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太平洋》第一滴血:图拉吉岛战场游记

《燃烧的太平洋》第一滴血:图拉吉岛战场游记


从瓜岛海岸望向铁底湾的北面,可以依稀看到一座小岛,名叫图拉吉(Tulagi)。今日的图拉吉岛与瓜岛相比,无论是经济水平还是知名度都相差甚远,而在二战之前,图拉吉岛却是整个所罗门群岛的政治商业中心,也正因为如此,日军沿着所罗门岛链跃进时于1942年5月派兵占领了该岛,仅仅三个月后,图拉吉岛再度易手,成为太平洋战争中盟军从日本人手中夺取的第一座岛屿。正是在图拉吉岛的海滩上,美国海军陆战队流下了太平洋大反攻的第一滴血。

■ 从铁底湾的海面上远眺图拉吉岛,更远处的山峦则是佛罗里达岛的海岸。(作者提供)

所罗门明珠

在二战爆发前,所罗门群岛是大英帝国遍及全球的殖民地版图的一部分,即英属所罗门群岛保护地,图拉吉是这处偏远荒蛮的殖民地的心脏,当地英国殖民专员的官邸就座落在岛上,其遗址至今存在,几乎位于整座岛屿的最高处,完全是360度无敌全向至尊海景房,不仅让笔者颇为感慨:殖民官员还是有特权啊!

■ 图拉吉岛上原英国殖民专员的官邸遗址。(作者提供)

图拉吉岛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背靠庞大的佛罗里达岛,与周围的几个小岛形成条件优良的深水港湾,是天然良港,以至于英国皇家海军曾计划将其建设为英国的“珍珠港”,最后因为经济不景气而作罢。到1940年,太平洋地区局势紧张,战云密布,所罗门群岛的防务才被提上日程,其中一项举措就是澳大利亚海军在图拉吉岛毗邻的吉沃图-塔纳姆伯格岛(Gavutu-Tanambogo,下文简称吉-塔岛)上修建了一座水上飞机基地,以便监视周边海域。

■ 图拉吉岛的地理位置(红圈处),虽然面积比瓜达尔卡纳尔岛小得多,但拥有天然良港。

■ 图拉吉岛东侧的吉沃图岛(左侧)和塔纳姆伯格岛(右侧)。(作者提供)

日本人同样认识到图拉吉岛的价值。1942年5月,作为供海上进攻莫尔兹比的MO作战的一部分,日军决定夺取图拉吉岛,建立前哨基地,为下一步侵占斐济、萨摩亚等地提供支援。5月3日,由志摩清英海军少将指挥的一支登陆舰队运载着吴第三特别陆战队兵临图拉吉,驻守于此英澳守军在日军登陆前一刻仓皇撤离,未做抵抗。日军兵不血刃地占领了图拉吉岛和吉-塔岛,马上利用澳军遗留的设施进行基地改建工程,到当天傍晚基本完工,可以容纳6架九七大艇和6架零式水侦,当天中午就有3架九七大艇抵达图拉吉,展开侦察行动。次日,美军“约克城”号航母派出舰载机发动反击,炸沉“菊月”号驱逐舰、2艘扫雷艇和1艘运输船,破坏了水上飞机场,但无法改变图拉吉岛陷落的事实。

■ 日本海军“菊月”号驱逐舰的残骸,该舰于1942年5月4日被美军舰载机炸毁于图拉吉岛岸边。

在随后三个月内,日军增兵布防图拉吉岛,修复增建基地设施,从7月上旬开始,横滨海军航空队开始以图拉吉为基地对所罗门周边海域展开侦察,监视盟军舰船的动向。同时,日本守军充分利用图拉吉岛和吉-塔岛的天然地形和洞穴,构筑防御工事,他们将山洞打通,改造为地下堡垒,在海滩和山林中都修建了火力点。图拉吉岛、吉沃图岛和塔纳姆伯格岛上被日军挖开的三座山后来分别被美军称为281、148和121号高地。

■ 1942年5月占领图拉吉岛的日本海军吴第三特别陆战队部分官兵的合影。

到1942年8月初,日军在图拉吉岛及其周边岛屿上部署了约1100人,由横滨空大艇队司令宫崎重敏大佐指挥,但其中大部分是航空队和基地勤务人员,真正的作战部队是由铃木正明中佐指挥的第84警备队约400人,全部集中在图拉吉岛上。相比南面正在修建机场的瓜岛,图拉吉岛的防御更强。

