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商古国——屯国,因不服驯被商王残酷镇压,沦为人牲的供应区

殷商古国——屯国,因不服驯被商王残酷镇压,沦为人牲的供应区

商代有个以“屯”命名的国族,出现在一期、三期卜辞中。卜辞中多有“侯屯”、“多屯”字样,推测屯国当为侯爵,是商的属国。但卜辞中却大量记载了商王伐屯的事迹,也有商王如何处理屯族俘虏的记录。“多屯”指得就是用屯国的俘虏作牺牲,卜辞中有“梏多屯”,梏,拘犯人的刑具,意思是俘获大量屯国人牲。说明屯国一开始是不服商朝的,或者是后来的背叛,经过商王的征伐,屯国俯首称臣。从卜辞中可以看出,商王曾大量使用屯人作为人牲,也因为屠戮人牲过多而占卜会否带来负面效应。一方面可能说明屯国人口多,另一方面或是因为屯人不服驯,商王才会如此对待屯人。

屯国的地理位置在哪?根据卜辞:“……东夷有曰:屯囗余囗……”,虽然不清楚卜辞讲的具体情况,但基本可以确定屯国来自东夷。事实上关于东夷“屯”地,后世文献中也有记载,《史记·孔子世家》:“孔子遂行,宿乎屯。”说得是公元前496年,孔子担任鲁国大司寇,把鲁国治理的井井有条,路不拾遗,民心凝聚。消息传到齐国,齐人闻而惧,担心鲁国强大,不容邻齐。齐国当政者想出了奇招,用声色犬马去蛊惑鲁国君臣,送去八十美色、百匹骏马,鲁国君臣果然中了枪,接连数日不上朝,终日沉溺声色,不问政务。孔子屡谏未果,羞与共政,被迫出走。据说孔子出走后当晚就住宿在一个叫“屯”的地方,徘徊了一夜,目的就是想让鲁国的当政者回心转意。结果让他失望,鲁国君臣并不在乎他的出走,无奈孔子只好周游列国。关于“春秋之屯”的说法不一,南朝裴骃(史记集解》注:“屯在鲁之南也。”不过现在山东阳谷县安乐镇后屯村有一块古碑,上书“孔子宿处”,不知道是不是跟商代古屯国有关。

孔子宿屯遗址

“屯”为草木初生之状,甲骨文看上去就像刚刚出土的嫩芽,后来代表万物的初始阶段。屯可能就是成批的把农作物的种子埋在泥土中,等待来年逢春发芽,早期族人还没有收集种子人工培植农作物的习惯,而野生作物往往就是待秋后种子成熟了自然脱落,藏于土壤,待来春复发。所以种子要在土壤中等待一个冬天,在这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必然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人为或自然非难,存活下来的往往是个中的幸运者。故《说文解字》说:屯,难也。因为种子必须在土壤中耐心的“等待”,所以“屯”又有屯集、屯田、屯守之意。《周易》六十四卦中有“屯卦”,说“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屯有蛰伏、养精蓄锐之意,很多人将它看成是一种修为,一种伺机而动的界境。屯地的由来可能跟早期屯地族人善于观察这种周而复始的“种子现象”有关。

屯的甲骨文

一期卜辞中屯国作为商的敌对国出现,此后多条卜辞记录了商王对屯国的征伐。“丁酉卜,贞执屯。”执屯,表示商王开始对屯国用兵。卜辞:“丙寅卜,亘贞:王(奚戍)多屯,若于下上。”若于下上,是一种卜辞中常见的祈祷套辞,意在向天地禨(jī )告,“下上”即“上下”,即天地,是祭祀鬼神时的一种告白。这里是商王经过贞问,准备去攻打屯国,祝告神灵庇佑他出师大捷。大凡出征商王经常会动用附近方国势力以及启用信得过的将领代王行事,征伐屯国也不例外。卜辞:“庚戌卜,雀于屯出。”雀(今河南荥阳、新密一带)是商的宗室之国,此次出征屯国,雀国应该是作为主力。从卜辞看,雀侯占领了屯地,俘获了大量屯人。卜辞中有“幸屯”的记载,幸,一种押解俘虏的枷锁,甚至还活捉了屯侯,并拿他来祭祀先祖。卜辞:“壬戌卜,用侯屯自上甲十示。”上甲,即上甲微,商的祖先,示,祭祀,商王杀屯侯祭祖。从中可以看出,商王对屯国的惩治是非常严厉的。

西周屯鼎铭文

屯国在一期卜辞武丁时期出场,从侯国到背叛再到臣服,最后沦为商王朝祭祀神灵索取人牲的地狱,屯人经历了上天入地。之后屯国的情况因卜辞的中断而不可预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屯国在西周初期还存在。《殷周金文集成》收录了一件有铭文屯器“屯鼎”,被证实为西周早期器物,说明屯国躲过了商朝的残酷打压,又避过了商末大动荡的洗劫,最后进入西周,但它在西周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文/堰风

殷商古国——旁国,替商王戍守边疆,来自东夷,一支好战的民族