12月,苦于无人可用的特朗普正式提名董云裳为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又遭到参议院的激烈反对,而理由竟是她对华“太软”。

2018年3月,总能与特朗普保持高度一致的蓬佩奥取代蒂勒森后,董云裳彻底被边缘化,最后负气辞职。

直到去年10月17日,出身军方的戴维·史迪威终获特朗普青睐,被正式提名担任这一要职。

史迪威曾是“飞行员+将军+外交官”

虽然并非职业外交官,戴维·史迪威并不缺乏外交经验。或许是一种巧合,他不仅与抗战时期知名的美国军方将领约瑟夫·史迪威同姓(当然二者并非亲属),而且也与中国“结缘”颇多。

他在中国待的最久的一段时间,是2011-2013年在北京任驻华武官时期。在此期间,史迪威与中国各方接触广泛,除参加中国军方组织的相关活动外,还喜欢活跃在北京的街头巷尾,观察和体验中国的生活与文化。一位与其有过接触的中方人士曾告诉记者,史迪威比较了解中国,也懂得沟通。

不过,这并非是这位会说普通话的武官的唯一特征。实际上,史迪威能获得“鹰派”主导的参议院的高票认可,更有赖于其鲜明的军人特质与独特的职业生涯。

1980年,史迪威作为韩语专家进入美国空军服役,正式开启军事生涯。或许是在韩国期间的经历让他对东亚产生了兴趣,他从韩国回国后进入美国空军学院,并在1987年拿到亚洲历史学学士学位。随后,他进入夏威夷大学,并在一年后获得亚洲研究和汉语硕士学位。

在学业斩获颇丰厚,史迪威再次出人意料。他没有就此转入文职,而是开起了战斗机。在德克萨斯州伯格斯特龙空军基地,史迪威学习了如何驾驶美国空军史上经典的F-4C和F-16战机,且最终飞行时间达到了惊人的3000小时。1993年底,史迪威驾驶F-16战机从美国转场至亚太,分别在韩国和日本服役至1999年。



F-16战机

长期的飞行经历使史迪威积累了不俗的战术素养,这点从他在美国空军著名的“红旗军演”中扮演的角色可以看出。“红旗军演”由专业团队扮演美国空军的假想敌,用以知己知彼,提升美国空军的空中格斗与战斗水平,其仿真程度直逼实战,闻名全球。而史迪威就曾参与演习规划,并在演习中指挥美国空军的假想敌机群。




2008年,史迪威再次回到亚洲,出任驻日美军第35战斗机联队司令,成为执掌一线部队的指挥官。2011年,史迪威赴华上任。2013年离任后,史迪威任五角大楼联合参谋部亚洲政治军事事务副主任,可以直接向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国防部长提供政治军事建议。

史迪威在2015年退役,并被授予准将军衔。之后,史迪威很快被返聘为美军印太司令部总部中国战略焦点小组主任,并在夏威夷美国东西方中心兼职高级研究员。

史迪威入职如何影响美国亚太政策?

如今,这位学术造诣与军事技能不俗、且兼具政治与外交经验的将军正式入职国务院,将会如何引领美国的外交政策呢?

目前,史迪威在任命通过后尚未发声,但其政策主张在3月27日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或许可见一斑。

史迪威当时表示,与亚太国家维持和平互利的关系是美国多年来的战略任务。“美国已将维持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确定为首要目标……我将致力于实现我们在这个地区的愿景,推进美国的长远利益。”

至于中美关系,史迪威当时表示:“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是全面且长久的挑战。”他强调,美国会在利益相符的情况下与中国合作,如朝鲜半岛无核化;但在利益出现分歧的情况下,美国必须积极地与中国展开竞争。

台湾问题上,史迪威在书面证词中提到,美国期待任何两岸分歧的解决方案都是和平的且以两岸人民意愿为基础的,并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国国内涉台法规相一致。

史迪威的正式任命得到美国一些强硬派人士的支持,认为他能够以自己的思维与见识优化美国的对华政策。

但是,强硬但不失理性的史迪威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特朗普,仍是一个问号。

毕竟,同样出身军方、行事谨慎的前防长马蒂斯就是前车之鉴。此外,美国一些传统的外交界人士,如高大伟,也在个人推特上转发了史迪威的相关新闻。

编辑:王若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