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小时打破汪峰创下的百万试听纪录,低调的朴树总能火到一塌糊涂

7小时打破汪峰创下的百万试听纪录,低调的朴树总能火到一塌糊涂

圈里的人都拼命想红,在综艺上夸张表演,社交网络上拼命作秀,想要赚足全世界的眼球,目的只有一个,他们想再火一点!

朴树不一样,他单纯的像个孩子。红不红火不火对他一点都不重要,他只为自己而活。在一次鲁豫的采访中,朴树以朴素的穿着出现在人们面前,他真的太像孩子了,工作室没有其他音乐人一半的精致,但是他一点都不在乎,自己开心就好了。

乐坛人来人往,出道多,退出的也多,可是不管怎样,朴树在大家心里永远都有一个位置。

1

当朴树步入赚钱的年纪,他的朋友给了他高晓松的电话,几番周折后,朴树找到了高晓松,打算将自己得歌卖给他。

朴树卖歌的方式很简单,他就抱着吉他给高晓松唱歌,给他唱作品。

自高晓松出道以来,他就一直带着书香门第的自傲,但是他对朴树的评价很高,他说朴树的歌词特别有诗意,嗓音又特别脆弱。他的歌就像诗一样,脆弱就特别会打动人。

后来,高晓松和宋柯决定签下朴树,为此他俩创立了唱片公司,名为麦田。

2

从1998年到2013年,朴树只出了26首歌曲,连撑起一场演唱会都困难,但这并不影响他的红、他的火,朴树第一张专辑《我去2000》面世后,在唱片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创造了50万张的销量。

而朴树在他火的一塌糊涂的时候,毅然决然的退出了人们的视线,他这不是耍大牌,不是摆架子,这是他骨子里所透露出来的东西,他不愿意与娱乐圈同流合污。

原以为他只是短暂的回避,没想这一走就是十年。想要赚眼球对他来说易如反掌,可他这辈子都宁愿低调到尘埃里!

朴树在消失的这些年里发生了什么?众所周知他得了抑郁症,那时候,拒绝与媒体来往的朴树让唱片公司头疼不已,面对外界的质疑,2004年的新闻报道看起来未免有些可笑。

回想起朴树早年的一首歌《妈妈,我...》,歌词里写了一句“妈妈,我恶心,在他们的世界,生活是这么旧,让我总不快乐,我活的不耐烦,可是又不想死”,似乎这么多年来朴树真的活的像这句歌词一样,活的不耐烦,但是不想死。

3

不想死的朴树终究是回归了,带着他的新作品,让歌迷更加疯狂的作品。

在这个日渐浮躁的年代,人们匆匆忙忙,一位创作者要是无法持续输出作品,定会被人遗忘,但是他不一样,他是朴树啊!“归来仍是少年”的朴树,他每次归来都将会是另一种现象。

朴树回归时为韩寒电影作主题曲《平凡之路》,不出所料,《平凡之路》成为当年夏天最热门的歌曲,仅用7小时就打破了汪峰2013年创下的百万试听记录,并且该曲获第5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

粉丝们不得感叹:你曾说惊鸿一般短暂,夏花一样绚烂,现在说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朴树用他脆弱而又坚定的嗓音,唱出了我们,那一个个年少时义无反顾和一脸无畏的我们,他高歌惊鸿后归于平凡,这也许是我们每一个人必须要走的路吧。

2017年8月份,那是上海最热的时候,在演唱会上朴树说:刚刚那首《且听风吟》唱的有点烂,不好意思。

歌迷:说句话

朴树:爱你们

歌迷:说句话

朴树:我不能说太多,容易走神,忘词,要全神贯注

歌迷:歌神没毛病!

朴树:哎,又忘词了

歌迷:不许哭

他对音乐一直负责虔诚,他为这场演唱会准备了很久,付出了很多,他焦虑不安,他自我怀疑,而我们都明白,他只是离开太久了。

我们愿意等他,等他恢复状态,我们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等待着。朴树当然不会让我们失望,听到《清白之年》时,我们是当初的我们,嘴角上扬,眼角发光,他是当初的他依旧才华横溢,不一样的是他更加坚强。

距离演出只剩两分钟的时候,全场呐喊,有人提议“来一首《送别》吧”。他拿着麦克风,一如既往的姿势,一句话没说就开始唱“长亭外,古道边”。他本可以不唱,他在之前的排练中练坏了嗓子,但是他依旧选择满足粉丝的愿望,全场数万人,开始齐声唱歌。

很多人会问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朴树,这么多人对他念念不忘,可能是因为我们心底都有一个想笑又想哭的人生的吧!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