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是裁缝师

“假装”我是裁缝师

风情

林秋萍/惠州/自由撰稿人

前些天,大学毕业刚工作的女儿给我搬回了一台缝纫机,我像小时候得了一件心爱的玩偶一样,欢喜极了。我就假装了一回是自己的裁缝师。等摆开架势,电源一开,“唆嗦”声出来,不多久就改好了一条裙子。好看不好看,女儿说了算。看到我的杰作,她没有太大的惊讶,因为她看过我的很多手工活。被我修改过的裙子自然是比原来好看很多。

女儿羡慕地说:妈妈你怎么没把这手艺遗传给我呢!我说:哪有什么遗传啊,也别以为真有天才,所谓的天才都是生活逼出来的,生活的美好要靠自己创造和感悟。女儿刚接触社会,这些道理她一时半刻不一定都能明白,但有的是时间,时间会让我们成长起来。

我所说的“假装”其实也非假装,因为改造衣服这个行当我从年轻时候起就一直在做。算一算,也有一二十年历史了吧。我衣柜里的衣服几乎都被我“动过手”。刚买的衣服总嫌不够妥帖,一些衣角线口都需要整合一下,或长或短或宽或窄可以调整,衣服总是有棱棱角角需要磨合,突然长胖了或是被秋风吹瘦了,随时都可以变通一下。过日子,作为女人,总是要花一些心思的。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并蛮有成就感。

在我青葱年华时,家里就有一台老式的脚踏板缝纫机,好像还是姐姐的嫁妆。不知何种原因,姐姐没带过去,就留给我发挥了。我还算喜欢,能拥有那么大个“玩具”,应该是高兴的,不多久我就轻车熟路了。刚开始,慢慢柔柔的,踩一下动一下,就像木心的诗:从前慢,日暮也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一大家子,有补不完的衣服,总是修了又补,补了又修,那时补得最多的是哥哥的孩子们,他们的衣服总是烂得很快,屁股上都没一块好布。那时的我特别害怕虫子,很少下田间地头干农活,家里人就把修补衣衫的任务自然而然交给了我。我偶尔也会做一些小衣服或是简单的裙子,如此说来,我的青春也算没有虚度。

后来,我长大了,工作、结婚、生子,早就不住在老房子里了,那台跟车马一样慢的缝纫机就留在了记忆中。可是喜欢做手工的习惯一直保留下来。

斗转星移,日新月异,我们都要接收新的事物跟上新时代的步伐。如今,面对这个新式的小巧的缝纫机,不禁感叹高科技的发展让人目不暇接。刚开始还有点束手无策,对照说明书摸索了一阵就得心应手了。新式缝纫机操作起来更方便快捷。在缝纫中,只要扳动针距调动螺丝,缝料便能自动前进或倒退,可以减少在叠缝或重缝时,要将缝件倒转的麻烦。还有可增加送布牙高低的调整,只要扭动旋钮,送布牙便能自动升降,以方便绣花和缝制一些薄质的(如丝绸、人纤、汗衫)等衣料。

其实真没有多么复杂,面对新式缝纫机,先天一般的我,都能应用自如,聪明的你,一定更不在话下了。挑一些自己喜欢的颜色和布料,按自己喜欢的款式制作裁剪,你会发现,原来那件我们心仪多时却在市面上永远都找不到的衣服,是可以由着我们自己设计制作出来的。

因为,每一个女子都能成为自己的裁缝师。

相关推荐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