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六子在九一八真的送了二百多架飞机给日本人了么?

张小六子在九一八真的送了二百多架飞机给日本人了么?

东北空军,是奉系军阀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倾注心血、苦心营建的航空作战力量。全盛时期(即张作霖统治时期)装备300多架飞机,共5个航空兵队。东北空军的飞机多为购买和列强赠送,或是战场缴获的以及东北航空工厂自制,产地主要为法国和捷克两国。由于东北军高级将领中弥漫着武器至上的观点,张学良亦主张武要保存东北军实力,文要发展东北大学。中国东北兵工厂有自己制造飞机的技术,有自己的东北中学、东北大学。东北易帜前,东北空军还有260架左右,其中战斗机150架,还有40多架未开封。

以上是传统的对东北空军的笼统说法,可东北空军到底拥有多少规模呢?那就让本厂长来给大家细细列举吧:

劳纳R水上飞机

该型机是奉系军阀于1923年末通过瑞士康特公司购买的二手机,总共2架,1924年7月交付。1931年已经停用。

高德隆G.II教练机/高德隆G.III教练机

高德隆GII教练机

高德隆G.II教练机系奉系军阀在1920年“直皖战争”虏自皖系北京政府。数量为3-5架,为东北空军最初的飞机,1931年尚有1架还在编制内,但已经不能飞行。

高德隆G.III教练机系奉系军阀在第二次“直奉战争”后自法国购买,总共10架,九一八事变后全部被日军虏获,但只有不到一半的该型机还能飞行。

高德隆C.59教练机

高德隆C.59教练机

该型机为奉系军阀通过欧亚洋行于1924-1925年订购,总共16架,但其中10架调拨给了张宗昌建立空军,其中5架投奔了北伐军。1931年留在东北空军序列的该型机还有6架。九一八后被日方虏获。

斯帕德S.XIII战斗机

斯帕德S.XIII战斗机

该型机原属直系军阀,第二次直奉战争后被奉系军阀虏获1架。1931年被日方虏获时已经不能飞行。

纽波特17战斗机

纽波特17战斗机

该型机原属直系军阀,第二次直奉战争后被奉系军阀虏获1架。1931年被日方虏获时已经不能飞行。

莫拉纳·索尼埃AR35

莫拉纳·索尼埃AR35

该型机只有1架。于1927年购入。1931年的时候已经停用。

布雷盖BR.14A2侦察机/BR.14B2轰炸机/布雷盖BR.14T运输机/BR.16Bn2轰炸机/BR.14.400轰炸机

布雷盖BR.14A2侦察机

该型机是奉系军阀于1923年通过欧亚洋行向法国购买,总共70架,其中2架BR.14A2、22架BR.14B2、40架BR.14.400、4架BR.16Bn2和2架BR.14T。到1931年时仍有34架在东北空军服役。九一八事变后全部被日方虏获。

布雷盖BR.19A2侦察机

布雷盖BR.19A2侦察机

1925年奉系军阀通过欧亚洋行购买了1架该型机,但在1930年由雇佣的白俄飞行员驾驶时损坏报废。

布雷盖BR.19GR“汽油桶”侦察机

布雷盖BR.19GR“汽油桶”侦察机

1929年张学良购入了1架因故滞留在奉天的该型机,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被日军虏获。

施莱克FBA-17水上侦察机/施莱克FBA-19水上侦察机

施莱克FBA-17水上侦察机

奉系军阀总共购买了37架FBA-17型机和8架FBA-19型机,其中4架FBA-17型机调拨给孙传芳的五省联军航空队,九一八事变时还在东北空军序列中的33架FBA-17型机除了6架驻扎在青岛以外剩下的27架都被日方虏获。8架FBA-19型机除了2架驻扎在青岛以外剩下的6架都被日方虏获。

汉诺HD.32教练机

1923年末,奉系军阀向瑞士孔德公司购买了3架该型机,1931年时是否在编不详,推测被日方虏获。

波泰茨VIII教练机

1928年4月奉系军阀接收张宗昌的山东空军遗留的飞机,包括5架该型机。1931年时是否在编不详,推测被日方虏获。

波泰茨25A.2侦察机

波泰茨25A.2侦察机

1928年,奉系军阀向法国购买了25架该型机,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有24架被日方虏获,因为机龄比较新,被日方直接编入关东军航空队,参与入侵热河的战事。

柯蒂斯JN-4D“珍妮”教练机

1923年5月奉系军阀向日本购买了2架该型机,但其中1架在1924年坠毁,另1架在1925年停用。

皇家飞机制造厂SE5A战斗机

SE5A战斗机

该型机原为河南督军赵周通过商福洋行向汉德利·佩季公司订购,一共2架,1920年运抵上海,被皖系北京政府强行接收,直皖战争后2架没有武装的该型机被奉系军阀接收,1931年时已经停用。

汉德利·佩季O/400运输机

汉德利·佩季O/400运输机

该型机原为皖系北京政府购买,“直皖战争”后有3架该型机被奉系军阀虏获,1架在1922年坠毁,1架在1928年停用,到1931年还有1架在东北空军编制内,但已经不能飞行。