反攻起始点

1942年夏季,在美国的战略布局中,太平洋战场上的当务之急是确保澳大利亚的安全,并实施局部反攻,遏制日军的扩张。由于罗斯福主张的“先欧后亚”策略,大部分资源都优先提供给欧洲战场,而缺乏物资支持的太平洋战区盟军部队只能按部就班、步步为营地沿着所罗门岛链向拉包尔推进,而夺取图拉吉的优良港湾是这项反攻计划的第一步。因此,当美军在1942年7月拟定“瞭望塔”计划之初,图拉吉岛和吉-塔岛才是主要目标,而瓜岛只是在被发现日军正在修建机场后才被匆匆列入计划中,结果反而成为日后战役的焦点。按照计划,美军将投入陆战第2、5团的三个营外加精锐的陆战队第1突击营和第1伞兵营共约3000余人发起进攻。


■ 1942年8月7日美军对图拉吉岛、佛罗里达岛和吉-塔岛的登陆行动示意图。

1942年8月7日清晨,持续两天的暴雨天气终于结束了,太阳从天边跃出海面,将红霞洒落在所罗门群岛的海岸上。想必图拉吉岛上的日军哨兵当时正在欣赏着美丽的日出,同时因为天气好转而大喜过望的日军飞行员们正在吉-塔岛的基地上给飞机加油、热机,准备出发侦察。然而,这幅恬静安稳的画风转瞬间就被另一场狂风暴雨所打破,F4F战斗机和SBD轰炸机将子弹和炸弹倾泻在岛上,成排的炮弹呼啸着将日军的房屋建筑连同停在岸边的飞机炸得粉碎,吉-塔岛很快被滚滚黑烟所笼罩,图拉吉岛转眼间变成一座炸锅的蚂蚁窝,从睡梦中惊醒的日本兵看到了令他们目瞪口呆的一幕:在图拉吉岛以南的海面上赫然出现了一支庞大的舰队!

■ 在美军的海空火力攻击下,图拉吉岛上的日军建筑起火燃烧,浓烟滚滚。

■ 1942年8月7日晨遭到美军炮击和轰炸的塔纳姆伯格岛。

美军登陆舰队在暴风雨的掩护下避开日军的侦察,悄无声息地突然出现在图拉吉岛海域,令日军猝不及防。面对实力强大的对手,日本守军向拉包尔基地发出了诀别电报:“我们将战至最后一人,祝武运长久!”随后破坏了电台,销毁了密码本,这是太平洋战争中日本岛屿守军第一次发出诀别电。

第一场硬仗

随着美军海空火力准备接近尾声,来自陆战五团第2营和第1突击营的陆战队员们乘坐登陆艇冲向图拉吉岛西北角代号“蓝滩”的登陆滩头。然而,令他们感到惊讶的是,或许还有些失望的是,海滩上空无一人,日本兵好像凭空蒸发一样,看不到人影,听不到枪声。登陆后,美军兵分两路,向岛屿南北推进。陆战五团第2营很快就占领了岛屿北部,未遇抵抗,而向南推进的突击营却遭遇日军零星火力的阻击,当他们接近岛屿南端的281高地时密如雨点的子弹迎面而来,迫使美军只能在高地前掘壕据守,准备过夜。

■ 1942年8月7日在图拉吉岛的“蓝滩”登陆的陆战队员。

■ 今日的“蓝滩”已经看不出任何当年战场的模样。

■ 美军登陆图拉吉岛的进攻路线图,第1突击营的4个连一字排开,并行向岛屿南部推进。

但是,日本人却不打算让美国人安心睡觉。入夜后,上百名日本兵爬出山洞,试图悄悄地渗透到美军后方,但大部分人都被警觉的美军发现并当场击毙,但还是有数十人在不同的地点突破了美军防线,更有六名日本兵一路摸到突击营营长艾德森中校的指挥部前。次日清晨,他们埋伏在门廊里,突然向经过的美军士兵开火,在一番激战后,三名美军牺牲,而日本兵全部被打成了筛子。


