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输入法之劫

搜狗输入法之劫

在北京搜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搜狗公司”,NYSE:SOGO)的发展历程中,搜狗输入法是搜狗公司的第一个真正爆款的产品,也是搜狗“输入法-浏览器-搜索”三级火箭战略的基石。然而,几起来自竞争对手的诉讼,不约而同地因搜狗输入法不正当竞争将搜狗公司送上了“流量劫持”的被告席,几家搜索引擎头部公司围绕搜狗输入法聚在了一起,颇为罕见。

近日,海淀法院集中宣判了搜狗输入法劫持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360公司” ,601360.SH)、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度公司”,NASDAQ:BIDU)及广州动景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动景公司”)和神马公司流量的不正当竞争案,法院认定搜狗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应分别向上述公司进行赔偿。

不过,搜狗公司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将会上诉。而近日记者在实际使用中发现,搜狗并未停止法院一审判决的“流量劫持”行为。

//

流量劫持?

//

海淀法院近日集中宣判的三起案件可以说是汇集了中国浏览器、搜索引擎市场的几家头部公司。

几大原告中,360公司经营360手机浏览器和360搜索引擎,360手机浏览器顶部栏默认提供360搜索引擎;百度公司经营百度搜索引擎;动景公司经营UC浏览器,神马公司经营神马搜索引擎,UC浏览器顶部栏默认提供神马搜索引擎。三起案件共同的被告则是搜狗公司,搜狗公司经营搜狗输入法和搜狗搜索引擎。

根据案件信息显示,早在2015年底的时候,三起案件的原告360公司、百度公司、动景公司和神马公司就发现了搜狗输入法的“流量劫持”行为。

2015年12月,搜狗公司推出的安卓版搜狗手机输入法上更新了一项新的服务——提供搜索候选词服务。搜狗搜索候选词排列在搜狗输入法界面的输入候选词的上方,用户点击搜索候选词之后,搜索结果会直接转跳进入搜狗搜索结果页面。

之后,360公司、百度公司、动景公司和神马公司分别对搜狗公司发起诉讼,认为搜狗输入法的搜索候选词服务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赔偿各自的经济损失均超过1亿元。

搜狗公司抗辩称,其搜索候选词仅出现在浏览器环境中,将输入法与搜索引擎的结合属于技术创新,并且已尊重用户知情权、选择权。

案件调查审理经过了三年多的时间方才迎来宣判。海淀法院对三起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进行了集中宣判,认为用户在已经选定了搜索引擎的情况下,搜狗公司有意制造用户混淆,在输入法界面不添加与搜索经营者相关的明显标识的情况下,通过搜索候选词将用户引导至同样没有明显标识的搜狗搜索结果页面,劫持本属于三案原告的搜索用户流量,应认定为利用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的方式,妨碍了三案原告经营活动的正常运行,构成不正当竞争。应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分别为三案原告公开消除影响,向360公司、百度公司各赔偿经济损失500万元,向动景公司和神马公司共赔偿2000余万元。

但搜狗公司并不认同法院判决的“流量劫持”。“‘搜索候选’功能不存在劫持流量的行为,对于此次的判决结果我们感到十分遗憾。我们将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以获得进一步的审理和澄清。”搜狗公司对本报记者回应道。

并且搜狗公司强调,让获取信息更简单,是搜狗输入法推出“搜索候选”功能的初衷。该功能将输入法和搜索相结合,可以帮助用户更快获取想要的信息,这一创新已获得专利授权,其创新性在此次的审理中也得到法院的认可。

确实如搜狗公司所说,法院也承认搜狗将输入法和搜索相结合的创新性。但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界人士对记者分析道,这次案件的主要问题其实在于消费者是否知情。用户有权选择某一种浏览器,但搜狗公司通过搜索输入法的方法进行了劫持,一方面是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绑架了搜索习惯,另一方面是竞争对手的流量无形中被搜狗获取了。

7月9日,记者通过安卓手机,在360浏览器和UC浏览器环境下使用搜狗输入法,输入“shuangsong”后键盘的最上端已经跳出搜索候选词“双宋离婚”“双宋离婚最新消息”,搜索候选词的最左端是一个小小的放大镜图案,点击搜索候选词中的“双宋离婚”,搜索结果的显示页面与搜狗浏览器的搜索结果显示一致。只有点击浏览历史才会发现,页面已经从360浏览器或UC浏览器转跳到了搜狗搜索的结果,但不太注意的用户恐怕很难发现这一点。不过,记者在百度浏览器中使用搜狗输入法没有出现这一情况。对于这一情况,百度和搜狗方面均未回应。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记者表示:“搜狗的这种行为属于典型的不正当竞争,不仅损害了用户的合法权益,更破坏了市场竞争秩序。”

