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人冒着被压成肉饼的危险,成就了新中国这座长江大桥

这群人冒着被压成肉饼的危险,成就了新中国这座长江大桥

1960年1月18日,南京长江大桥的建设正式开始了。当时,从全国召集了各路精兵强将,不仅原先建设武汉长江大桥的工人们纷纷自告奋勇,全国各地工程师们也干劲十足,想要为新中国的建设挥洒自己炙热的汗水。

仅开工时,就有1万多人到南京报到,最多时达5万多人,这是自1949年渡江战役之后,又一次在长江两岸集结了这么多的人力。每一位建桥者,都以能够参与到祖国得建设中而感到异常兴奋,无论是脏活累活都争先恐后的抢着干。

大桥桥头雕塑

按照计划大桥南岸的9号桥墩首先开工。施工时先将用来支撑和围护桩的钢围囹沉到水底,再将用以穿过覆盖层泥沙打入岩层的预应力管柱一节节加长,然后放入钢筋龙骨,浇灌水下混凝土,最后再灌注承台墩身。当桥墩安稳的矗立在河床上的时候,岸上的工人们一片欢呼。

首座桥墩旗开得胜顺利建成,这无疑是给建桥工人和设计师们莫大的信心和勇气,就在大家鼓起干劲全身心投入建设之时,北岸的1号墩让建设进度陷入僵局——1号墩从水面钻下去90米后依然找不到岩层,碰到了深沟!

扬子江上架大桥

若是找不到,那么整座大桥的修建就得要重新规划了,这对于工程师们来说简直就是噩耗。在当年修建武汉长江大桥的时候,苏联专家和中国工程师们边想边干,不断创造出新方法,武汉长江大桥才得以建成。很多人要问了,为什么不采用之前修建武汉长江大桥的方法呢?

武汉长江大桥修建

中国工程师们何尝没有想过用较为成熟技术来修建南京长江大桥,只是南京长江段不同于武汉,水势更加湍急,江底情况更加复杂,修建武汉长江大桥的技术不能直接拿来用。

面对棘手的1号桥墩,中国工程师们选择了一个大胆的方案。先将专门用来修筑桥墩基础的沉井,插到质量较好的粗砂层,然后灌入混凝土,做成一个巨大的承台,用来担负桥墩的承重,但是篮球场一样大的沉井能否下到那么深的水底?而且如果中途一旦碎掉,后果就不堪设想。

可能有朋友没太明白是什么意思,简单的说就相当于把一个封底的水泥管插到沙堆里,可想而知这个摩擦力是相当大的,更何况水底压力也是一大阻碍,所以这个方案在刚开始操作的时候,国外专家们嗤之以鼻,他们断定这个方法是行不通的。

可是中国工程师让他们刮目相看。1号桥墩的重型混凝土沉井,在建桥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连续奋战17个半月,最终下沉入土深达54.87米,至今都是中国桥梁工程中下沉最深的沉井。

9号墩和1号墩的落成无疑让人们欢欣鼓舞,但这两个桥墩靠近岸边,有困难也相对好克服。随着桥墩一步步向江心纵深,面临的情况更加复杂和险恶。长江水深浪急、地质复杂的情况进一步证明:要使大型沉井牢牢地扎根在岩层上,就需要潜水员进行深水作业。可此时的沉井已经下沉到70多米,潜水员的下潜极限只能到45米,这支刚组建不久的年轻潜水队,该如何闯过生命的禁区呢?

当时在潜水领域有这样一个说法:“每下十米,就是一个大气压,一超过三四十米,就要有几十吨、上百吨的压力,会把人压成肉饼!”

为了突破深潜水关,使身体能够适应水下高压,潜水队员们在加压舱里,积极地进行加压的减压的锻炼。

胡宝玲

潜水员胡宝玲,就是无数个“水下尖兵”潜水工人中的一员。在听说需要潜水员潜入很深的江底,检查桥墩基础情况,清理破碎的岩石,主动要求突破深潜水这一关。

一次,胡宝玲在水下作业时,发现一个桥墩孔少量翻砂,为了堵住这个漏洞,胡宝玲一个人在黑洞洞的江底,专注地工作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按照常规,深水下操作时间每次不能超过25分钟,否则,就会有血压升高、昏迷的生命危险。

这个时候的胡宝玲已经超过25分钟,岸上的战友通过水下电话喊他回来,但是胡宝玲想如果这时换班不仅耽误时间,其他队员也对水下情况不熟悉,影响堵漏质量。于是他坚持在深水下操作了34分钟,终于胜利完成了任务。由于水下工作时间达到极限,上岸后胡宝玲直接瘫倒在地,可是他毫不在意只说:“为了大桥,咱值得!”

工人在进行水上施工

在南京长江大桥工地,类似胡宝玲这样把生命置之度外的英雄,何止千百!他们用普通的潜水装置,挑战生命的极限,以生命的代价,创造了世界桥梁的深潜神话。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湖北卫视大揭秘”头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