■ 图拉吉岛上281高地顶部的日军高射机枪阵地遗迹,山石上有明显的开凿痕迹。(作者提供)

■ 当年战场上空的航拍照片,标出了美军进攻路线和日军阵地的位置,背景远处可见吉-塔岛。

在肃清了渗透到后方的日军后,美军继续向南进攻。然而,清除躲在山洞里的日军并不容易。初次遇到这种棘手情况的美军官兵充分发挥出创造精神,临时制造了很多应急器材解决问题,比如将炸药包绑在木杆上,直接伸进洞口引爆,这种木杆炸药随后被转化为工业设计,开始批量制造,成为清除日军洞穴、坑道和掩体的利器。经过苦战后,第1突击营终于在8月8日下午完全占领了图拉吉岛,消灭了岛上的400多名日军,为此付出了45人阵亡的代价。

■ 美军在图拉吉岛上发现的日军洞穴阵地,可见散落着防毒面具、水壶和弹药包等物品。


■ 上两图是图拉吉岛281高地上的日军机枪掩体遗迹,几乎被杂草掩盖。(作者提供)

图拉吉岛之战的规模虽然不大,却预示了之后太平洋战争岛屿攻防战的基本模式:在占据绝对海空优势的美军面前,日本人依托坚固的掩体工事,以决死精神战斗到最后一人。在此后的历次战斗中,陆战队员们将频繁面对日军的夜间渗透、万岁冲锋和易守难攻的洞穴阵地。今天在图拉吉岛上还遗留着不少当年激战的痕迹,笔者探访了数个日军坑道、山洞入口和281号高地顶部的高射机枪阵地,此外还有幸穿过一个被日军打通的山洞,从一侧洞口一直走到另一个洞口。

■ 图拉吉岛上日军藏身的洞穴,入口非常狭窄。(作者提供)

■ 日军坑道工事的内景。日本守军利用天然洞穴加以改造,使之成为地下工事。(作者提供)

■ 日军地下工事外露在地表的通风管,已经锈蚀不堪。(作者提供)

■ 另一处日军地下坑道的入口,可见有钢板遮蔽,据说内部深达40米。(作者提供)

吉塔岛困兽

因为美军需要在图拉吉岛、瓜岛和佛罗里达岛同时登陆,海军舰队缺乏足够的支援兵力,对最小的吉沃图岛和塔纳姆伯格岛的登陆被推迟到8月7日中午12时,这使得岛上日军获得了充足的时间组织防御,以148、121号高地为中心作困兽之斗。他们深知已经陷入重围,无路可逃,决心在开往地狱的列车上拉上尽可能多的美国大兵同行。

■ 从海上观望吉沃图岛,高处即为148高地。(作者提供)


■ 美军对吉沃图岛和塔纳姆伯格岛的进攻示意图。

进攻吉沃图岛的先锋是来自陆战队伞兵营的精兵,他们在舰炮火力掩护下登上由英国殖民者修建的码头,但随即遭到半山腰上日军机枪火力点的猛烈射击,短时间内登陆部队就有十分之一的人伤亡。危急时刻,美军架起两挺M1919机枪与日军机枪对射,并压制了对手,才算稳定了局面。不愿坐以待毙的陆战队伞兵们一鼓作气冲上148号高地顶部,然后由上而下搜索躲藏在山洞中的日军,用手榴弹和炸药包将他们一一剿灭。尽管如此,直到次日上午岛上还能听到零星的枪声。


■ 上两图就是当年陆战队伞兵登陆的码头,还残留着栈桥的遗迹。(作者提供)

吉沃图岛的战斗进展缓慢,而塔纳姆伯格岛的登陆行动差点酿成了一场灾难。驻守该岛的日军是由航空队的飞行员和地勤人员组成的临时部队,美军指挥官显然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仅派出陆战二团的一个连于日落后在岛屿西北部海岸登陆,希望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然而,登陆艇尚未靠岸就遭到121号高地上日军火力的有力截击,伤亡不小,以至于后续的登陆艇直接调头返航,中止登陆。已经上岸的包括连长在内的13名美军只好背水一战,利用夜色闯过日军阵地,冲到连接吉沃图岛和塔纳姆伯格岛的长堤,在伞兵的接应下成功脱困。

