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市“2000亿先生”:万向20年造出一辆车,恒大呢?

车市“2000亿先生”:万向20年造出一辆车,恒大呢?

时代财经APP记者 李阳

恒大造车早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许家印曾放言:“力争在3-5年内成为世界最大的新能源汽车集团。”但直到日前,一则“恒大拟1600亿元建设新能源汽车三大基地项目”的新闻刷遍汽车圈,恒大所谓汽车帝国的雏形才终于浮出水面。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么?

事实上,恒大在汽车圈里名声大噪,还要追溯到去年国庆期间与贾跃亭的一场高调官司,在当时车市首降的遍野哀鸿中,恒大和FF反复反转的戏码,是汽车圈茶余饭后为数不多可作为谈资的“连载小说”。而让人始料未及的是,2018年最后一天,闹剧“完更”后,汽车圈真正属于恒大的秀场才刚刚开始。

2019年1月2日,恒大出资1亿设立了“恒大智慧充电科技有限公司,布局充电桩运营环节;1月15日,恒大斥资9.3亿美元,收购瑞典电动汽车公司NEVS(国能)的51%股权,获得难倒大片新造车势力的生产资质;1月24日,恒大10.59亿人民币收购卡耐新能源公司58.07%的股权;1月29日,恒大宣布以1.5亿欧元入股瑞典超跑公司柯尼塞格,持股65%。短短一个月,恒大由一个“谈资”角色,摇身一变,成了打通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整车、超跑、充电桩运营的高端新造车玩家。值得一提的是,纳入恒大体系的并非坐拥资质却实力平平的小企业,其中卡耐是国内前十并具有日系技术基因的软包三元电池供应商;国能在手握“双资质”之余还收购了曾以技术闻名的瑞典萨博汽车核心知识产权,是“萨博血统”的继承者。毫不夸张的说,恒大光速拉起的产业链实力很强。

此时,业内人士也终于意识到,许家印的造车梦不是浅尝则止的试探,更不是心血来潮的赌徒心态,而是一次权衡利弊后的倾力而为。而对于恒大而言,“倾力而为”显然不仅于此,许家印的格局和野心,比想象的要大得多。

2019年3月和5月,恒大又相继收购了荷兰e-Traction公司和英国Protean,一举获得了商用车和乘用车领域的先进轮毂电机技术。随后,6月11日,许家印落下了造车以来最大的一步棋子,恒大集团表示,将在南沙区投资1600亿元,建设新能源汽车三大基地项目。包括年产100万辆整车生产基地、年产50GWh的超级动力电池工厂、可配套100万辆整车的电机及电控系统生产基地。

1600亿,与之相比,许家印6月12日拜访韩国动力电池巨头SK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但显而易见的是,恒大的新能源汽车帝国拼图还在持续完善中。而仅仅是肉眼可见的半年内,许家印砸下的钱已高达近2000亿。而蔚来、威马、小鹏、拜腾、FF、奇点、车和家、爱驰、电咖、前途等10家为人熟知的造车新势力总融资金额也不过1000亿出头。

李斌曾言,造车新势力的准入门槛是200亿;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曾向记者表示,快速找到盈利模式,50亿就可以支撑一个新势力存活。但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么?可以肯定的是,生产制造车辆以后,如何找到一批心甘情愿掏钱包买车的消费者,则远不是砸钱就能解决的。因为2000亿,许家印并不是第一人。

2000亿的前车之鉴

2017年5月,另一家倾其所有跨界造车的企业万向集团,就曾宣布将在未来7-10年投入2000亿人民币,在浙江萧山打造一个以新能源汽车和相关制造业为核心的十平方公里的数字城市——“万向创新聚能城”。