对于上述仍在进行的“流量劫持”行为,动景公司对记者表示,因为案件一审判决尚未生效,加上搜狗肯定会上诉,侵权情况不会停止。“搜狗用它的输入法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窃取流量。”

//

搜索流量之争

//

其实,本次判决并非搜狗输入法第一次因流量劫持被判不正当竞争。早在2015年,搜狗公司就因为利用搜狗输入法恶意劫持百度搜索的流量,被后者起诉。

据记者梳理发现,两起案件虽然都跟搜狗输入法有关,但略有差别。当时的那起案件也是因搜狗输入法搜索候选功能而引发,但针对的是搜狗输入法自动下拉菜单形式提供搜索候选,同样用户点击下拉菜单的搜索候选词就会进入搜狗搜索结果页面。

当时法院认为将输入法的功能扩张至搜索领域的做法本身在技术上具有创新性,也是输入法技术发展的趋势之一。但与此同时,法院认为搜狗输入法作为更为基础的应用软件,在搜索功能的具体设置上应尊重公众的知情权,不得违背用户对特定搜索引擎的选择意愿,不得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不得以技术创新为由进行不正当竞争。2018年北京知产法院在该案件的二审中维持了一审判决结果。

赵占领认为,这次法院集中宣判的三起案件如果二审,则维持一审判决的可能性比较大,判决结果最终生效将有助于厘清商业竞争的合法边界,有助于净化市场环境。“如果二审改判搜狗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那将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各家互联网公司之间将会利用技术手段互相劫持流量、互相拦截或者互相屏蔽。”

而搜狗输入法在搜狗的发展中居功至伟。2003年,搜狗公司CEO王小川在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的授意下做起了搜索以阻击百度,但随着2005年百度上市,搜狗的搜索业务陷入长期的低谷。直到2006年搜狗推出第一个爆款产品搜狗输入法,之后王小川想出“输入法-浏览器-搜索”的“三级火箭”商业模式,给搜狗找到了出路,输入法带动浏览器,浏览器带动搜索,最后在搜索变现。

根据搜狗公司2017年上市时的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搜狗的总营收分别是3.86亿美元、5.92亿美元、6.60亿美元,其中搜索和搜索相关广告占比超过90%。2018年全年搜狗总营收首次突破10亿美元,王小川表示:“搜狗实施的搜索和输入法双引擎战略,为公司发展带来了强大的驱动力。”

在搜狗公司看来,“输入法与搜索结合”的创新不但满足了用户即时性需求,还为搜索业务带来了更多流量。搜狗CFO周毅在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中表示:“2018年第四季度,我们的自然流量占总流量的比例为28%,一年前自然流量的贡献占比只有22%,这是非常显著的增长。根据我们制定的扩大自然流量占比的战略,我们的目标是在2019年底将自然流量的贡献占比进一步提升到30%左右。”

可以看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由搜狗输入法给搜狗搜索贡献的流量还在增长中,并且给搜狗带来源源不断的现金流。但透过几起针对搜狗输入法的起诉案例,应该关注到其中有一些可能是通过“流量劫持”获取而来。

在动景公司和神马公司起诉搜狗公司的案件中,经过数据勘验,法院最终认定搜狗公司劫持流量超过7亿,且在诉讼过程中持续侵权,所以法院判定搜狗向动景公司和神马公司共赔偿2000余万元,这是海淀法院迄今为止做出的判赔额度最高的知识产权案件。

据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BDR)《2018年中国移动搜索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百度搜索以62.2%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其后神马搜索占据市场份额22.3%,搜狗搜索以13.5%位居第三。作为用户获取互联网信息的基础应用,并形成了成熟的商业模式,移动搜索市场格局较为稳定,但竞争态势复杂。

在传统互联网时代作为流量入口的搜索引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风光不再,用户流量被一个个独立的APP分而食之,各大搜索公司的日子过得并不好。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表示:“搜索公司流量增长速度放缓,搜索广告已经越来越不好做。从行业老大百度的业绩增长就能看出整个行业的发展。”

本报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案件的后续审判情况。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