■ 由美军飞机从低空拍摄的塔纳姆伯格岛上的日军建筑,可见被炸毁的栈桥。

■ 美军第一次登陆塔纳姆伯格岛的海滩,这次登陆最后以失败告终。(作者提供)

■ 塔纳姆伯格岛上的弹坑,可能是当年美军的炮弹和炸弹留下的。(作者提供)

次日早晨,陆战二团的一个整营与伞兵营会合,联手从吉沃图岛方向沿着长堤向塔纳姆伯格岛发起进攻。在主力部队冲过长堤的同时,2辆M3轻型坦克也在岛屿东北海岸登陆,配合进攻,其中一辆坦克冲得太猛,脱离了步兵的支援,陷在弹坑里动弹不得。突然,从121高地的山洞中涌出50多名日本兵,将这辆无助的坦克包围,将沾满汽油的毯子盖到坦克上点燃,忍受不了烟熏火燎的美军坦克兵被迫打开舱盖逃生,结果被暴虐的日本兵围住,两人被活活砍死,两人受伤。这血腥的场面被正在靠近的美军士兵所目睹,他们深感震惊,甚至一时间忘记了射击,当反应过来后,复仇的子弹如瓢泼般射向暴露在外的日军。当战斗结束后,美军在坦克残骸附近清理出45具日军尸体。残余日军已经无力固守121高地,只能在山洞中等待美军终结他们的生命。当枪炮声完全沉寂下来时,70名陆战队员和大约四五百名日军都长眠在这两座巴掌大的小岛上。

■ 在吉沃图岛和塔纳姆伯格岛之间残留的堤坝遗迹,左侧是吉沃图岛,右侧是塔纳姆伯格岛。(作者提供)

■ 从吉沃图岛一侧的堤坝残迹远望塔纳姆伯格岛,当年美军就从这里向塔纳姆伯格岛发起最后进攻。(作者提供)

■ 8月8日美军坦克登上塔纳姆伯格岛的地点,背景远处可见吉沃图岛。(作者提供)

今日的吉沃图岛和塔纳姆伯格岛都是私人所有的荒岛,上面的建筑均已废弃。我们有幸联系到岛屿主人,获得上岛探访的许可。当地向导手持大砍刀在茂密的灌木丛中劈砍出一条道路,我们跟在他身后艰难前行,我当天错误地穿着短裤出行,等到旅程结束,裸露的小腿上已经被荆棘划出大片的血痕,仿佛真的从战场上走过。

■ 塔纳姆伯格岛上的日军洞穴入口。(作者提供)

■ 塔纳姆伯格岛上的密林,这里植被茂盛,荆棘丛生,难以通行。(作者提供)

所罗门“车轮”

作为瓜岛战役的揭幕战,图拉吉岛和吉-塔岛让陆战队员们首次领教了对手的狂热和顽强。在之后的战役中,图拉吉岛的港湾成为美军的前沿锚地,那些在来不及在入夜前撤退和在铁底湾里受伤的舰船都可以在图拉吉岛找到避难所。吉-塔岛的水上飞机基地也被修复,只是从这里起飞的飞机已经换成美军的“卡塔琳娜”,它们从事着侦察日军舰船、营救落水美军飞行员的任务。尽管图拉吉岛和吉-塔岛在此后变得默默无闻,但我们不该遗忘陆战队员们洒落在这些岛屿滩头和山坡上的鲜血,正是他们的奋战和牺牲为盟军赢得了漫漫反攻路上的第一场胜利。

■ 美军遗留在吉沃图岛上的建筑物遗迹。(作者提供)

■ 图拉吉岛战斗结束后,部分美军指挥官的合影,前排左起第二人就是第1突击营营长艾德森中校。

盟军将反攻所罗门和新几内亚的作战行动命名为“车轮”,而它在图拉吉岛上留下了第一道车辙,并由此开始彻底碾碎了日军南下澳大利亚的希望。随着美国作为“民主国家的兵工厂”全力开动,新的作战力量和海量物资被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太平洋战场上,成群结队的崭新舰船,齐装满员的作战部队,遮云蔽日的新锐战机,从美国西海岸出发,经夏威夷、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投送到前线,在尼米兹和麦克阿瑟两大统帅的指挥棒指引下,将一个个插着膏药旗的岛屿碾得粉碎,直到日本本土。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