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拥有绝对优势国军为何最终失败?蒋介石末日检讨说了点实话

刚开始拥有绝对优势国军为何最终失败?蒋介石末日检讨说了点实话

1949年,当蒋介石自己都确信国民党政权垮台在即时,面对国民党军上百位高级将领,他直言不讳的检讨:

我们在军事力量上本来大过“共匪”数十倍,制空权、制海权完全掌握在政府手中,论形势较过去在江西“围剿时还要有利。但由于在接收时许多高级军官大发接收财,奢侈荒淫,沉溺于酒色之中,弄得将骄兵逸,纪律败坏,军无斗志。可以说,我们的失败,就是失败于接收。

蒋介石的话虽然不深刻,但也说到了点子上一点,当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政府和军队的大员只关心两个字“接收”。这包含军事上和经济上两方面的含义。

军事上,国民党要与共产党军队拼速度,十万火急地开赴战争中的沦陷区和共产党人开辟的解放区。但其实国民党军队更关心的是经济上,所有的政府和军队大员甚至比蒋介石本人还心急火燎,因为接收意味着财富。从小到汽车房产,大到金库银行,敌伪留下的巨额财产已经失去了主人,谁先抢到手就是谁的,人人都知道这是个发财致富的机会。

南京城内的公馆别墅集中在莫干山路、山西路、中央路和斗鸡闸一带,按照规模和档次,每一处建筑物上都直接挂上了从蒋介石到各级官员和将领的名字。处长、科长和科员们抢不到别墅,就抢民房、高级家具和名牌汽车,甚至连日伪办公楼里的地毯都扛走了。

而且,为了不被追究自己在日伪统治时期的所作所为,原先的伪军和伪政府官员想方设法讨好国民党官员和将领,他们想出一个好办法:以行政命令或者军事命令,将原来伪中央储备银行发行的纸币储备票,一律兑换成重庆国民党政府发行的新法币。

如果按照正常的兑换率,两种纸币大致相等,也就是说兑换比例应该是一比一,可是公布出来的兑换率竟然是两百比一,这意味着用两百面值的储备票,才能兑换一面值的新法币。结果,拥有大量重庆钞票的国民党大员和将领瞬间成为巨富,就连薪金很低的来自重庆的公务员也发现自己像中了彩票一样,手里的那点新法币的价值突然间暴涨了整整两百倍,有资料说,仅南京一地,国民政府大员在兑换中获得的暴利价值三十万两黄金。

与国民党大员的暴富相比,则是国民党政府财政的赤字和社会生活的迅速崩溃。1946年,国民党政府财政赤字高达三万五千八百八十一亿元,为财政总收入的一倍。而通货膨胀更是惊人,1946年1月,上海米价为每担六万元,六月上涨到每担五十五万元,十二月涨到每担一百一十万元,物价比抗战结束时上涨了六万倍。

而与国民党政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口号是:走出城市,丢掉汽车,脱下皮鞋,换上农民的衣服,一切可能下乡的干部要统统到农村中去,并确定以能否深入农民群众作为考察共产党员的品格的尺度。

所以当国民党政府官员和军队将领个个赚得瓢满锅满的时候,那还想着去打仗,都想着怎么去享乐,怎么地保住自己的实力、财富和地位。而共产党的干部和官兵已经和农民打成了一片,有最广大农民群众的支持,蒋介石的失败也就是必然的了,虽然蒋介石最终明白了一些道理,但是他知道得太晚了,也太肤浅了。

天择:如果说从和平状态进入战争状态,必然会引发社会混乱的话,那么从战争状态一旦转变到和平状态,混乱发生的几率会更高,因为官僚阶层的贪污腐化是一剂关乎政权倾覆的致命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