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或将成“下一个中国”?外企:“第二个中国”难以复制

埃塞俄比亚或将成“下一个中国”?外企:“第二个中国”难以复制

因为非洲这四个国家——埃塞俄比亚、吉布提、加纳、科特迪瓦突飞猛进的经济增长,“非洲四小龙”这个概念首次被商务部提了出来,就像当年的“亚洲四小龙”一样,它们代表了非洲经济的龙头。其中埃塞俄比亚的成绩更是十分亮眼,甚至还有外媒称,埃塞俄比亚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中国”。

非洲版“中国”经济,人均GDP800美元

埃塞俄比亚如今是东非第一大经济体,面积110多万平方公里,有80多个民族,人口超过了1亿,是非洲人口第二多的国家,也是非洲可以享受人口红利、运用自己廉价劳动力的优势承接劳动密集型企业的人口大国之一。2018年埃塞俄比亚GDP的实际增长率为6.8%,总值达到了843.55亿美元,人均为800美元,位于全球人均GDP的底层。

为什么外媒会说埃塞俄比亚会成为“下一个中国”?因为埃塞俄比亚的经济发展模式借鉴了中国的经济的模式,将来很有可能成为非洲的制造业中心,美国财经媒体也曾做过相应的报道,认为埃塞俄比亚的经济发展速度堪称“奇迹”,而且还在持续“发力”,有很大的可能性成为下一个“中国经济”。

埃塞俄比亚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埃塞的前任总统穆拉图·特肖梅是出身北大,他在中国交流学习了长达12年之久,对中国有着很深的感情,他一再表示,中国是他的第二故乡。在母校50周年校庆时,穆拉图在他的祝贺信里表达了他的愿望:他想将自己的儿子也送往北大学习,进一步加强中埃之间友谊,建起桥梁。

埃塞政府在1991年成立之后,在物资极度匮乏的情况下探寻国家的发展之路,他们发现了最适合埃塞的道路——用中国经济发展的模式作为模板。穆拉图作为第二任总统也沿袭了这个发展战略,在这么一位深受中国影响的领导人的带领下,埃塞俄比亚政府开始大力发展基础建设和制造业,制定由政府部门主导的经济发展计划。

“想致富,先修路”,埃塞俄比亚能成为非洲制造业中心的潜力来源之一,是良好的基础建设,中国在埃塞的基础建设上也助力很多,包括埃塞的发电站、大坝、医院、铁路、轻轨、道路和大楼,这些都有中国施工队的功劳,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第一条轻轨,就是由中企建设的。

作为非洲唯一没有被殖民的国家,埃塞人具有很强的集体荣誉感,国内具有稳定的政治环境。联合国推测,到了2050年,埃塞俄比亚的人口可以达到1.9亿人,而且埃塞的劳动力价格也十分低廉,根据调查,埃塞俄比亚普通劳动者一个月的工资为30~70美元,高级管理人员的月工资为130~350美元。

​在过去的10年里,埃塞俄比亚的工业以每年增长10%的速度飞速发展,在5年内完成了10亿美元到40亿美元的大跨步。于此同时,埃塞还在大量引进国外的资金投入,创造相应的工业园和劳动岗位,中国也有不少企业在埃塞投资办厂,享受埃塞的劳动力资源和政策优势。中国是对埃塞投资最多的国家,而埃塞也在通过复制中国成功的道路,发展自己国家的经济。

在亚洲,越南也学习中国的经济模式,试图成为下一个像中国一样的制造业大国,但是“越南制造”在短期内还很难赶超“中国制造”。很多将工厂从中国迁到越南的外企也表示,很难复制出“第二个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