阿芙罗504K教练机

阿芙罗504K教练机

该型机是奉系军阀通过“直皖战争”自皖系北京政府空军虏获,一共16架,其中12架编入东北空军,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又有11架该型机被奉系军阀从直系军阀手中夺取,到1931年时还能使用的该型机已经不足10架。

维克斯“商用维梅”客机

维克斯“商用维梅”客机

该型机是奉系军阀通过第二次“直奉战争”从直系军阀手中获取,总共15架,1927年1架坠毁。1931年有14架在东北空军在编,但已经全部不能飞行。

维克斯F.E.2C“教学器”教练机

维克斯F.E.2C“教学器”教练机

该型机由奉系军阀通过第二次“直奉战争”从直系军阀虏获,一共3架,其中2架调拨给山东督军张宗昌,留在东北空军中的1架在1931年已经停用。

维克斯“维京”IV水上飞机

1923年奉系军阀从日本购买了2架该型机,参加了第二次直奉战争,1931年时已经停用。

安萨尔多A.300/4侦察机

1该型机是奉系军阀通过第二次“直奉战争”从直系军阀手中夺取。总共2架,1931年时已经停用。

福克D.VII战斗机

福克D.VII战斗机

该型机是奉系军阀在1923年通过瑞士孔德公司订购,总共3架。1931年还有2架该型机在东北空军序列,但1925年起已经停用。

容克F13客机

容克F13客机

该型机只有1架于1928年4月从张宗昌的山东空军接收,被用作张学良的专机之一使用。九一八事变时在北京,因此幸免被掳。

容克K53双座战斗机

容克K53双座战斗机

该型机于1928年7月从山东军阀张宗昌部接收,总共4架,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被日方虏获。

亨克尔HD-24教练机

该型机于1928年4月从山东军阀张宗昌部接收,只有1架,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被日方虏获。

德·哈维兰D.H.4侦察机

德·哈维兰D.H.4侦察机

该型机原属冯玉祥部国民军,1926年被奉系军阀俘获,总共2架。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被日方虏获。

福特三发“锡鹅”客机

福特三发“锡鹅”客机

该型机系张学良于1930年12月购买,当作私人专机使用。九一八事变时该机在北平,因此未被日方虏获。

费尔柴尔德C7A教练机

该型机系1931年初张学良购得当作私人飞机使用,仅购入1架。九一八事变时不在奉天,因此未被虏获。

布伦纳·温克尔“小鸟”CK教练机

该型机系1931年初张学良购得当作私人飞机使用,仅购入1架。九一八事变时不在奉天,因此未被虏获。

德·哈维兰DH.60G“蛾”教练机

德·哈维兰DH.60G“蛾”教练机

该型机是张学良于1930年分两批通过安利洋行购买,一共13架,除了1架供张学良做私人飞机用外,剩下的12架在九一八事变后被日方虏获,其中部分转交伪满洲国。

德·哈维兰DH.80A“猫蛾”通用机

德·哈维兰DH.80A“猫蛾”通用机

该型机系1931年初张学良购得当作私人飞机使用,仅购入1架。九一八事变后下落不明。

波泰茨36通用机

该型机系1930年张学良从法国购买,总共5架,因发动机功率过小不适合作战,只能用作教练机,九一八事变后被日方虏获。

德瓦蒂那D.27C1战斗机

德瓦蒂那D.27C1战斗机

该型机于1930年7月20日由张学良向里奥雷·奥利维埃公司购买,只有1架,九一八事变后被日方虏获。

川崎八八式侦察机

川崎八八式侦察机

该型机于1930年7月由张学良向日本购买,共3架,7月20日交付。九一八事变后被日方虏获。其中1架交给伪满洲国使用。

中岛甲式四型战斗机

中岛甲式四型战斗机

该型机于1930年至1931年7月由张学良分三批向日本购买,共10架,第一批3架于6月底交付,第二批3架于7月27日交付,第三批4架于1931年7月交付。九一八事变后被日方虏获。其中1架交给伪满洲国使用。

福克D.XVI战斗机

福克D.XVI战斗机

该型机由福克公司自费运送1架到奉天测试,7月25日抵达奉天,但未被东北空军接收,九一八事变后被日方虏获。后交给满洲航空公司使用。

综上所述,东北空军在1931年时拥有的飞机总共加起来为208架,看上去数量不少,但扣去1931年虽然在编但已经停用的、幸免逃脱被日军虏获命运的、没有任何作战能力的后,九一八事变后被日本虏获的、可以使用于作战的飞机不过也就35架布雷盖、33架施莱克、24架波泰茨25、4架容克K53、2架D.H.4、1架D.27C1、3架川崎、10架中岛和1架福克D.XVI,总共113架,其中真正的战斗机只有16架。加上没有任何作战能力的教练机41架也只有154架。因此所谓的张学良拱手将260架左右,其中战斗机150架,还有40多架未开封的飞机送给日本人的说法——不存在的,至少是被夸张了。因为这些飞机在日本人眼里也就是一堆过时的破烂玩意儿,真正具备作战价值的凤毛麟角。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