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时被讹诈,晚年后遭诱杀,这位高官的教训值得吸取

中年时被讹诈,晚年后遭诱杀,这位高官的教训值得吸取

1875年1月,4岁的载湉登上清朝皇位,是为光绪帝。不久,西洋人发明的照相机传入中国。今天谈起照相,似乎再普通不过,可是在光绪之前,人要留下影像,只能请人现画,费时费力费钱不说,被画者还得端坐半天,累得要死。

照相则不然,它既快捷,又逼真。那时,照相馆的生意也就特别好。当时北京有家“鸿记”照相馆,临近隆福寺,生意火爆,老板叫杨远山。

进馆照相的,天天皆有。京城名门赵家,四兄弟三进士,唯赵尔丰不是。一天,赵尔丰兄弟,包括赵尔巽、赵尔震等,携朋友来照相。照后,赵尔丰兄弟和一帮朋友又去了一家酒园,携妓喝酒。喝到高兴处,一朋友提议何不请照相馆的杨远山来给大家拍照片,留下个欢乐场景?大家立马同意。于是,杨远山应召前来,还带着各式照相用的袈裟道袍等戏装。

这时候,赵尔丰和一帮兄弟已是醉意朦胧。在杨远山的指导下,他们穿起袈裟,拥着戏装在身的妓女,对着闪光灯,照下了一张“狎妓群乐像”。

第二天,“狎妓群乐像”印了出来,只有两张,大家传观一遍,都觉新鲜,好玩。

过了几年,屡考进士不递的赵尔丰,只得以纳捐为官,在宫内谋得一职。一天,赵尔丰在乾清门入值,不想,一位太监走近他,嘻嘻笑着说:“你看这张相片,哈哈,僧、道、伎、伶大聚会,好玩吧?”赵尔丰一看,忽地一惊,虽是几年前的照片,其情其景,犹在眼前,不觉害怕起来。

赵尔丰不是害怕太监,怕的是这张照片传入宫中,被慈禧太后看见,或是被朝臣们张扬开去,别说升官外放了,马上就得卷铺盖走人,说不定还会被治罪。何况还有做了大官的哥哥赵尔巽他们,兄弟几个,一生都完了。

那太监什么阵势没见过,自然了解赵尔丰的心思。起先,赵尔丰假装镇静,问那太监,能否借给他观赏两天。那太监自然不允。于是赵尔丰只好出价买回。两人反复讨价还价。在那太监要送给老佛爷观赏的威逼下,赵尔丰只得答应出白银一万两买回。

赵尔丰手里哪有一万两白银,只得找到哥哥赵尔巽,凑足了一万两,把那张照片赎了回来。

1906年,清政府驻藏帮办大臣凤全,在进藏途中路过巴塘时被当地土司袭杀。可见那里已经乱成了什么样。这个时候,已外放为建昌兵备道的赵尔丰,奉命进剿。善于用兵扶民的赵尔丰,很快取得胜利,因功升任川滇边大臣,成为清朝封疆大吏。在任上,赵尔丰苦心经营,政绩卓著。其间,他还担任过驻藏大臣,成功收复西藏。

1911年,朝廷推出铁路国有政策,很是不得人心。当时,代理四川总督是藩司王人文。因境内铁路是老百姓出钱修建的,王人文迟迟不肯按朝廷意旨办事。于是,朝廷命赵尔丰接任四川总督。赵尔丰不想高升一步,做这个总督,因为他知道,铁路国有不好办。但朝廷不许,执意要他去成都。

赵尔丰来到成都,当上署理四川总督后,有一次,一个开照相馆的人前来讨好,要为他照相。赵尔丰脸色一沉,二话没说,就吩咐掌嘴,然后撵了出去。幕僚们非常纳闷,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缘故。看来,赵尔丰对照相一事,心里产生了极大阴影。

在四川总督任上,赵尔丰只好硬着头皮推动铁路国有一事。结果惹恼当地百姓和权贵。四川因此爆发了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

同年10月,武昌起义发生,全国大乱。赵尔丰手下只有3000巡防营和200卫队的兵力,不可能替清朝力挽狂澜。赵尔丰也没跑路,而是于11月27日主动交出了政权。四川随后宣布独立。

12月9日,成都新军在北校场发生哗变,军政府都督及副都督等相继逃路,赵尔丰应成都绅民要求,贴出了维持成都社会秩序的告示,尽力维持当地治安。

这时,处在哗变军队中,身为革命军军事部长的尹昌衡自乱兵中突围,至凤凰山新军驻扎处,召集几百名学生军,奋勇杀回,一举平定了暴乱。

因平爆有功,经张澜提名,川籍军官选举尹昌衡为四川军政府都督。此时,野心膨胀的尹昌衡,为了树威,竟然想出一个馊主意,欲借赵尔丰人头一用。

经过谋划,尹昌衡一个人去了赵尔丰府邸,在赵面前山盟海誓一番后,请求赵尔丰把手下军队名义上交给他,由他保证赵的生命安全。尹还“推心置腹”道,革命现在前途未卜,如果革命成功,他保赵尔丰;如果革命不成功,赵尔丰保他。

其实,赵尔丰交出四川政权后,就没想过要在成都进行复辟活动,加之赵尔丰的哥哥赵尔巽此前担任过四川总督,尹昌衡是赵尔巽亲手提拔起来的官员。还有,当时尹昌衡也是袍哥的双龙头大爷,袍哥讲信义,赵尔丰是知道的。因之,赵尔丰就相信了尹昌衡的话。

接着,赵尔丰毫不犹豫地提笔写下一封书信,要求他手下的3000官兵全部交由军政府接管。

赵尔丰此举,犯了他一生中又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大错。

12月22日凌晨,尹昌衡调集2000余兵丁包围督署,抓捕了赵尔丰。然后,在皇城坝召开群众大会,历数赵尔丰种种大罪。然后,将赵尔丰当场公开处决,还把赵的人头砍下示众三天。

赵尔丰算得清朝能吏。纵观其一生,两次被骗,一次要钱,一次要命。狎妓照被骗时,他刚过而立之年,只是钱倒了霉,别无大碍。进入晚年,66岁多了,在那种复杂的政治环境下,他如此轻信小他39岁的原清军军官尹昌衡,以致丧命,则是他考虑不周,过度相信他人的结果,实属大错特错。

赵尔丰的两次被骗,作为活生生的例子,留于历史,其教训值得后人吸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