而与恒大如出一辙的是,万向集团的转型造车,同样是几近疯狂的砸钱收购,只是相较于许家印摧枯拉朽般的搭建新能源拼图,鲁冠球的圆梦之旅显得更加步步为营细水长流。

1999年,万向宣布早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三年后,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成立,并开启了累计投资近百亿元的清洁能源的自研发、并购、投资行动。包括昔日全球锂电龙头美国A123、曾一度与特斯拉分庭抗礼的“一生之敌”菲斯克(后更名为Karma汽车)、以及涉及固态电池领域的美国固体动力公司(SolidPower)、美国离子材料公司。

Karma汽车;图片来源:万向官网

然而1999年至今20年过去了,万向集团唯一量产的车型仅有一款在美国下线后几乎无人问津的豪华新能源车卡玛Revero。而甚至截止到去年11月,万向集团在国内始终没有一款电动汽车产品的推出,以至于2018年11月7日,工信部的第1批《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公告中,万向电动汽车生产资质被暂停。

即便如此,2019年3月25日,号称将投资2000亿的万向创新聚能城还是义无反顾正式开工了,其中包括计划投资685.74亿元的年产80Gwh锂电池项目,以及计划投资27.45亿元的年产5万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我们倾尽所有,在所不惜,成功则皆大欢喜,失败即灭顶之灾”,鲁伟鼎用这样决绝又饱含希翼的话来形容万向的聚能城。

1999年入局,决心、机遇、资金、政策、政府支持等等,万向一一具备,亦早早拥有了新能源造车能力,但偏偏合两代人之力至今造不出一款迎合消费者购买心理的电动汽车。而如今,这个难题摆在了另一个“2000亿先生”面前,恒大该如何破局?

“2000亿先生”的阿喀琉斯之踵

汽车分析师陈尧向时代财经表示,当前新能源市场还处在高速发育期,技术和车型更迭极快;同时,整体技术还不成熟,导致细分市场很窄,很难凭借一款车,尤其是一款新车获得广阔的市场。

确实如此,当前的四大工艺已经比较成熟,单纯的造一辆符合政策法规的车并非难事,但量产一款满足消费者预期的车则非常困难,而后者恰恰才是决定企业存亡的根本所在。

目前新造车势力都在寻找某一细分市场发力,并积极研发差异化的产品来提升市场占有率。比如小鹏、蔚来在切入智能电动SUV后不约而同的向轿车市场进军;走低价路线的电咖则发布了高端品牌天际汽车。另一方面,产品线单一的新造车势力,哪怕畅销一时,也很容易在市场政策的变化中快速落寞,最典型的就是在2018年下半年凭借低价和智能化快速占领3-4线城市市场的新特汽车,在2019年补贴下滑后不得不加价售卖,以至销量快速萎缩。

而对于恒大而言,造车路上几乎所有问题都已经用钱解决,且从核心三电到整车制造甚至销售和运营均是极其成熟的顶尖企业,但极其挑剔的新能源消费者依旧是附在恒大身上的阿喀琉斯之踵。如若没有高度迎合消费者的产品,再完善、再宏大的产业链布局也是无根之水。万向集团倾两代人之力,20年未得其志就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

显然,一番高调的收购后,“2000亿先生”的终极大考已然来临,精准捕获细分市场内消费者的购买心理以及尽快形成差异化的产品投放市场,或许是恒大快速站稳脚跟并发挥全产业链优势的途径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无论何种新能源细分市场,都有一个共同趋势,即将电动化和智能化更紧密的连接起来。正如蔚来联合创始人郑显聪所言,“谁能先进入5G的互联,能跟得上8K(LED显示屏的清晰度),以及更精准的语音识别,谁就能在未来的激烈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或许恒大下一个收购方向正是智能化也未可知,而据恒大集团首席财务官表示,恒大可能会在7月或8月推出其首款新能源汽车的原型车,届时,是骡子是马,市场自有判定。只是不知,倘若市场遇阻,梦想深陷泥沼,恒大又能否如万向一般愚翁移山倾尽所有;所谓拟投资1600亿的三大基地最终又能落地几分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