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表故障未智能断电,空房子欠费4003元?

电表故障未智能断电,空房子欠费4003元?

来源:红星新闻

成都市民李女士带租客看房子时,在门口突然发现一张通知单,内容让她感到震惊。

通知

“空房子近4个月没住人,电费欠了4003元,而且电表也被换了。”李女士觉得十分蹊跷,高达4003元的电费是怎么产生的?有欠费自动断电功能的智能电表,为什么没有断电?

然而通知单上的解释并不具体,只说“电量过大不会跳闸”。李女士和家人认为,智能电表是供电公司提供的,未自动断电产生的欠费,不应该由用户承担。

6月13日,记者与李女士家人及供电工作人员一起,试图探明其中的原由。

电表显示欠费4003.06元

蹊跷

空了3个多月的房子,突然收到4003元电费欠费

李女士讲述事情经过

直到现在,李女士和家人并不认可这笔欠费。在他们看来,事件还有许多悬而未决的疑点。

欠费的房子,位于成华区成渝立交附近某小区,房主是李女士在外地的妹妹,平时由李女士和哥哥李先生打理。去年2月1日,该房出租给一名刘姓的租客,并在前一天留下笔100元的电费充值记录。今年2月1日,刘姓租客退房,李先生到场与其结清后续费用。李先生和李女士说,当时他们看到付费表上并未显示欠费:“余额还剩十几块钱,我们又充了20。”

充值记录

随后该房没有出租,一直闲置到5月份,李女士再次带租客来看房时,发现了那张让她震惊的通知单。单子上写着:“由于您家智能电表欠费未跳闸,电量过大不会跳闸,会使电表芯片损坏,从而影响您的家电使用,为了保护您的家用电器不熟损坏。现将您的电表更换,请及时到供电局营业大厅锦江供电局、进行缴费充值,您的电表总欠费未4003.06元,充值以防停电。”单子末尾留下了工作人员联系方式,落款日期为5月16日。

“短短3个多月,又是空房子,为什么会产生高达4003元的电费?”李女士感觉,即使家里有几台机床,也不至于用这么多电,然而家里只有两台空调挂机和一台冰箱。她带着记者到处问邻居:“你家里每个月电费多少钱。”得到的答案多为四五十元。她越想越蹊跷,遂两次将事件反映到市长信箱:“不是智能电表么?不是预付款没了会断电么?怎么可能欠费高达数千?就算按供电局说的智能电表读数不会错,为什么要擅自换表呢?”

当时供电公司对此回复市长信箱:是因为用户可能使用大功率电器造成电流过大,将表计内跳闸开关烧坏导致,造成赊欠电费,为了避免需将所欠电费进一步扩大,供电部门已对其进行换表处理,并且将换表通知单张贴于家中大门,并告知了客户需将所欠电费补齐方可开卡,用户已知晓,但用户不予理解。

李女士说,她也曾与供电公司工作人员沟通,对方说了一大通专业术语,作为非专业人士她搞不清楚。

释疑

出租期间最高一月用930度电,租客一整年未交电费

6月13日,红星新闻记者与成都市供电公司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城东供电中心安排了三名专业工作人员,与李先生一起,试图探明这笔蹊跷欠费中的原由。“成都有700万用户,但这种事太罕见了。”专业人员们告诉记者。

该中心服务负责人孙先生介绍,成都市用户的电费结算时间在每月26日零点,系统会存储12个月内的用电记录。工作人员调取了该房的记录,发现

高昂的欠费并非产生自最近5个月闲置期,而是在去年出租期间产生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从去年6月开始,该房每月用电少则300多度,多则900多度。夏季和冬季是用电高峰期,该房在去年7月和12月,分别用到930度和707度。“这个记录,符合普通家庭用电的规律,基本可以确认是用户使用过的电。”孙先生表示。

用电记录显示最高一个月用电930度

工作人员还查询了电费充值记录,数据显示,该房从2015年12月起只充过6次。2018年1月30日该房充值100元,随后整一年没有充值记录,直到2019年1月30日再次充值20元。“也就是说,该房在出租期间,没有交过一次电费。”工作人员说。4003元的欠费,也基本被认定产生在这一年左右的时间。

一年左右4003元的欠费,计入阶梯电价,用电量大概在5000至6000度左右。这样的用电量算大吗?孙先生介绍,成都电力用户有700多万,城东供电中心辖100多万,

一年左右使用5000至6000度,是其中家庭用电的中位数,“算不上用电量巨大”

为何没自动跳闸?

供电公司:可拿更换前的电表找第三方鉴定

欠费4003元,为何没有自动跳闸?按照成都市的用电规则,当预存电费用完会自动跳闸,用户可临时插卡紧急用电,但最多在欠费10元时最终跳闸。

供电公司此前在市长信箱解释,是因为用户可能使用大功率电器造成电流过大,

将表计内跳闸开关烧坏导致

。工作人员继续向李先生解释,当电流超过30安时,为了保护家用电器不受损坏,不会自动跳闸。不过工作人员也说,这种观点只是他们的推测。李先生对此并不完全相信,他认为计费表有存在读数错误的可能,此前1月30日充值时,他看到计费表并未显示欠费,而供电工作人员已经擅换表,作为用户他看不到证据。

“计电终端和计费终端是分开的,有可能你只看到了计费终端,而两个终端之间出现了故障。”孙先生解释,而除了计电终端统计使用电量以外,供电公司后台也会统计,两份统计的数据是吻合的。目前,工作人员已经找到了更换前的旧表,如果后续有必要,可以提交给第三方鉴定机构,检测是否有读数错误,“所以我们建议市民遇到类似问题时,一定要看记电终端,而不只看计费终端。”

沟通

双方达成初步解决方案

“数据证明,这些电确实是使用过,所以理应为这些电付费。”

孙先生表示,根据目前的相关规定,欠费跳闸只是一种提醒催费的手段,供电公司提供这种服务,但并不是义务。

类似的问题怎么解决?李女士担忧,类似故障可能还会出现在其他700多万用户的身上。孙先生表示一方面可以通过技术解决:“随着物联网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我们对类似现象的监控会越来越迅速,未来能在异常欠费刚开始时及时发现。”另一方面

可以通过制度解决:“我们也会向上面汇报,把具体的责任划分细化到用户协议内。”

通过沟通,双方达成了初步解决方案。接下来,供电公司将与李先生一起,找到此前的刘姓租客,要求其承担这笔欠费。工作人员还表示,将为李先生更新电卡,欠费暂时划到一边,保证该房正常供电。其次,欠费所产生的滞纳金免除,工作人员表示,“因电闸故障欠费继续收取滞纳金,的确不应该”。

红星新闻记者 王拓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