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帆过尽,谁还记得曾经的沧海桑田

千帆过尽,谁还记得曾经的沧海桑田

不知因起何事,最近闲暇之时总想起过去,从有零碎的记忆开始,儿时、小学时、中学时、高中时、大学时等等,虽说总是怀念过去的人会活的很累,但我依旧喜欢在一个人安静之时,心无杂念,眼睛盯着天花板狠狠的想想以前的各种,还依然清晰记得小学时跟同学们玩打沙包,玩捉迷藏,最过瘾的要数骑马打仗了,由于我个头小,经常是那个被众人架起来和别人去打的“武士”,我们无关输赢,只为开心。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我们完全是一群属于散养的孩子,不管春夏秋冬,不管雨天还是冰雪天,我们都要依仗自己的本事爬过一座座黄土坡去学校上学,这样的生活从小学要坚持到初中毕业,那时,我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最真诚的笑容。

假期对于我们这群农村的孩子来说就是帮家人去田地里干活的时间,炎热的暑天,我们顶着火热的太阳,跟家人一起跪在田地里用稚嫩的双手拔麦子,小拇指破了,然后用破旧的布片缠起来,继续干,等到快中午或者是傍晚的时候家人还要继续拔,孩子赶紧回家做好饭等家人回来一起吃,当然还要喂猪,打扫院子,喂鸡喂狗,给驴倒草,吃完后洗锅洗碗。等麦子收割入库后,我们便开始了放驴放羊的日子,我当时只放过驴,家里没有羊,背着背篼拿着铲子,还要把驴一天生产的粪给捡回来倒到粪坑当肥料,放驴相对于拔麦子可是一件舒服的轻松活,把驴赶到有草的地方,你就可以尽情的玩了,或者是看书,或者是绣鞋垫子,或者是编草辫子卖钱,亦或是搭建个土坑烧土豆吃,我们没有现成的玩具,但是我们能够凭借自己的本事玩到各种城里人见不到的好玩的(哈哈哈我想说想起来真好玩)。我们还会帮家人去地里除草,拿着小铲子,跪在地里除杂草,一干就是半天的时间;我们还会拿着沉重的撅头挖土豆,这应该是国庆假期每个孩子的任务;我们还会拿着镰刀割各种其他的农作物,想想我们这些孩子干过的农活不计其数,数也数不清。

中学时期我们朦朦胧胧的意识到原来上学需要学习,要上高中,上大学,需要分数高才能考上,于是我们忙里偷闲的在家看看书,在学校也没有那么贪玩。但是中学时我们又有了各自的小秘密小心情,我们时常会听见说谁给谁写纸条了,谁喜欢上谁了,谁上课的时候偷偷的看谁了,但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愫最终谁也说不清楚。就在那个自以为是的年纪,我们学会了喝酒,有的男生也学会了抽烟,记得每个初三毕业的季节,带着那份不舍和留念,成群结队的买几箱啤酒和零食,选一个家长不严厉的家里去玩,吃喝玩乐到大半夜,那时候同学之间的感情是单纯的纯粹的,哪怕是谁喜欢谁,那也是发自内心纯粹的对彼此的欣赏和喜欢。依然清楚的记得每个人说过的话每个人的神情,也记得每个人的酒量,我们的酒量应该就是从那时候锻炼出来的。时至今日回忆起来感觉最亲的人也就是这伙人了,就像前段时间跟个初中的朋友聊天,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初中的同学最亲近,应该缘由于此吧,因为当年我们都是山沟里娃都有真性情,不管是生活条件还是家庭背景都没有什么差距。上了高中,我们去了县城,发现原来有一种人叫城里人,跟我们农村娃不太一样,那时我们有了压力,感觉到了一点差距,而我们更多的是学习,学习。经过高考,各自有了各自的路,我们也遇到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各种人,至此很多记忆不再那么清晰,因为在相遇相知的路上,我们都有着不同的出身,不同的经历,不同的背景,怀揣着不同的心情。我们学会了伪装自己,用华丽的衣服、用犀利的语言,用自己积累的各种社交经验在人前展示着自己的光鲜亮丽,只是我们没有了儿时的真性情和纯粹,这应该也是物种成长,适应生存规则的一个过程吧。

QQ也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初的社交平台,时至今日已经有很多人摒弃了她,我时常会过来看看,看看以前我们这些小伙伴的小心情和小想法,然后下面跟一堆各种有趣的评论,有时惹得我开怀大笑,有时感觉很惊讶,过去的某时某刻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和心情,真是太有意思了。很多人自从有了微信,似乎早已遗忘了QQ的存在,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遗忘过去的自己。而我还是喜欢在这个地方,放一点跟我有关的事情,记录我的心情,记录我的生活,无关于任何人,只属于我自己。

来源:陇上芳草地、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不慎侵权,请联系小编立刻删除

相关推荐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