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二代”孙喆一执掌乐创文娱,原董事长张昭转投复星门下

“融二代”孙喆一执掌乐创文娱,原董事长张昭转投复星门下

时代周报记者:吴怡

张昭的微博简介还停留在“乐视影业CEO”这寥寥几个字,而事实上他已经离开了一手创办的乐视影业。从乐视系投奔融创系之后,乐视影业早在去年就更名为乐创文娱。

24日当天,乐创文娱发布公告称,张昭因个人原因,提出辞去乐创文娱董事长、CEO职务。张昭的离职颇为突然。此前的6月19日,他还在微博为电影《秦明·生死语者》打广告。这部电影的制作方和出品方则是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即乐创文娱的主体运营公司。

根据《证券日报》报道,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孙宏斌长子孙喆一将接任乐创文娱CEO一职,而张昭下一步将履新复星集团。 时代周报记者就该消息向乐创文娱官方求证,对方称一切将以公告信息为准。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融创中国对乐创文娱的持股占比已经上升至57.11%。

张昭出走

“从互联网到文旅这个确实是变化比较大的。”去年3月份,张昭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谈及从乐视系到融创系的感受。

过去一年,张昭也在适应着这种变化。在电影界,张昭曾被称为“互联网电影的定义者”。他掌管乐视影业的这九年中,频频提及的一个词是“互联网”。

公开资料显示,张昭于2003年加盟光线传媒,2006年创立光线影业,2011年离开光线影业,创立乐视影业,任职CEO及执行董事。

当年,张昭接受了时任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的邀请,共同搭建了乐视影业,并提出要把乐视影业打造成为 “第一个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

借助乐视系的光环,乐视影业被贴上了“互联网电影开创者”的标签。在2015年前后的高光时刻,乐视影业甚至被列为中国五大民营影视企业之一。

然而,成也乐视,败也乐视。随着乐视系因为债务危机而分崩离析,乐视影业最终投奔到了地产商融创中国的怀抱。

2017年1月,融创向乐视体系投资150亿元,其中10.5亿元用来购买乐视影业15%的股权;同年12月,融创对乐视影业增资,增资完成后,持有乐视影业40.75%股权,为第一大股东;截至2018年底,融创对乐创文娱的持股占比上升至57.11%。

去年3月,乐视影业正式更名为乐创文娱。更名后,张昭仍出任乐创文娱董事长、CEO。为了更名这件事,演员兼公司股东孙红雷还特意给张昭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改名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干扰少了吧,这样一种独立面对市场和行业(的区隔)很重要。”张昭答复孙红雷。对于当时的乐视影业来说,迫不及待与乐视系划清界限,以稳定投资者的信心。

然而,在脱离乐视系的同时,乐创文娱也在融入到融创的大文旅棋盘。在去年12月份一场行业论坛上,张昭展示了乐创文娱电影品牌文化工程集群,宣称打造传统文化、武侠文化、石像文化等各大系列影视作品,拥有影视IP包括《影》《刺局》《爵迹》《神雕侠侣》《狼图腾》等。

与华谊兄弟的实景娱乐《狄仁杰系列》影视IP落地颇为相似,乐创文娱这些电影IP场景或会落地到融创的13个文旅城。

值得一提的是,乐创文娱曾有不少潜伏的明星股东。工商资料显示,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的明星股东包括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孙俪、冯绍峰、黄晓明和李小璐。另外张昭依然持股3.83%,不过张昭辞任之后,这些明星股东是走是留?

融创“太子”孙喆一

与张昭的“退”所同步的是,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长子孙喆一的“进”。同为地产商跨界发展文化旅游,孙宏斌跟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为“商二代”安排了不一样的进击路径。

王健林的独子王思聪拿着5亿元的创业基金起步,独立于万达体系,经营自己的投资公司普思资本,投资直播、电竞、体育、科技和餐饮等领域。而融创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孙宏斌之子孙喆一,经过2年在外就业磨练,以及在融创集团的5年“轮岗”,一路晋升为集团副总裁。

融创中国公告显示,孙喆一现年29岁,担任融创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兼文化集团总裁。2011年,孙喆一毕业于波士顿学院;2014年正式加入融创,曾在集团总部及不同区域公司担任与资本市场、土地获取及项目运营相关的不同职务。

2019年初,融创以乐融致新、乐创文娱及东方影都为基础成立了文化集团,作为公司的四大战略板块之一。

青岛东方影都项目包含在此前万达向融创出售的13个万达城项目之中。财报显示,截止2018年底融创对东方影都、乐创文娱和乐融致新的持股占比分别为91%、57.11%、46.05%。

2月份,孙喆一出任融创文化集团总裁一职。4月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主要人员信息发生变更,孙喆一成为乐融致新董事,原董事张昭从名单中退出。

多重要职加身的孙喆一,被外界视为融创的“太子”,未来集团的接班人。为了培养儿子的公司运营、资产并购和产业运作能力,孙宏斌在重要的商业交易中会把孙喆一带在身边。此前曾有报道称,在万达城资产的并购和交割过程中,孙喆一也参与了其中。

对于并购而来的文化集团,孙宏斌把它给孙喆一当作了“练兵场”。在融创集团中,文化集团的营收贡献占比相对较低。2018年,文旅城运营收入为20.3亿元,在总营收中仅占比1.63%。

文化新战场

融创“吞下”乐视资产的这三年来,原乐视系不少高层纷纷离职,张昭是为数不多留下来的一个。在外界看来,影视行业摸爬滚打走过来的张昭,跟业务管理初出茅庐的孙喆一,可以在融创的文化集团形成较好的互补。

不过随着张昭的离开,孙喆一需要挑起文旅+影视发展的重担。公告称,融创文化集团将一如既往支持乐创文娱的发展,在集团“内容+平台+实景”战略布局下,持续创造好内容,并对优质内容IP进行线上线下全产业链开发。

具体到业务上,乐创文娱从事电影制片、电影宣发、版权运营及商务开发;乐融致新从事乐视TV终端业务;而东方影都则负责房地产发展、文化及旅游城经营。

融创加大了影视方面的投资。今年6月份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融创文化集团宣布投资电影《解放了》《刺杀小说家》。

除了张昭,老乐视系的人正想着彻底“离开”。阿里拍卖网站显示,6月18日,乐视网原副董事长刘弘出让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1512.6122万股权,起拍价6182.06万元,但最终这笔交易流拍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