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胡玮炜撤了,摩拜终于“黄”了?

创始人胡玮炜撤了,摩拜终于“黄”了?

文 | 王诗琪

编辑 | 杜博奇

6月11日,天眼查信息显示,胡玮炜不再担任摩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由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担任。

记者梳理发现,差不多同一时间,摩拜出行服务有限公司、深圳摩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四川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均由胡玮炜变更为李洋。

李洋是美团点评高级总监,负责美团打车业务。

这意味着,被美团收购一年后,摩拜全面美团化了。

2018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14个月间,“摩拜”这个曾经风光一时的品牌迎来了告别历史舞台的一刻。

美团宣布,到6月30日前,美团彻底变成“黄色”,不止美团APP,线下场景都将被统一。已经更名为“美团单车”的摩拜单车也被刷黄,车身刷着“美团APP扫码骑行”。

被刷黄的美团单车

更名、改色完成后,“摩拜”品牌将不复存在,标志性的橙色也将成为历史。

摩拜拖了美团后腿

据天眼查,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还担任14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其中包括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不过,在王兴的决心下,告别摩拜只是时间问题。

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正逐步撤出摩拜

今年1月,王慧文发布内部信宣布,摩拜将成为美团LBS平台单车事业部,由他本人兼任单车事业部总经理。内部信称,未来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LBS平台是美团2018年10月成立的新部门,包括LBS服务(基于地理位置提供的服务)、网约车、无人配送等部门。

美团点评为何这样做?

美团点评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分析会上,美团点评创始人兼CEO王兴解释道,将美团作为唯一入口,是为了引导更多线下流量到线上平台;将摩拜单车更名为美团单车,是为了提高品牌知名度。

王兴当时说:“我们相信长久来看,共享单车业务能够帮助我们获得更多用户,增强用户粘性和使用频率,并且更好地利用位置数据。”

2018年4月,美团以155.6亿的代价收购摩拜。据美团点评2018年年报,自2018年4月4日,摩拜并入美团财报后,贡献了15亿元的收入,以及45.5亿元的亏损。

这一年,美团营收652亿,经调整净亏损为85亿元。美团称,2018年其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分部经调整经营利润均为正,也就是说,摩拜极大地拖累了美团的财务数据。

摩拜惊人的亏损状况,或许是王兴决心将共享单车业务“去摩拜化”的原因之一。

改名或许并非王兴最初收购摩拜时就有的想法。

美团点评财报显示,其全资收购摩拜所花的155.6亿元中,有128亿为商誉,超过总价的八成。商誉即无法用客观数据衡量的无形资产,在公司收购中,高出净资产总额的溢价就是商誉,摩拜品牌的声誉就包含在其中。

2018年,美团点评为摩拜商标减值拨备13.46亿,原因在于:“管理层的未来业务计划有所改变。”这相当于承认其对摩拜品牌的估值出现失误。

下半场的悬念

美团“去摩拜化”一步步成为现实,带给人们的不止是唏嘘,更有疑虑——曾经为资本热捧的共享单车,究竟如何摆脱“盈利难”的魔咒?

为了挣钱,共享单车企业走的第一步是“涨价”。今年来,摩拜、哈啰、青桔单车都不约而同地开始涨价。

王兴透露,为缩减摩拜业务的亏损额,美团点评采取了多项措施,包括提高月费、减少“免费骑”的活动,调整摩拜海外业务策略等。“(2019年)一季度我们已经缩减了摩拜业务的亏损额。”王兴说,美团会继续利用经营能力,缩小成本、提高共享单车的边际利润。

除涨价策略外,共享单车企业们还将目光转向毛利率更高的共享电动车方向。仅在杭州,就有街兔、哈啰、摩拜、骑电、雷风行、小溜、小蜜等多个共享电单车品牌,颜色各异,几乎复制了当年共享单车占领街头的盛状。

与共享单车不同,共享电动车在三四线城市的前景较为广阔,骑行单价更高,更容易盈利。但不可忽略的是,由于需要更换电池,共享电动车的运维成本更高,更加考验车企的精细化运营能力。

哈啰出行则将触角伸至产业链的上游。6月12日,哈啰出行联合宁德时代、蚂蚁金服,宣布启动换电服务业务,为电动车做“共享电池”,从出行领域延伸至能源领域。

毕竟,向“淘金者”卖水,是一门比淘金本身来得更为安全稳健的生意。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