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爸爸去留学》续写“留学史”,在理想中的现实里矫正人心

《带着爸爸去留学》续写“留学史”,在理想中的现实里矫正人心

7月11日,电视剧《带着爸爸去留学》专家研讨会在京举行。这部聚焦“留学陪读”的都市生活剧虽已于日前收官,但关于这部剧的讨论却远未结束。


作为上半年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晚间剧目的收视冠军,《带着爸爸去留学》真实地展现了留学生活的方方面面,刻画了新时代下的家庭关系问题,为青少年的成长、父母和子女两代人的相处、中年父母的重生找到了答案和方向。

由于参会的各主创代表和专家学者大多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家长,他们对剧中的留学话题既有作为当事人的发言权,又有文艺评论的专家视角。因此,这场研讨会的气氛也格外热烈。

以非典型的中国父亲,书写理想中的现实

主演孙红雷表示:“我是一个在前几年被定型了的演员,硬汉或反派,一般都是比较冷硬的形象。我一直想接一个像黄成栋这样的角色,浑身带着油盐酱醋气息的普通人。”


《带着爸爸去留学》中的黄成栋是一位非典型的中国父亲。“现实主义不仅要写出现实生活的真实,还要写出理想中的现实。”

从剧名也能看出,这部剧不单单是一部留学剧。教育问题从来离不开家庭,孩子的成长跟父母息息相关,《带着爸爸去留学》借助留学探讨了很多原生家庭的问题。

总制片人张书维表示:“在很多留学家庭里,父亲角色是缺失的,而这部剧是姚晓峰导演和孙红雷这两位父亲凝聚心血创作出来的一部作品。”


纪录中国理事会秘书长张延利认为:“孩子需要成长,父母需要二次重生。带着爸爸去留学,这部剧的视角选择得很好。它让大家意识到,家庭是两个人的事情,也让社会重新重视父亲的作用。”

希望把父母担忧的孩子的安全问题、情感问题、青春期问题、学业问题都能在这个戏里体现出来,这是姚晓峰导演创作之初的想法。

这部剧的台词质量高,是在座的各位专家一致的看法。《带着爸爸去留学》中的对白风格犀利生动,既接地气又不失网感,人物在火星四溅的碰撞中,向观众输出了智慧和趣味,提升了作品的可看性。

独具一格的台词,加上孙红雷、辛芷蕾等演员的生动演绎,造就了这部剧密集的笑点。

以平实的手法描绘普通百姓的喜怒哀乐,并将自身对生活的思考融入到作品中去,是姚晓峰导演的一贯创作风格。


“就我个人而言,特别是近几年,我的孩子对我的创作主题产生了很深的影响。在这部剧里,当下中国的社会问题和矛盾在异国他乡被集中和放大了。剧中的四个孩子各有各的缺点,甚至令人生气,可我本不想责怪他们,我只想探究为什么他们会这样,教育之本在于家。”

对新时代留学面貌的描绘,是历史的再续

中国留学已有百年历史。第一批留学群体是“庚款留学生”,这批人里出了很多工科和科教人才,他们对中国现代化的奠基做出了巨大贡献。

第二批集中在改革开放后,1994年播出的《北京人在纽约》表现了那一代人的求知欲和生存欲,在里面可以看到他们在北京和纽约产生的强烈心境反差。

现在国门更加开放,留学现象更普遍了,很多人都面临孩子留学的选择。《带着爸爸去留学》非常恰当地掌握了第三次留学潮的历史节点,并探讨了“放手”这一带有现代气息的命题。


近年来留学两大特点,一是低龄化,二是人们意识到了第一波、第二波海归派因所受教育带来的思维模式的变化,以及事业上取得的成功,这使得人们对孩子留学持正面鼓励态度。《文艺报》艺术评论部主任高小立认为,这部剧抓住了一线城市富裕起来的中产阶级对于留学的热切关注。

很多家长心里都有一个疑问,“我的孩子要不要出国留学”,《带着爸爸去留学》回答了这个问题。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张德祥认为,《带着爸爸去留学》是一个很抓人的作品。现实题材的作品就是要回答人们的问题,提供人们想要的信息,丧失这些东西就会丧失观众。


“假的现实题材总是在生活表面蜻蜓点水,不揭示生活中的真正矛盾。《带着爸爸去留学》聚焦于时代生活的前沿,聚焦留学潮,而且突出了低龄化的留学现象。它涉及的生活面、反映的人物关系更广阔,提供的信息更丰富。”

现在很多剧针对的都是某一类受众,圈层愈发细分。中国视协名誉主席赵化勇表示:“这部剧比较特殊,可能老年人、壮年人、青年人和小孩儿都会看,因为它是一个引起全社会关注的社会问题。注重家族发展是中国人的传统,一个家庭最高的消费可能是教育。”


“放手”是现代人的心灵矫正

《人民日报》海外版文艺部主任刘琼认为:“一个文艺作品要记录这个时代发生的事情和人们心灵的成长,这是很基本的使命。《带着爸爸去留学》是一部有独特时代气息的作品。”

“电视剧一定是记录这个时代的人的精神成长,这个时代的人跟五十年前的人不一样。过去讲家庭关系不会讲放手问题,父亲黄成栋是一个一心牺牲奉献的角色,后来他学会了放手,这就是这部剧的现代气息。”


《带着爸爸去留学》是一面照见父母和孩子的镜子。《光明日报》文艺部副主任李春利表示自己是朋友圈有名的“虎妈”,她认为在我们这个以孩子为主的国家,讲述亲子关系的作品关注度高是不出意料的。

“《带着爸爸去留学》将中国式家庭关系中的母亲形象转化成了父亲,在它的喜剧外衣之下,包裹的是一种沉重的爱。成年人的条件交换,使爱与被爱有了很多的前缀条件,对于中国父母而言,他们没有办法放手,因为输不起。这部剧试图通过现象看到本质,带着怀疑的态度探讨了‘放手’命题。”


黄成栋留学陪读后经过了多重挫折,最后发现孩子都不是自己的,这对他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他的转折点是“放手”,转变了心境,黄成栋又发现自己什么都拥有了。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戴清表示:“剧中人物的自我成长,都经过了一个关于自我定位的矫正,最终寻找到了更好的身份立场,这一点表现得非常生动。”

比如林飒一直以独立女性自居,但她有一个软肋,就是钱的问题,她自己不承认。最后她经过蜕变,冲破了这种束缚,成为了美丽独立的女性。


张德祥的发言道出了观众的心声:“观众关心我们这个时代发展到了哪里,他们从新闻报道里看到生活中的各种案子,如果我们的影视作品要做到抓人,就得提供更加深层的生活信息。”

毋庸置疑,影视作品不同于新闻,也不同于纪录片,它能够让历史数字变成有血有肉的滔滔人生,能够为一个时代描绘最为生动的记忆,给予观众温暖的心灵陪伴。

“创作只有源于内心的改造才能激发出真诚的作品。”这是姚晓峰导演从未变过的信条。《带着爸爸去留学》中对亲子关系和现代人自我矫正的探讨,也构成了时代记忆的一部分。

【文/毛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